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古庙先生
字体设置
    “先生,齐天大圣最后怎么样了啊?”

    破旧的古庙里,五个七八岁的孩子席地坐着,中间围着一个身穿青灰衣袍,约莫二十来岁的青年。

    “对呀对呀,齐天大圣最后是不是做了玉皇大帝啊?”

    此时,几个孩子双眼放光,几双小手不停地扒拉着那青年的衣袖。

    “呵呵,剧透可不是个好习惯,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那青年笑了笑,右手轻轻一抚,带开几只小手,站起身来:“行了,天也不早了,你们也回家吧。”

    “不嘛先生,再讲一会儿啊。”

    旁边扎着羊角卷的小丫头拉着青年的手,砸吧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仿佛下一刻就要哭出声来,让人不忍心拒绝。

    另外几个胖大小子偷笑着,也都睁大眼睛期待的望着青年。

    “走走走,这套对我没用了!”

    青年挥挥手,将几个小子往外赶,浑然不理会小丫头的撒娇。

    “这里大牛你年龄最大,路上看着点儿弟弟妹妹,听见没。”

    摸了摸最高大的孩子头,李易将几个孩子送出庙门外。

    “知道了!每次都说,烦死啦,略略略。”

    大牛回头朝着李易做了鬼脸,几个小孩子蹦蹦跳跳的跑了。

    “对了先生,我爹让您别忘了参加后天的启灵仪式。”

    只是跑了没多远,大牛突然转过头,朝着李易喊了一声。

    “知道了!”

    “这小子……”

    看着几人的背影,李易摇了摇头,关上了门,顺手将成人手臂粗的门栓插上。

    这个世界,晚上可不太安全。哪怕这里在青冥山最外围,基本没有什么蛮兽,但一些大型野兽也不是他现在能对付的了的。

    他可不像那九岁的大牛,参加去年的启灵仪式后,成功凝练出一缕血气,成为凝血武者,生撕普通野兽不在话下。

    他来到这个世界的时间点有点尴尬,刚好错过了去年的启灵仪式,自己的资质似乎也不算什么天才,以至于哪怕这一年里他不停练习大牛爹教给自己的拳法,至今也没凝练出血气,连个小孩都打不过。

    用村里人的话说,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

    这不是贬低,而是他之前真打不过村子里那几只老公鸡……

    能啄穿较薄的铁板的老公鸡你见过没?

    对李易来说,这是一个陌生的世界,移山断流的武者他还没见过,但开碑裂石的武者村子里都不少。

    好在此世文字文化跟他上一世的世界古代王朝居然没差多少,他在这儿混了个教书先生的工作,受村民接济,再自己种了点粮食蔬菜,倒也饿不死。

    与上一世古代王朝不同,不知什么原因,这个世界并不缺粮食等基本物资,随便撒一把种子都能收获不少。

    “仔细想想,就这么生活下去似乎也不错。”

    站在空荡荡的神庙里,李易微微握拳,上一世的记忆浮现在眼前,却显得有些失真。

    仔细想想,似乎在那个世界早已没有什么牵挂了。

    夜色降临,月光透过空隙,照在青石板上印出一片月轮。

    李易闭目,身体缓缓而动,拳随意动,起始如行将就木的老人,随后缓缓加快,一套普通的拳法,竟也打出了一丝气劲,使得四周的空气震颤,发出呼呼声。

    莽牛拳,据说是大牛他爷爷于军中所习得拳法,用于普通士卒凝炼气血,不是什么高深法门。

    可那是对军队而言,在这偏远小山村里,这却是个宝贝。

    若非他早已取得村民的信任,再加上又能教这大山里的小子们读书识字,这是绝不会传给他的。

    莽牛拳,精髓就在一个莽字,拳势大开大合,不管前面是谁,势要一拳打爆。

    李易面色沉静,整个人确如一头蛮牛,横冲直撞,神庙之中呼啸声不断,没过一会儿就变得满身是汗。

    “还是不行。”

    待的筋疲力尽,李易停了下来,额头上的汗滴不断,脸色因剧烈运动而显得有些透红。

    “只能等启灵仪式了。”

    武者凝血,就是要以气血催生一股气,称为血气,倒是与他上一世某些小说中的内力相似。

    只是凝气这一关却不简单,别看大牛九岁就已经是凝血武者了,但那显然不能作为基本单位比较。

    据说,就算是城里的大家族子弟,天天吃滋补气血的药材丹丸,也少有人在这个年纪凝血。

    以李易如今一穷二白的模样,别说天才地宝,药材丹丸了,就算是寻常肉食都得靠村中捕猎队大获而归时才能分得一些。

    这个世界的森林,可不是普通人能随便进的,没点本事进去只能成为那些凶猛蛮兽的消化物。

    这个世界,没有手机电脑,更没有网络。

    匆匆收拾了一下,李易躺在床上,偏过头,正对着那无头神像,看上去莫名诡异。

    十年前,此世皇朝下令,不得祭祀未受敕封的野神,违者杀无赦。当时,黑龙卫巡视各地,伐山破庙,扫除了一大批淫祠野庙,这个庙宇也就荒废了下来,那神像也不知道被谁打断了脑袋。

    只是如今李易的注意力却不在神像之上。

    “能量还差一些……”

    脑海中,李易“看着”眼前悬空的神秘石境,喃喃自语。

    这就是让自己穿越的罪魁祸首,只存在于自己脑海内,是什么,怎么来的,目的是什么,一概不知!

    只是在察觉到这东西的存在时,他的脑子里就莫名多出来一个概念:大概相当于一个能量的进度条,那进度条每天都在涨,目前已经快要满了,据他估计,最多还有十天左右。

    到时候会发生什么?再次穿越?穿回去还是穿越到另一个世界?

    李易不知道,他也控制不了,只能默默等待。

    这一年来之所以在这小村庄里混着,这也是原因之一。

    黑夜漫漫,喧嚣的虫鸣入耳,反让人睡意朦胧。

    月色如水,眨眼已是半夜。

    沉稳的呼吸声在这破庙之中无比清晰,黑夜之中,无头神像之上似有豪光闪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