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棺中人
字体设置
    “嗯?石镜能量满了?”

    正当李易准备洗个澡休息一下,脑子里却突然冒出来一段信息。

    大意是那神秘石镜能量积蓄满了,即将开始穿越。

    不是应该还有十天左右的时间吗?现在怎么会……

    李易皱眉,这下完全打乱了他的安排。

    他本来是准备最后与村民告个别的,毕竟这一年来多亏了这些人的照顾,他才能在刚到这个世界时得以存活下来。

    他虽不是什么大慈大悲的善人,但也不是什么忘恩负义之人。

    而现在完全没这个时间,估计就算他现在全力向村子那边跑去,大概半路上也就会穿越。

    “算了,写封信吧。”

    犹豫了一下,李易拿出托王大壮专门从城里买回来的纸笔,扬扬洒洒写了几百字,大意是有事会离开一段时间,让他们不要担心之类的。

    那几个小子应该认识信里的字吧?大概?

    想起村子里一堆文盲,能识字的也就自己的几个学生,李易有些头疼,只是现在也顾不了这许多了。

    剩下的时间不多,李易打了桶水冲了一下,换上干净的衣服,静坐在床上。

    前路一片迷雾,未来满是未知。

    随着时间临近,李易反而冷静下来。

    无论未来怎样,不管前方是什么妖魔鬼怪,自当——

    一力破之!

    时间到。

    李易眼前一黑,再睁眼,已换了一片天地。

    破庙中,李易凭空消失,只余一封信。

    不知是否是错觉,那无头神像在李易消失的瞬间似有神光盈室。

    ……

    黑,没有一丝光线的黑。

    李易下意识地捂住了口鼻,空气中有股难言的臭气。

    “这是哪儿?”

    皱了皱眉,李易脚下微动就要走动,却发现自己似乎被困在了一个狭窄的空间内。

    前面像是有一道紧锁的木门。

    敲了敲,声音有点沉闷。

    下意识地要转身换个方向,然而背后的触感却让他身体一僵。

    “尸体!”

    李易浑身僵硬,一动不动。

    自己背后有具尸体!

    还没腐化的尸体!

    这他妈就是一具棺材,竖着放着的棺材!

    片刻,李易动了,身体缓缓贴向前方大概是棺材板的木板。

    他仿佛能想象到,身后那具尸体。

    满身恶臭,皮肤溃烂,蛆虫在烂肉里爬来爬去……

    这一刻,李易很想将脑海里那石镜拿出来狠狠塞进身后那位尸兄身体里!

    只是刚想到石镜,李易却是一愣。

    脑子里似乎又多出来一段信息。

    十年,他会在这个世界待上十年,然后会回到上个世界。

    “这镜子到底什么情况。”

    李易皱眉,既然会回到原世界,那他应该回到那个他真正出生的世界才对,为什么会是上个世界?

    可惜目前没什么线索,他也没什么办法,心底倒是松了口气,他其实还挺喜欢那个村子的,能回去就挺好。

    现在的关键是,他该怎么出去。

    他只是个初入凝血的武者,可做不到辟谷,相反消耗反而比普通人大的多。

    据王大壮说,武道修行到灵王境方能做到真正的辟谷,可那也只是传说,整个村子也只有长老一个道罡强者,谁也没见过灵王武者。

    那是真正能够移山填海的大能,若是在他的世界,那就是仙神一流的人物。

    正想着,李易耳朵一动,随即紧贴在棺材板上。

    有声音!

    声音由小到大,最后棺材似乎震动了一下。

    “有人在外面挖棺材,盗墓贼?”

    等等!

    竖着葬的棺材,有人挖棺,没腐化的尸体……

    僵尸任老太爷?!!

    李易眼睛睁大,伸手想要向身后的尸体摸去。

    然而一阵抖动打乱了他的动作。

    棺材似乎在慢慢往上升,片刻后又被慢慢的放平。

    整个过程中,他只能两手撑住两边的板子,努力保持身体的平衡。

    在被放倒的那一刻,李易只能庆幸,情况不是最坏的那种。

    至少——他是在上面!

    外面一片嘈杂的声音,可惜棺材隔音太好,他也听不清在说些什么。

    “该怎么解释他在棺材中这一事实?”

    李易感受着背后冰冷地触感,陷入了沉思。

    ……

    酋时将近,冥币纸钱随风飘舞。

    墓地上零零散散站着一些人,最前面着乃是一道袍老者。

    几个家丁在取棺材钉,自己两个徒弟在围着任婷婷与阿威争风吃醋。

    九叔皱着眉,仔细端详着棺材压入泥土地深度。

    这棺材重量不对!

    跟这些东西打了一辈子地交道,他这点本事还是有的。

    “九叔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身后一步的位置,乡绅打扮的任老爷也是个人精,看九叔神情不太对,当下轻声问道。

    “任老爷,我建议将令尊就地火化。”

    “火化?那不行,我爹生前最怕火了。”

    任老爷立即反对。

    “这……”

    九叔神情有些凝重,却不好多说。

    “师父怎么了?”

    文才秋生两人见状跑过来好奇问道。

    “你们看这棺材入地尺寸,我只怕里面的任老太爷已发生了尸变啊。”

    九叔自不会瞒着自家徒儿,忧心忡忡的说道。

    僵尸者,吸纳阴气于身,体重异于常人。

    “啊,那怎么办啊?”

    “笨蛋,师父在这里你怕什么!”

    秋生敲着文才的头。

    九叔却无暇理会两徒弟的搞怪,看着棺材一双眉毛仿佛要挤成一条。

    没一会儿,家丁将棺材钉敲完,将目光抛向九叔。

    “开棺吧。”

    叹了口气,九叔邀请任老爷上前。

    恰巧此时,一片乌云盖顶,墓地显得有些昏暗。

    一群飞鸟四散开来,鸟叫声不断。

    轧……轧……轧

    棺材盖被推开,一股臭气喷薄而出。

    “爹,这样惊动您老人家,实在不孝。”

    还未见尸,任老爷一下跪地,磕了三个头。

    在场的除了九叔三人,皆是任家后人和卖身的仆人,此时皆跪在地。

    然而,九叔与秋生却是目瞪口呆。

    文才更是手指着棺材,说不出话来。

    却是开棺之后,一道身着青袍的身影自棺中站起,正是李易。

    “咳咳……这是哪儿?我是谁?你们是谁?我为什么在这里?”

    看着眼前跪倒一地,哪怕李易脸皮再厚,此时也忍不住咳嗽两声,随后先声夺人。

    听着陌生的声音,任老爷等人茫然抬起头,看到站在棺材里的李易,更茫然了。

    现场一片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