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义庄
字体设置
    “你是什么人,不对,你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棺材里!”

    最先反应过来的居然是一身捕快服的阿威,为了在表妹面前表现,眼珠一转,脸上露出阴险笑容。

    “说,你是不是盗墓贼!”

    “啊哈,敢在本队长面前盗墓,我看你小子是活腻了。”

    阿威不给李易说话的机会,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趾高气扬的上前就要抓人。

    也不想想,盗墓贼怎么能进入未被破坏开启的棺材的。

    大概,爱情会让人冲昏头脑?

    此时其他人也都反应过来,对着李易指指点点,却没人上前阻止。

    九叔皱着眉头打量着他,也没说话。

    任老爷则爬起来站在一旁冷眼旁观,显然心情很不好。

    阿威走近,看着李易那棱角分明的脸,心中莫名涌出一股嫉妒的情绪。

    “哈,束手就擒了吧,算你小子识相。”

    耳边全是阿威那公鸭子般的嗓音。

    李易抬头,眼神平静的望向阿威,心中说了句抱歉。

    “聒噪!”

    抬手,挥拳。

    砰!

    阿威像块破布一般被瞬间击飞,落地打了几个滚才停下来。

    噗!噗!

    几口鲜血喷出,阿威一脸惊骇地看向李易:“妖……妖怪!”

    “嗯?”

    李易冷眼看去,顿时吓得他闭上了臭嘴。

    周围的声音嘎然而止。

    很好,立威成功。

    装失忆加立威,这就是他想的办法。

    这事没法解释,越描越黑。

    “这是哪儿?”

    成功镇住了众人,李易的目光终于落在了老道人身上。

    这个与他那个世界某电影中的道长有着九分相似的道长:九叔。

    “这里是任家镇,阁下是什么人,为何会出现在任老太爷棺材之中?”

    九叔默默后退一步,心中却是不太平静。

    此人体魄之强,世所罕见,一身气血几乎鬼神莫近。

    刚才李易动手之时,他感觉其一身气血几乎要凝成实质了!

    “我不记得了,我只知道自己似乎叫李易。”

    李易摇了摇头,从棺材中垮了出来。

    这一动,又吓的众人退后几步。

    “这……”

    “任老爷,你看这事怎么处理?”

    九叔有些头疼,坏人祖坟,这不是什么小事。

    可这位一看也不简单,这事不好办啊。

    一直没说话的任老爷张了张嘴,看了看棺材,又看了看被下人扶起来在一旁闷哼的阿威,终究没说出话来。

    摆了摆手,背过身去,显然不敢发火,又说不出服软的话。

    九叔无奈,朝着李易拱了拱手:“李兄弟不如在旁边等一等,一会儿随我回义庄再慢慢想。”

    “好。”

    忍着笑走到一旁,李易松了口气。

    总算混过去了,这镜子真坑人。

    在这个年代,破坏别人祖坟,还是个地主,打死你都不奇怪。

    接下来没人打扰他,像是当他不存在。

    倒是九叔两个弟子隐晦地朝他树了个大拇指,让他莫名奇妙。

    迁坟的流程走完,天已经快要黑了。

    跟电影差不多,棺材还是要先搬到义庄。

    李易看着棺材里的任老太爷,若有所思。

    任家的人还真将他当作了透明人,走完了也没人理他。

    “李兄弟,走吧。”

    嘱咐完文才秋生,九叔朝李易这边走过来。

    “好。”

    看了看秋生的背影,李易跟着九叔朝山下走去。

    他记得,秋生就是在这儿招惹上小玉的。

    一路闲聊,借着失忆的理由,李易成功从九叔口中套出了不少情报。

    与电影中不同,这个世界的朝廷,叫大楚!

    如今朝廷失势,各地动乱不断,外有强敌虎视眈眈。

    时逢乱世,妖魔鬼怪更是四处作乱,九叔这类人也只能护持一方平安。

    下山的路不太长,没一会儿就到了义庄。

    看得出来,这义庄年代已久,有些破旧,但打扫的很干净。

    “李兄弟你先歇会儿,我去去就来。”

    九叔将李易引到客厅,倒了杯茶。

    “九叔不用客气。”

    诺大的客厅摆放着几具棺材,李易看了几眼便不再关注。

    空闲下来,他才有机会梳理下如今的情况。

    他要在这个世界待上十年,那就有必要规划一下了。

    抛开电影剧情不谈,

    这其实是个很危险的世界。

    妖魔,道士,僵尸,鬼怪。

    以他的实力,在这儿是个什么水平尚不清楚。是否能对付妖魔鬼怪更是未知。

    “看来还得让那任老太爷发挥一下。”

    李易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

    只有清楚了自己的实力水平,他才能制定之后的计划。

    他要修习武道,资源必不可少,这个世界,是他目前能获得资源的最靠谱渠道。

    当然,前提是他有这个实力。

    没一会儿九叔过来,手里多了一个墨斗。

    “久等了。”

    将手中墨斗放在一旁,九叔朝着李易点了点头,在一旁坐了下来。

    “李先生以后有什么打算?”

    “九叔你也知道,我失去了记忆,自然没什么注意,不知九叔可有什么推荐?”

    不知哪儿传来几只老鼠叫,还伴随着快速逃窜的声音。

    九叔沉吟了片刻,说道:“我倒是有个想法,只是此事尚无眉目,还得请你在这义庄住上几天。”

    “那就叨扰了。”

    李易求之不得,微笑着拱了拱手。

    “师父,师父!”

    “师父,我们回来了!”

    文才秋生两人大呼小叫的从门外跑进来,手里还拿着三柱烧的长短不一的香。

    “李先生也在啊!”

    “师父你看这香。”

    将手中的香递给九叔,文才秋生一左一右来到李易身边。

    “李先生,干的漂亮!”

    秋生瞟了一眼自家师父,低声偷笑道。

    “客气客气。”

    李易笑了笑,却是回过味来,明白他说的是教训阿威一事。

    “对啊李先生,你真厉害,一拳就把阿威队长打趴下了!”

    文才凑过来,一脸麻子,也不知是否脑子缺点什么,明明是说悄悄话的神情,声音却一点儿也不小。

    “那你想不想学啊?”

    九叔沉着脸悄咪咪的来到文才身后,语气不善的问道。

    “那当然想学啊!”

    文才那脑袋还没反应过来,嘴倒是很快,大大咧咧的回了一句。

    同时听着声音耳熟,好奇的转过头来。

    “师……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