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神秘黑袍
字体设置
    说起来,这钱还得感谢任老太爷慷慨解囊,否则一时间还真有点尴尬。

    李易在心里默默祝福了一下“慷慨”的任老太爷。

    文才听到不用出钱,脸上立马露出了笑容,一边带路一边介绍。

    都说有钱好办事,在他一手银子开道,没费多少时间就完事儿了。

    “李大哥,我们去茶楼歇会儿吧?”

    太阳越发毒辣,文才走了一路,额头上满是汗珠,当走到一个茶楼前时出声道。

    “也好,走吧。”

    凝血境武者已经算是寒暑不侵了,李易倒是不虑,但也不妨休息一下。

    “二位爷,里面请。”

    刚进门,一个小二就迎了上来。

    茶楼不大,楼下摆了有八张桌子,楼上围了一圈不知有几桌。

    楼里三三两两坐着一些人,喝着茶,听着驻馆先生讲评书。

    那先生一头白发,白胡子吊到了胸口,脸上满是皱纹。

    “上一壶你们这儿最好的茶,再来点儿零嘴儿。”

    李易两人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坐了下来。

    “好勒,爷您稍等。”

    那小二脸上笑容似乎都明亮了几分,立刻下去安排。

    没一会儿就端上来一壶茶,以及两盘零嘴。

    文才迫不及待的灌了两碗茶,然后就在一旁吐着舌头大喘气,眼睛则看向了讲评书的老人。

    李易听了会儿,讲的是个古代书生的故事,他对这没什么兴趣。

    索性无意思的四处看了起来。

    现在是上午,茶馆里人并不太多,没人大声说话,因此说书人的声音很是清楚。

    嗯?

    李易仰头看向二楼靠右的一边,那个角落不太引人注目。

    那儿坐着一个脸色苍白的青年,嘴上不知涂抹了什么,像鲜血一般红艳,看上去颇为诡异。

    只是李易的目光却不在他身上,让他注意的是其身旁从头到脚都笼罩在黑袍中的身影。

    那是一个死人!

    李易脸色不变,眼神默默移开。

    他不会感应错,体内血气运转,活人在他眼里就如一只灯泡。

    气血强的人就是光芒四射,快要寿终正寝的老人,气血再弱,那也有一点亮光。

    而那个黑袍里,却没有丝毫亮光,就跟之前在棺材里一般,他没摸到任老太爷尸体之前也没发现身后有个死人。

    当然,若只是如此他倒也不需要关心,他也不是什么爱管闲事的人。

    之所以惊讶,是因为他在看到那黑袍时,心里莫名涌出了一丝渴望。

    就像是,一个饿了三天三夜的人,突然发现面前出现了一桌山珍海味!

    当然,这渴望的感觉没这么强烈,他能压制的住,但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却需要弄清楚。

    他能感受到,这股渴望的源头跟自己体内的血气有关。

    “文才,”轻轻在桌子下面踢了一下文才的脚。

    “啊?”

    文才茫然转过头,正准备说话。

    “不要说话。”

    李易声音很轻,每个字音完美隐藏在评书声内,确保只有文才能听到。

    “听我说,等会儿不要乱动,也不要出声。

    在二楼,你的右手边角落里有一张桌子,坐了一个年轻人和一个黑袍人。

    你等会儿装作不经意扫一下,看看是否在镇子上看到过此人。

    如果没有,你就摇头,如果有,你就点头。

    听懂了你就眨三下眼睛。”

    李易没跟他说那黑袍是死人的事,以免他露出马脚,虽然还不知道那到底是怎么回事,但谨慎点总是好的。

    好在文才虽然不太聪明的样子,但至少很听话,对着李易快速眨了三下眼睛。

    见李易没有其他动作,这才若无其事的转过头装作继续听评书的样子。

    片刻后,似乎脖子后面有点痒,文才伸手挠了几下,头不经意间抬了起来,随后恢复。

    待得那评书讲到一个**点,他才摇了摇头,似乎觉得这评书不过如此。

    一番操作足见演技之深!

    倒是没想到这文才还有这天赋!

    李易诧异的看了眼文才,随即陷入了沉思。

    那青年的打扮异于常人,很容易给人留下印象。

    偏偏文才又说没在镇上看过此人,那么其多半是外地来的。

    路过还是?

    无论如何,他都要弄清楚那股渴望是怎么回事。

    眼神逐渐坚定,心中下定了决心,李易不再多想,放松下来听着评书。

    倒是文才显然有些沉不住气,回头看了几次,欲言又止。

    “不用担心,你一会儿直接回义庄,九叔问起来就说我有点事。”

    这事凶吉未料,文才只学了点浅末道法。

    李易不准备让其参与进来,好歹九叔对自己不错,不能转眼就把人家传承衣钵的徒弟给坑了吧。

    “可是……”

    文才显然有些犹豫。

    “放心吧,没什么危险,我就是去看一看。”

    起身了,要走了吗?

    李易一边应付着文才,一边用眼睛余光瞟着那青年。

    很快,那青年下楼,从大门走了出去,黑袍人(?)跟在其身后,寸步不离。

    动作有些僵硬。

    仔细观察了一下黑袍人(?)的动作,李易心中微动。

    顾不得理会文才,李易将手中的一碗茶喝光,拿出茶钱放在桌上,伸手拍了拍文才肩膀就跟了出去。

    “李大哥——”

    文才伸手想要拉住,却扑了个空,一件纠结。

    “算了,会去找师父吧……”

    看着李易的背影,文才挠了挠头,无奈的叹了口气。

    另一边,临近中午,街上的人略有减少。

    那黑袍人一身黑袍显得比较显眼,李易倒是不用担心跟丢。

    随着周围的行人逐渐减少,几人离镇子越来越远,向着郊外而去。

    这是昨日从任老太爷坟地回来的路。

    李易眼睛微眯,他的记忆不算差,哪怕只走了一遍,他也能记住这条路。

    他还记得,今晚似乎就是任老太爷破棺而出的时候。

    在这么关键的时候,有在这特殊的地点,突然冒出来个奇怪的外乡人,怎么看都不像是巧合。

    行人稀稀疏疏,李易减缓速度,主动拉开了距离,保持在一个合适的距离。

    “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惊喜。”

    心中的渴望随着距离增加在减弱,李易默默念叨一句,保持隐蔽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