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孽徒弑师
字体设置
    “老东西,有客栈不住,非得往这山里跑!

    迟早弄死你!”

    陈七走在崎岖的山路上,心中愈发不爽。

    恰巧脚下又被石头绊了一下,情急之下一把抓住旁边缠有尖刺藤蔓的树这才没摔倒,只是手上却满是鲜血。

    “艹!”

    陈七脸色更加阴沉,狠狠踢了一脚旁边的黑袍人(?)。

    那黑袍人(?)默默跟在身后,挨了一脚也一动不动。

    “废物东西!”

    愤怒中的人往往不会在意细节,就如其丝毫没发现,在不远处有个人一直躲在阴影中观察着他。

    在黑袍人身上好好发泄了一通,陈七这才收拾好表情,继续爬山。

    正午太阳高照,热的人发慌。

    两人(?)穿过一条荒野小道,尽头出现一个狭窄的山洞。

    山洞不大,地上有一些烧火的痕迹,角落还有排泄物残留。

    洞中央,一麻衣老者盘坐在地上,童颜白发,若不去看那脸上一道贯穿鼻子的伤疤以及阴沉的表情,还以为是一个得道高人。

    “老师,徒儿回来了。”

    此时陈七脸上哪有什么不耐烦的·神情,一脸笑容,一副恭敬地样子。

    “让你打探的事情怎么样了。”

    那老人似是在闭目养神,一动不动地问道。

    “徒儿打探清楚了,那任威勇的棺材被抬到了此地义庄,说是明天直接从义庄出发前往新墓地。”

    “哼哼,新墓地?还是留给那任发用吧。”

    老人睁开眼,冷笑两声,从地上站了起来。

    陈七恭敬的站在一旁,小心翼翼地问道:“师父,以您地本事当初为什么要把那蜻蜓点水宝穴让给任家啊。”

    “你懂什么?”

    那老人撇了陈七一眼,来到黑袍身边,一把扯下黑袍,露出里面的“人”。

    灰白的皮肤,像是被水泡涨的一般,显得有些臃肿。

    嘴上两只尖牙露出嘴外,面目有些狰狞,赫然是一具僵尸。

    老人痴迷地在那僵尸身上摸了摸,

    “这具行尸,花费了老夫无数资源,这才勉强达到黑僵之列。但这已经是这具僵尸的极限了。然而那任威勇受蜻蜓点穴二十年地气滋润,出世即是黑僵,再让他吸食亲人血液,未来毛僵有望,甚至连飞僵也拥有了一丝可能!”

    老人一脸狂热,似乎在展望美好的未来:“咳咳,到时候只要老夫将其练作本命尸,便可籍此在大楚异人阁获得高位,获得延年益寿的资源,便是那阁主之位也可一争!”

    说道高兴处,那老人大笑了几声,竟也有一点豪迈之象。

    “师父,您老了。”

    陈七不知何时来到老人身后,幽幽低语。

    “就让徒儿来代您受这累吧!”

    呲——

    匕首抹过老人喉咙,带出一串鲜血。

    “孽……孽……徒”

    老人捂着喉咙,跌跌撞撞转过身,颤抖着指着陈七,抽动了几下,却发不出声来。

    “孽徒?呵呵,您还知道我是你徒弟啊?”

    “收我为徒后,除了叫我忙前忙后,端茶倒水,你可教过我什么本事?每次问你,你都说再等等,再等等,哈哈哈,你都快他妈死了,还叫我等等!”

    “当初,我偷学了这控尸之术,你还将我打了个半死!你不知道吧,其实我还偷学了炼尸之术!嘿嘿,等您老死后,我一定将您连为行尸,让您常伴徒儿身边。”

    老人咽气,陈七脸上阴毒缓缓消失。

    啪啪啪——

    “谁!”

    陈七面色一变,慕然转身看向洞外。

    “是你?你跟踪我?”

    看到李易的样子,陈七脸色微沉,他记得这个人在茶馆里出现过。

    “好一出弑师大戏!”

    意外的看了眼没了生息的老头,李易有点儿感慨。

    他也没想到,大街上随便找个人都能找到即将导致任家惨剧的罪魁祸首。

    那个老头想必就是二十年前被任家抢了风水宝地的风水先生了。

    只是,这人有点菜啊?

    一个背刺,人就没了。

    亏他还在外面听了这么久的豪言壮志。

    这可真是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啊。

    “杀了他!”

    陈七凶狠的眼神像是要吃了李易,其不知从哪儿掏出来一个小铃铛,摇了两下。

    话音落下,一旁一直静立不动僵尸猛的转身,朝着李易扑来。

    “来的好!”

    李易大笑一声,不闪不避,一拳轰出。

    他早想试试自己的实力了,没有什么比一场战斗更能了解自己的实力。

    “以血肉之躯跟僵尸硬碰硬?”

    这一刻,陈七脸上露出看傻子的笑容。

    僵尸铜皮铁骨,力大无穷,又哪里是人能比的。

    然而下一刻,他猛然睁大了眼睛,嘴巴仿佛能放下拳头,就见那僵尸被李易一拳打在胸口,发出沉闷的打击声。

    那僵尸竟然被击退了两步!

    “怎么可能!”

    “还挺硬的。来而不往非礼也,再来!”

    李易面无表情,踏步向前,再度挥拳。

    这是什么怪物!人怎么可能有这么强大的肉身!

    陈七踉跄着往后退,直到再也不能退为止。

    看着跟自己的僵尸贴身肉搏的李易,陈七脸色阴晴不定。

    “这个疯子!”

    出洞口的路被搏斗中的一人一尸堵住,让他进退不得。

    砰!砰!砰!

    ****般的拳头落在僵尸身上,将其打的连连倒退,但其却依然生龙活虎。

    破不了防?

    李易皱了皱眉头,这僵尸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关节能够活动,与常人无异,但动作依然僵硬,在力量不如自己的情况下很难伤到自己。

    但自己同样也很难伤到它,拳力一拳打在其身上也不过让它退后几步。

    “放弃吧!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有这么大力气,但你最多击退它,而不能杀死它!”

    陈七眼中忌惮一闪而过,劝着道:“我们又没有什么仇,何必呢!”

    “不如就此停手如何?”

    李易默然无语,看也没看那人一眼。

    他估计,如果自己绕过这僵尸将那人击毙,这僵尸就不会再动了。

    毕竟看样子,这僵尸是被那人手上铃铛驱动的。

    但这没有必要,他是来测试实力的,不到实在没办法的时候,他不想这么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