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任老太爷
字体设置
    听完李易的描述,九叔皱着眉头,来回走了几步。

    “修行界确实有这么个门派,不过早就已经没落了。”

    摇了摇头,九叔将手中铃铛还给李易,继续说道:“前些年此门中有一长老犯了忌讳,盗用皇族之人尸体炼尸,借用龙气想要炼制出飞僵。但中途便被朝廷察觉。

    那长老当场被处死,炼尸门也付出了巨大代价,虽不知为何没被灭门,但也被朝廷打压的青黄不接,不成气候了。”

    “没想到任家之事居然有此门中人参与,难怪那任老太爷要化僵!”说起此事,九叔脸上不太好看。

    李易到不意外,毕竟九叔乃是茅山门徒,遇见这种事自然不可能有什么好脸色。

    “对了,文才,你再去看看任老太爷的棺材,可别出什么纰漏。”

    “能出什么纰漏啊。”文才嘟囔了一句,不情不愿地去了。

    ……

    是夜,星光灿烂,月华如水。

    这个时代,晚上没什么娱乐,大家睡得都挺早,诺大的义庄没有半点火光。

    黑夜之中,李易半眯着眼,听着四周的动静。

    凝血境武者,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在感知这一方面,比普通人要强很多。

    他记得,今夜就是僵尸出棺之日。

    任老爷此人,他没准备救。

    一来,他现在的实力大概相当于普通的黑僵,爆发血气的话能捶死普通黑僵,但那任老太爷在电影里的表现可一点儿也不普通,他可没什么把握。

    二嘛,就是他跟那任老爷非亲非故,为什么要救?若是那任老爷是个大好人,举手之劳提醒一声他倒是不介意,但问题是,那任发可不是什么好人。

    当然,最主要的是,他不想救,就这么简单!

    夜色渐渐浓郁,虫鸣声一刻不停。

    咔擦——

    轻微的异响在虫鸣声中显得不太明显,但注意力高度集中的李易自然不会错过。

    出来了!

    任老太爷,成功破棺而出。

    李易摸着黑出了义庄,找了个能观察到整个义庄的点。

    没一会儿,一具僵尸从义庄围墙中跳了出来,没发出一点声响。

    “那股渴望,又出现了!”

    这就说明,那血色结晶大概率是每个僵尸都有的东西!

    那僵尸先是站在原地,蹦着转了一圈,鼻子一阵耸动,然后朝着镇子方向而去。

    月光下,一具僵尸一蹦几丈远,分外诡异。

    待那僵尸远去,李易这才回到房间,但却没有睡觉,而是拿出了怀中的血色结晶。

    被他擦得干干净净的结晶表面没有一丝污秽,在月光下反射着微弱光芒,显得有些妖异。

    做好心理准备,李易一口将血色晶石吞了下去。

    至于恶不恶心?要想变强,若没有这点儿决心,还练什么武!

    那晶石刚入喉咙,便化作一股热流涌入,在身体内四处逃窜。

    嘶——

    热流涌动之间,李易感觉身体像是要撕裂开来,剧烈的痛苦袭来,让他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这比上次突破凝血时的那股药效可就狂躁多了,若那药效是绵羊,那这股热流就是下山的猛虎,势不可挡!

    好在现在的他也不是当时那个连凝血都没有的普通人。

    强忍着一**撕裂般的痛楚,李易调动这体内的血气,尽力引导着那股热流,一点点的将其收编,同化。

    一开始那股热流太过狂躁,任然四处窜,直到引导了一会儿就好了许多,慢慢的随着他的血气流动,一丝丝的融入进血气之中。

    痛楚慢慢消失,体内的血气进一步壮大。

    可惜这只是初步炼化,要完全消化这股热流,他估计至少还需要十天左右。

    这就是当初初入凝血时没有直入巅峰留下的弊端了,在那之后即使有资源,也需要慢慢炼化,而不能一撮而就。

    凝血境没有前中后期之分,每个人体内能够储存的血气有限,因人而异,当血气储存到极限,便是凝血巅峰。

    到这个地步,就需要准备百日筑基了。

    而筑基其实不能算一个单独的境界,更像是凝血境与道罡境的桥梁。

    到了凝血境巅峰,就要静养血气,尽量避免与人动手。

    待得血气充盈,自可透体而出,化作护体真罡,那便是道罡境。

    当然,这些据现在的他而言还太过遥远,据他估计,至少还需要数十颗那种晶体,他才能到凝血巅峰。

    “难怪上个世界整个村子里也没有一个道罡境武者!”

    这几十颗晶体换成资源得需要多少?哪是一个小山村能拿出来的。

    今夜,注定是个不眠夜。

    有的人睡不着,比如李易;有的人永远睡下,比如任老爷;还有的人,睡了几个时辰,然后被吵了起来,比如九叔——

    天还没大亮,捕快敲响了义庄门。

    任发夜里离奇身亡,九叔作为昨日与其密切接触者,被喊去问话,一同去的秋生因为就居住在镇上,现在已经到了任府。

    “文才,你快去看看任老太爷的尸体还在不在!”

    九叔听见任老爷死了,当下脸色一变,先支开捕快,随后吩咐文才道。

    文才一脸没睡醒的样子,闻言还没反应过来,打着哈欠抱怨着:“师父,都什么时候了,您还关心任老太爷的迁坟仪式啊。”

    李易嘴角抽了抽,终究忍住没笑出来。

    “混账,让你去就去,哪来这么多废话!”

    九叔气的抬起手,作势要打。

    文才撇了撇嘴,不情不愿地回去查看。

    没一会儿就惊慌地跑了回来,脸上哪里还有睡意:“不好了师父,棺材破了,任老太爷尸体不见了!”

    “糟了!唉,怎么会呢?”

    九叔脸色一变,叹息了一声,随后便跟着捕快往镇里去。

    李易跟文才自然跟上。

    来到任府,一片灯火通明,人影绰绰。

    任老爷眼睛圆睁,脸色苍白的躺在担架上。

    一旁,任婷婷哭的梨花带雨,阿威在一旁安慰着。

    “表妹,你放心,表哥一定会抓住杀害姨父的凶手,为姨父报仇!”

    阿威拍着胸脯,信誓旦旦的说道。

    另一边,镇上的乡绅亲族聚在一起,不知道在谈些什么,不时传出笑声,与现场格格不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