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纸鹤传书
字体设置
    摇了摇头,李易没有把自己的猜测说出来。

    好在虽然没人在意文才的说法,但众人也不再关注任婷婷为什么没有死。

    说到底,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这些人都是人精,他们关心只是他们自己。

    相比于阿威所说的是李易以大力金刚指杀人,九叔的说法显然更有说服力。

    再怎么看,那两血洞也不像是被手指插的。

    “九叔,这事虽是因任家而起,但你也有参与,总得给我们一个说法吧?”

    涉及自己的安危,在场的老爷们可顾不得摆和善脸了,有人出头,顿时便全都嚷嚷起来。

    “是啊,九叔,这事你可得解决了!”

    “就是就是。”

    ……

    “大家静一静!”

    九叔皱着眉头,低喝一声,压下众人的吵闹声:“此事与我有关,我自然不会不管。

    大家也不必惊慌,回家后买一些糯米撒在自家周围,晚上尽量不要出门。

    我和威捕头一定会尽快将僵尸解决。对吧,威捕头?”

    “啊?”

    正跟秋生挤在一团争风吃醋的阿威听见自己的名字,一脸懵逼的回过头。

    “威捕头,你身为我任家镇的总捕头,守护一镇之安危,可谓是我任家镇的大英雄。”

    “九叔严重了,受各位相邻相亲厚爱,我作为本镇的总捕头,保护各位的人身安全,是我的分类之职。”

    阿威昂首挺胸,大义凛然的说着,随后偷眼望向任婷婷,见其正看着自己,梨花带雨,别有一番韵味,顿时头抬得更高了。

    这一刻,阿威甚至连自己的孙子的名字都想好了。

    然而下一刻,九叔的话却让其一时间脑袋空白,连自己爷爷的名字都想不起来了:

    “既然阿威队长你是我任家镇的大英雄,而如今我任家镇僵尸为祸,正威胁着全镇人民的人身安全,你不会袖手旁观吧?”

    这一刻,阿威张大了嘴,目瞪口呆的看着九叔,仿佛在看一个魔鬼。

    阿威有心拒绝,然而此时在场的乡绅地主都看了过来,现在他要是拒绝了,那么下一刻他的总捕头之位就得丢!

    他当初能坐到这个位置,离不开任老爷的支持,如今任老爷死了,他的位置本就不太稳当了,现在哪敢拒绝啊。

    更何况身后美人表妹还在看着自己,男人能说自己不行吗?显然不能。

    “自然不会!”

    最终,他只有哭丧着一张脸,尽力让自己的脸笑起来。

    李易差异的看了眼笑眯眯的九叔,默默地拉远了距离。

    没想到九叔你看起来浓眉大眼的,说起话来倒是一套一套的!原来你是这样的九叔!

    “好了,大家就先回去吧,将此事公布出去,让镇上的居民注意安全,晚上不要出门,有什么事就来找我。另外威捕头留下,咋们讨论一下具体的细节?”

    “好的。”

    阿威苦着一张脸答应下来。

    众乡绅得到满意的答复也都急匆匆的离开,至于之后是离开任家镇还是躲在家里,那就看他们自己的想法了。

    “你们两个混蛋给我回来,狗日的你们也想溜?”

    正在气头上的阿威眼见自己的手下的几个捕快也想溜,顿时眼一瞪,抓回来就是一顿大骂。

    “威队长,行了,称现在时间还早,咋们商量一下。”

    “没什么好商量的!抓僵尸是你们道士的事,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乡绅一走,没了压制,阿威又露出了本性,神气十足的躺在了睡椅上,让手下捕快倒了一杯茶,惬意的说道:“

    九叔,你还是带着你那两个蠢徒弟快点儿去把僵尸抓起来吧。”

    “你……”

    秋生这暴脾气哪能忍,攥起拳头就要上。

    “怎么,想动手?哼哼,本捕头虽算不上什么官,但穿上这身衣服就是朝廷的人!你打我一下试试?”

    砰~

    话音未落,只见黑影一闪而过,阿威便连人带椅子飞了出去,胸膛上出现一个脚印。

    “大人!”

    两捕快慌忙跑过去将其扶起来。

    “是他自己说让我打的,我只是满足他的要求而已。大家都是朋友,帮帮忙也是应该的,虽然我也没见过这么奇怪的要求。对吧,威捕头?”

    李易出现在阿威原来的位置上,脸上露出微笑。

    “你!”

    阿威瞪大了眼睛,却不敢再说下去。

    他敢对着秋生等人撒气,那是因为这些人家就在这儿,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可李易是个从棺材里爬出来,身手猛的一批的神秘人。谁知道会不会脑袋一热就给他弄死了?

    人家转身一躲,屁事没有,他阿威可就白死了。

    “哼嗯哼,本捕头不跟你计较。”

    哼哼两句,阿威一瘸一拐的往外走。

    “慢着。”

    “九叔,你不是要跟他商量一下吗,我想现在威队长应该不会拒绝吧?”

    “算你狠!”

    阿威咬了咬牙,乖乖的到一边听九叔的吩咐。

    “李大哥真厉害!”

    ……

    “阴人上路,阳人回避~

    要避不避,阁下自理~”

    密林之中,四目道长有一搭没一搭的摇着铃铛,身后,一群尸体双手搭在前面尸体的肩上,蹦蹦跳跳跟着四目。

    这却不是僵尸,只是被施了法的普通尸体,所为赶尸,便是将客死他乡的尸体运回家乡。

    “唉,下次一定要把嘉乐带上。”

    四目看了看日头,眼见已经有些许阳光穿过茂密森林,照在大地上。

    “可怜我这脚哟。”

    走了一夜,以他的身体也有些受不住了。

    正当他准备停下歇息时,就见一只小纸鹤从远处飞来,小翅膀一扇一扇的,速度竟然也不慢。

    “师兄?”

    纸鹤之上有主人的独门标记,四目自然认得,那是他师兄林九的标志。

    “这不刚离开没多久吗?传什么书……”

    嘀咕了一句,四目动作缺不慢,手一伸接过纸鹤,注入法力:

    速来!

    九叔的声音传出,只有两个字。

    四目却不奇怪,别看这小小纸鹤,消耗却是极大,自然是能省则省。

    “也不知道出什么事了!可怜我这腿,又得走回去,我太难了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