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再次启程
字体设置
    不同于僵尸,小玉身上并没有什么让他感兴趣的东西。

    因此如何处置他也不怎么关心。

    “师父,能不能不要杀她?”

    秋生有些扭捏,同时也有些怅然。

    “哼,怎么不让我成全你们了?你不是那么喜欢她吗,现在他就在这儿,要不我给你们俩主婚?”

    九叔没好气的说着,左眼有些黑,那是秋生刚才趁乱打的。

    “好了好了,也不是什么大事,我看还是化了她的煞气,让她轮回去吧。”

    最终,还是四目道人出来打圆场。

    他的提议没人反对,秋生也只是叹息一声,也不知道在可惜什么。

    剩下的就交给九叔了,小玉被他封进了葫芦里,挂在了腰间。

    要化解一个厉鬼的煞气,让其能够轮回转世,绝非一朝一夕的事,不过那就不关李易的事了。

    众人回家,李易居然看见文才跟任小姐不知为何居然腻歪在一起了。

    之后,自然是对秋生的一番教训,当然,期间免不了文才的嘲笑,两个活宝也亏九叔受得了。

    这段剧情算是告一段落,成功拿到了任老太爷体内的血晶,算是一个好的结局。

    接下来的几天,他将血晶吞下,体内的血气进一步壮大。

    若是将他的身体看成是一个水桶,那么如今水桶里已经算是装了三分之一的水了,当水装满之日,便是百日筑基之时。

    另外这几天里,他靠着与四目道人的闲谈,他对这个世界总算是有了一个较为清晰的认识。

    大体而言与他原本世界古代的某些封建帝国没有太大差别,大楚是这片土地的统治者。

    不过如今这个统治者已经是摇摇欲坠,内忧外患不断。

    当然,目前而言这跟他没什么关系。

    他又不是要永远呆在这个世界,就算要改朝换代也无妨。

    据九叔所说,他即将要去的异人阁,真要说起来其实也并不算一个完全的官方组织。

    其与朝廷的关系更类似于雇佣兵的关系,朝廷出资源,发布一些像什么哪儿有僵尸需要剿灭啊之类的任务。

    而像李易他们这种修士或者说异人,只要在异人阁注册一下,便能接下这些任务,以换取一些自己需要的资源。

    因此,改朝换代对他们来说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就算真换了朝廷,那也得靠他们收拾这些在乱世里为非作歹的妖魔鬼怪。

    悠闲地时光总是过得很快,眨眼睛,三天的时间过去。

    经过这三天的修整,四目道人总算将他的那些客户修补好了,否则还真不好交差。

    “九叔,在下就告辞了。”

    星夜灿烂,月光之下,李易与四目道人辞别了九叔几人,开始上路。

    跟四目道人混熟了,李易也不客气,与他说了一声便轻轻一跳,搭在了一具尸体的手臂上。

    独留下四目道人一脸苦逼的在前带路,这更加剧了其下次一定要带上嘉乐的心思。

    手臂上很抖,不过李易也不在意,他炼化体内血晶也无需像这个世界的修行者那样需要静坐。

    接下来的日子,夜晚赶路,白天便找地方休息,主要怕惊到普通人。

    一路倒也很是平静,不过李易想想也对,只要不是脑子有病,谁会来找赶尸的麻烦,避讳还来不及呢。

    “李先生,就快到了。”

    第六日傍晚,四目道人擦着头上的汗,如是说道。

    由于职业特殊性,四目道人的家距离城镇比较远。

    一片荒原之上,两栋竹屋极其显眼,四面皆是山,入目一片绿色,倒是个养老的好地方。

    李易长舒一口气,这几天星夜兼程,就是铁人也该累了。

    两人带着激动的心情,速度都快了许多。跟在后面的尸体一个个跳的飞快,极其鬼畜。

    “嘉乐,出来开门了!嘉乐。”

    刚到院子,四目道人便朝屋内喊道。

    然而等了片刻也不见屋内响应,四目道人狐疑的看了眼屋内,随后朝着李易尴尬笑笑道:“可能是出去了,不过不用担心,这门外面也能开。”

    说着走上前,两手笔直穿过门上的纸糊,从里面拉开了门栓。

    门打开,就见一个跟秋生长得极其相似的青年躺在摇椅上睡得正香,嘴角还有一点湿润。

    “好小子,师父在外面累死累活,你倒是在家里睡得香!”

    思及一路上的苦逼,再看下嘉乐如今的安逸,四目道人心中一下不平衡。

    李易笑着,看着眼前经典的一幕,知道剧情的他,自然也看到了嘉乐那一抖一抖的睫毛以及逐渐紧绷的身体。

    接下来,四目道人一番操作,成功挨了一顿打,还没处说理。

    由于李易在场,两师徒也不好在胡闹。

    不过李易觉得其实不用管他,他还想看!

    “这是你李叔,还不叫人?”

    “师父你别搞我了”,嘉乐幽怨的看了眼自家师父,转过头道:“李先生请进。”

    几人进了屋,嘉乐端来茶水。

    “师父,你这次去怎么用了这么久啊?”

    四目道人哼哧哧地在一旁抹着伤药,尸体可不懂得留手,一棍棍下来,打的他满身红印。

    嘉乐讨好的给他捶着背,小心翼翼地问道。

    从小跟着师父赶尸的他,自然知道这一趟大概需要花多少时间。

    据他估计,师父几天前就该回来了,如今晚了几天,还带回了一个客人。

    做这一行,认识的人都会疏远,更别说有人会主动同行,还一起回来。

    他对李易也是好奇的紧,只是不好直接开口,这才侧面打听。

    只是四目挨了一顿打,正在气头上,哪里会跟他解释。

    李易见状,便将之前的事讲给他,也顺便拉近了距离。

    省去了一些事,李易没一会儿就将事情讲清楚了。

    “早知道这么精彩,我也该去的的!”

    “精彩?”

    四目道人翻了个白眼,没说话。

    别看那任老太爷被他们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甚至除了他的客户们都没人受伤。

    看起来似乎很简单?

    可那也要看看是谁啊,李易四目九叔,这组合放鬼片里都能直接打出大结局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