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蛇乌相争
字体设置
    更何况,若是再给那任老太爷一段时间,让其成功化为毛僵,恐怕结果就不太好说了。

    “好了,先去休息吧,这都走了一夜了。”

    四目道人摆了摆手,朝着李易道:“我师弟千鹤大概还有几天才能到这儿,你就先在我这儿玩几天。”

    “好,那就多谢了。”

    “嘉乐,去给李先生准备房间。”

    “哦。”

    ……

    第二日,李易早早的起来,在院子里打起了拳。

    一套打完,神清气爽,整个人都精神了。

    “李先生,吃早饭了!”

    嘉乐从厨房里探出头,朝着李易喊着,随后又去了四目道长房间,过了会儿就见四目道人打着哈欠走了出来。

    早餐虽然清淡,但小米粥很香,咸菜也很可口,让人胃口大开。

    “师父,今天去山上采药,你要去吗?”

    吃完饭,嘉乐一边收拾碗筷,一边问道。

    自古医道不分家,他们这些人闲时也会上山采点药自用。

    “你去吧,我就算了。”四目道人伸了个懒腰,眼神还有些朦胧睡意。

    显然这些天的奔波还有些没缓过来。

    “我也去吧。”

    李易开口,嘉乐诧异的转头:“李大哥?”

    “我需要一些滋补血气的药。”

    李易解释道:“你们也知道,我修行功法特殊,需一些药补一补。”

    他倒是没说谎,虽然有僵尸血晶能辅助修行,不过至今他也只得到了两块,平时还是需要一些药物来补补。

    “那好啊,我会帮你留意的。”

    嘉乐无所谓的点了点头。

    四目道人则是挥了挥手,打着哈欠进了屋。

    嘉乐收拾好,背着竹篓叫上李易便进了山。

    清晨的山上,迷雾环绕,宛如仙境。

    蜿蜒的小道一直深入到林间深处,无处不在的露水将两人的衣服侵湿。

    “李大哥,你家住哪啊。”

    林中飞鸟鸣叫,嘉乐跟李易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

    家?

    李易顿了一下。

    这个词离他似乎有些远了。

    自从那两个老人去世后,他就一直是一个人。

    至于家么……

    “有我在的地方就是家。”

    “啊,对不起,我不知道……”

    嘉乐一下便反映了过来,连忙道歉。

    “没关系。”

    李易平静的摇了摇头,刚开始他或许还在意这些,但后来,他觉得一个人似乎也挺好,至少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这也是他穿越了,却显得那么平静的原因。

    不过是换了个世界而已,于他而言,这又有什么区别呢?

    嘉乐有些尴尬,两人也就静静的在林子里穿梭。

    李易眼神好,倒是在这个时候发挥了作用。

    一些隐藏在暗处的草药怎么也逃不过他的眼。

    也好在这个世界的草药与他原来的世界没什么差别,否则他看见了也不认得。

    眼见太阳高照,山上的迷雾逐渐消融。

    “好热啊!!”

    嘉乐拄着一根树枝,踏在上下交错的石头上,身体一仰,靠在旁边的老松树上,大口喘着气。

    李易笑了笑,将手中的野果递给他:“吃一个吧,解解渴。”

    他自然是无事的,半路便接过了嘉乐身上的背篓,然而此时头上连一点汗也没有。

    “真羡慕你的身体!”

    嘉乐看着李易像是在看一个神人,脸上满是惊叹。

    他知道自己的体质其实也不错,毕竟就算修道也得有个好身体不是?

    可跟李易一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

    “何必羡慕,要说起来,我还羡慕你们的道法呢。”

    “可别。”嘉乐摇摇手,“我就会一些简单的法术,跟我师父他们可比不了。”

    两人闲聊着,打算歇息一会儿再出发。

    却在这时,一阵急促的叫声从不远处传来:

    哇——哇——

    粗劣嘶哑的叫声在大山里传播,像是落在湖里的石头,激起一片浪花。

    “是乌鸦。”

    嘉乐侧耳一听便听出了是何物,“像是遇见了危险。”

    “去看看?”

    李易眉头一挑,听起来似乎不远,反正他两人也无事,去哪儿采药都是采。

    至于危险,说句不客气的话,在这大山之中,他就是最大的危险源。

    便是此时蹦出来一个饿慌的熊瞎子,他也能与其掰掰手腕儿。

    嘉乐也是年轻人,好奇心一起,自然同意。

    两人寻着叫声一路而去,这时自然就没有路了,不过某位大能说了,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

    李易在前开道,如压路机一般在野草堆里横冲直撞,开出一条“草”路。

    哇哇——哇哇

    那乌鸦叫声愈发急促,随着两人靠近,也愈发洪亮。

    未免惊动此物,两人逐渐放轻手脚,俯下身子,隐藏在草木之间。

    透过缝隙,可见前面不远处便是一道悬崖,山石陡峭,乱石林立。

    在那悬崖边上,一株小树伸出崖外,其上挂着一颗樱桃大小,红彤彤的果实。

    小树根部,竟有一条两米多长的黑白条纹的长蛇环绕,椭圆的蛇头悬立于空中,不停地吞吐着蛇芯,一双冰冷的眼睛直视上空。

    而就在其头部上方,一直乌鸦在半空盘旋,不停地发出威胁的声音。

    那乌鸦展翅,竟似一只翱翔的小鹰,李易仔细一看,就见那乌鸦一双眼睛竟是血红色,死死的盯着大蛇。

    “这是什么果子,竟有异兽争夺?”

    嘉乐摸了摸脑袋,仔细打量着悬崖峭壁上的果实,却怎么也想不起在那儿听说过有这样的果实。

    李易摇了摇头,他同样也没听说过,不过想来对那两只异兽应该是个好东西。

    就在两人思索间,那大蛇仿佛已经等不及了,待那乌鸦一个破晓时,大蛇如子弹一般,在空中划过一条线,射向空中的乌鸦。

    那速度,即使是李易也仅仅只看见了一道幻影。

    然而,那乌鸦却是哇哇大叫,像是早有防备,在空中一振翅,身体一偏便闪过了大蛇的攻击。

    然而这还没完,就在那大蛇一击不中,在空中无处借力之时,那乌鸦在空中划过一条弧线,尖锐的长喙如闪电一般啄向大蛇七寸之处。

    噗——

    轻微的声响传来,长喙破开长蛇的鳞片,一下钻进肉里。

    那大蛇吃痛,在空中不断摇摆挣扎,蛇头强行弯过来要咬乌鸦。

    然而那乌鸦却不恋战,一触即退,在空中灵活摇摆,甚至还在大蛇身前绕了一圈,竟像是在嘲讽。

    哇哇——

    李易都能在其叫声中听出一丝欢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