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跪过的膝盖,始终是冰凉的
字体设置
    韩欢喜坐在出租房的客厅中,握着水杯的手用力地撰紧。

    面前的男人五年未见,面容已经呈现出了衰老的特征。

    “申叔叔,五年前,我是怎么被他们赶出何家的,您不是不知道,现在他一句话,我就得再回何家,您觉得,这可能吗?”

    欢喜说着,握着水杯的手再次收紧。

    她口中的他,指的是自己名义上的父亲何文成。

    她原本以为五年前的那个大雨滂沱的夜晚她可以忘记,可现在何家的人再次出现在她的面前,她仿佛又再一次经历了那个夜晚。

    冰冷的雨将她全身淋透,她孤身一人,跪在何家的大门外。

    门的那一头,是从来没给过她任何关心的父亲,是从未将她放在眼里的后妈,是那个横刀夺爱却口口声声说着她是第三者的姐姐,还有那个说着到了法定年纪就会娶她、却即将成为她姐夫的男人!

    她放下握着水杯的手,指尖触碰到自己的膝盖,那晚的温度顺着指尖抵达心尖,提醒着她,跪过的膝盖始终都是冰冷的。

    是啊,离开那里五年了,韩欢喜从来没有想过他们会因为这样一个荒唐的理由,派人将她接回去。

    申叔看着面前的女孩,他记得,离开何家那年,她是十七岁,正准备上高三奋斗的芳华年岁,他也是求过老爷留下三小姐的,可……

    “三小姐,你离开罗城的时候还在读书,不清楚沈家的势力。沈家……咱们真的得罪不起。这次的联姻是沈老夫人出面,亲自登门提的,说是沈家全家老少都看中了您做他的孙媳妇,她的孙子非你不娶。老爷真是半分都不敢怠慢。何况,若三小姐真能嫁到沈家,那于您……”

    “哼”,韩欢喜忍不住一声冷哼,打断了申叔,“这些与我何干?我不认识什么沈家,五年前的那个夜晚,我也已经跟何家没有任何关系了。”

    申叔见她的态度并没有半分软下来的意思,他“忽”地站了起来,走到她的面前,“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申叔,你这是做什么?”

    “三小姐,您12岁那年,您的生母车祸去世,我随老爷将您从西市接回罗城,直到17岁,都是我在照顾您。我不敢在您面前邀功,可是,看在我尽心尽力地照顾了您五年的份上,您就跟我回何家吧,您要是不跟我回去,我就跪在这里不起了!”申叔说着,眼泪也跟着流了出来。

    他说的没错,住在何家的那五年,她的日子并不好过,多亏了申叔的照顾,这一点韩欢喜一直都是感念在心的。

    她不清楚这个沈家究竟是什么来头,能让何文成如此忌惮;她也不清楚沈家这种体量的豪门贵胄,为何会选择她这个当初被何家赶出家门的弃女。

    但何文成这张感情牌打的确实没错,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申叔,她无奈地叹了口气,“申叔叔,您快起来吧,我把这边的事情安排一下,三天后,跟您启程回罗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