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沈家未来的亲家,有些让人难以启齿
字体设置
    确实,这沈家未来的亲家,有些让人难以启齿。

    “按说这何家,在咱们沈家面前那自然是不够看的。韩小姐的父亲何文成,原本就是咱们罗城的人,父母没什么本事,他也是个不学无术的,十几岁就辍了学,跟着师傅做学徒,学的是货船维修,说来也巧,他那时候还在老夫人您娘家的船厂做过工呢。后来二十几岁的时候,突然就发了迹,没有人知道一个吊儿郎当的混混怎么就发了迹,有传言说是赌场弄的钱。”

    “呵呵,赌场弄得?”老夫人哂笑,“这传言八成是他自己吹的,赌场是谁的地盘你不知道?轮得到他发财?”

    “后来,他有了第一桶金,开始做起了实业,也就是他们家现在的铝制品,算是小有成就。不过这人一有钱就开始思**了。他娶的是唐家的女儿,那可是不折不扣的低嫁了。但这何文成生活上就没有检点的时候。外面大大小小情人无数,给他生下孩子的有三个,其中就包括韩小姐的母亲。这何家好像就是没有儿子的命,包括他正牌夫人在内,这四个女人给他生的都是女儿。除了韩小姐小时候和她的母亲在外生活,另外两个生下孩子的女人都带着孩子住在了何家。至于内里这几个女人是怎么相处的,那就不得而知了。”

    “唉,按说,唐家我们走动的倒是多,唐先生多么要强的一个人,居然能容忍自己的女儿嫁给这样的一个人”,老夫人惋惜地摇了摇头,“这罗城有钱人家那么多,关起大门来各有各的不易啊。”

    秦总管赞同的点点头,继续说道:“韩小姐的母亲在韩小姐12岁那年车祸去世了,韩小姐就被何文成接回了何家,这种状态只持续了五年,韩小姐就被何家……赶了出来。”

    “因为什么?”老夫人放下了手中的茶杯,这才是她要听的关键。

    “据说……是因为何家的长女要成亲,可是韩小姐与她这位未来的姐夫有些说不清的关系。”

    “哼,你跟我在罗城也闯荡了这么多年,女人堆里那些个九曲十八弯的算计说辞,那是说不清道不明的。当年她才多大,跟她姐夫能闹出什么花来?到底怎么回事,可不是他何家一家说了就算的”,老夫人眼神透着凌厉,“这个小欢喜,我看着还是很喜欢的,有教养有礼貌,性格温顺乖巧,名字也讨喜,一看就是不会胡来的孩子。你看她那双眼睛了没,有灵性的很,妄城的眼光还是好的。”

    “是啊,可是……”秦管家犹豫了一下,道:“我发现,这韩小姐好像跟少爷不熟呢。”

    “妄城有他自己的打算,我们还是别多嘴了”,她这个孙子,有时候她都有些怕,“倒是那个何家,如果在外面敢多嘴的话,你知道该怎么做。”

    *****

    欢喜掏出手机,拨通了叶雅然的电话。

    “雅然,哥们儿这头忙完了,咱俩快出来见一面吧。”

    “好歹你也是从小练古琴的,怎么就没有半点文静呢,我是你姐们儿,不是你哥们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