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姐夫你说,当初是不是她非要缠着你!
字体设置
    何媚从怔愣中回过神来,她紧咬着后槽牙,一字一顿道:“韩欢喜,你,怎,么,敢?!”

    她的声音透着怨恨,“韩欢喜,我说的是事实!当初大姐都已经订婚了,你还要缠着姐夫,还什么年龄一到就嫁他。你发的那些不堪入目的消息,我们可都看的清清楚楚。你以为你现在傍了沈家这个靠山,从前的肮脏龌龊就可以一笔勾销了?沈老夫人是瞎了眼才会选你做孙媳妇,早晚她会后悔选了你。沈家这个保险箱,迟早是要把你丢出来的。姐夫,你说,当初是不是她非要缠着你的!”

    欢喜背后一凉,她顺着何媚的目光望去,这才发现屏风后面还站着两个人。

    屏风遮住了其中一人的脸,可仅在昏暗的空隙中,她也认得出来那是谁。

    此时,齐墨和何家长女何季娆就站在屏风的后面,欢喜看不清齐墨脸上的表情。

    倒是闪身出来走上前要给何媚擦脸的何季娆,脸上依旧是云淡风轻,好像刚刚她们两个人的争吵,与她的丈夫无关,她只是一个普通的看客一样。

    “都是自家的姐妹,没必要一见面就吵架,既然你回罗城了,有空就回家看看爸爸。”何季娆平淡地说出这些话,全程没有看欢喜,只是在帮何媚擦脸。

    五年了,她这个何家的长女性格却始终没有改变,看似与世无争,可内里的城府多深,又有谁真的丈量得出来呢。

    “我姓韩,跟何家没有关系,我也没有爸爸。”

    欢喜突然想到,何文成虽然让申叔接她回来,可最终何家没有一个人露面,还是沈家为她办的接风宴,想来真是讽刺。

    何媚又要开口说什么,却被何季娆喝止住,“别在外面丢人了。”

    她拉着何媚离开了欢城餐厅,临走的时候,欢喜忍不住还是朝着屏风那露出的一隅望去,却看到齐墨一双墨深的眸子正看着她,那眼神里是不可思议,是不赞同。

    那个人,曾经有着最温暖和煦的笑容。

    那个人曾经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笑着对她说,小丫头,别难过了,等你到了法定年纪,哥哥就会娶你哦。

    冰冷的指尖被人握住。

    “别想了,他不值得,更不配。当年的事情我很清楚,你要是有需要,我可以发个朋友圈来帮你澄清。”

    欢喜看着叶雅然,内心欣慰,“雅然,谢谢你,但是不用了,你突然发个朋友圈说,韩欢喜是被冤枉的,她才没有勾引她姐夫,太奇怪了。”

    “也对哦,到时候本来不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就都知道了。”叶雅然恍然大悟。

    “没错,你一发朋友圈,全村的鸡鸭鹅狗都知道了。”

    听欢喜这么一说,叶雅然笑了起来,欢喜也一扫刚才的阴霾,跟着笑了起来。

    这大概就是朋友吧,有时候甚至不需要她们做垃圾桶听你倾诉,只要在你心烦的时候在你面前笑一笑,就够了。

    始终站在离欢喜二人吃饭的小隔间不远处的大堂经理,这时候悄悄走回办公室,拨通了集团总部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