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4.齐墨,何家赏的饭,好吃吗?
字体设置
    齐墨的话没有说全,可意思再明确不过。

    欢喜忍不住回头怒视着面前的这个男人。

    曾经他就是站在这里,对着坐在秋千上的她说,“欢喜,别怕,你还有我呢。等你到了法定年龄,哥哥就娶你”。

    现在,他又站在这个公园里,指责她是个工于心计见钱眼开的拜金女。

    果然,人心脏了,看什么都是脏的。

    欢喜收敛眉间怒色,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冰封,双眼的薄凉不带丝毫感情。

    “齐墨,何家赏的饭,好吃吗?”

    说完,欢喜头也不回,大步朝前走去。

    独留齐墨一个人面目狰狞地站在原地。

    公园的花径两旁种的是茉莉花,微风吹过会有淡淡的茉莉花香。

    那花朵,小小的,白白的,配着这花香,让欢喜的情绪慢慢沉静了下来。

    终究是她看走了眼,现在看来,那段感情止步于17岁,未尝不是一件及时止损的好事。

    她就这样一个人在罗城的街道上到处闲逛,随便上了一辆公交车,坐到终点下车再换另一辆,也不管目的地是哪里,也不管车程有多久,就这样一辆又一辆的坐下去。

    她想看看这五年,罗城的变化有多大。

    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快要十一点了,她走进大堂,顿时就感觉到了周围气氛的不对劲。

    这里是七星级酒店,所有服务人员的态度都非常的好,可是今天,他们的态度不仅是好,而是忍不住都在偷瞄她。

    直到欢喜看到大堂靠近电梯一侧的沙发上坐着的人时,这一切的诡异就都解释通了。

    此时沈妄城正坐在那张白色的真皮沙发上,胳膊支在腿上,双手交握撑着下巴,面色阴冷地看着她。

    他身后站着一个戴着金边眼镜的男人,此刻正有些同情地看着欢喜。

    欢喜没有理沈妄城,径直走向电梯,却在路过沈妄城身边的时候,被他低沉的声音拦了路。

    “几点了?”

    欢喜假装没听见,继续走。

    金边眼镜男见状,开口道:“韩小姐,我们沈总问您,几点了?”

    欢喜瞪他一眼,敢情刚刚的同情都是假的。

    “不知道。”欢喜没好气地说。

    “韩小姐,现在是午夜二十三点零三分。”金边眼镜男继续答道。

    欢喜被这主仆俩给气笑了,“知道了还问我。”

    沈妄城斜眼看向欢喜,见她并不是真生气,反倒心情很好的样子,身上的寒气也散了些。

    他起身走到欢喜的面前,“今天太晚了,明天早晨我再来接你。”

    欢喜不解,看向身边的眼镜男,眼镜男依旧是一副同情的表情,这一次,他这表情骗不了欢喜了。

    欢喜白了他一眼,转而直接问沈妄城,“你要接我干嘛去?”

    “回家。”

    欢喜丢下“休想”两个字,飞奔进了电梯。

    躺在床上,想想金边眼镜男从同情她的表情变为不敢置信的样子,欢喜心情大好。

    害怕沈妄城早晨再出现在客厅中,她把大门好好的锁了又锁,才安心地睡下。

    第二天,沈妄城没有出现在客厅中,而是出现在了她的房门外。

    欢喜一打开门,就被杵在那里的一个大活人吓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