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4.从始至终,我图的只有你
字体设置
    除了校服,她不会穿别的衣服;书包只会背黑色的,多余的色彩都是扎眼;就连扎头发的头绳,都是千篇一律的素色线圈,最多的是黑色,除此之外就是藏青色。

    唯独在那年夏天,她给自己买了一个带黄色小星星的头绳,也是那几年唯一一个有花样的头绳。

    但或许她真的不该拥有这样一个头绳,她还没稀罕几天,这小东西就莫名其妙的不见了。

    所以,这么多年过去了,当沈妄城拿出这个头绳的时候,欢喜对它还留有一丝印象。

    她伸手接过沈妄城手中的头绳,两个手指拽了拽,弹性还很好,没有松掉。

    “这东西怎么会在你这里?”

    “你掉了,我就捡起来了。”

    欢喜将视线从头绳上移开,看着沈妄城如星空般的墨眸。

    那里面星星点点闪烁的东西,让她想到了一个词:情深意切……

    “嗯……”,她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继续问道:“你其实……不是想跟何家联姻,只是想娶我吧。”

    这话听起来真是自我感觉良好,欢喜都忍不住要笑话自己了。

    她快速将目光移开,看着茶室的四周,唯独不敢再看沈妄城。

    她可以感受到自己双颊的滚烫。

    “嗯”,沈妄城的话依然不多,看来想让他主动跟她解释些什么,太难了。

    “也许我们之前有见过,可我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了。我不过就是何家的一个弃女,名声也不是很好。你要娶我图的是什么呢?”

    欢喜乌溜溜的大眼睛转了一圈,试探着问道:“难道是因为我师父?”

    沈妄城看着欢喜,没有说话,他站起身,双臂撑在欢喜的身体两侧,将欢喜圈在自己的双臂间,二人的鼻子几乎要贴在了一起,欢喜瞪大眼睛,忘记了呼吸。

    “跟任何人都没有关系,从始至终,我图的只有你。”

    这情话,太过撩拨了。

    “是因为那个吗?”欢喜伸手指了指茶桌的方向,沈妄城歪头看去,视线落在了茶桌上面的古琴上。

    他看着古琴,幽幽开口道:“能为我弹一曲吗?”

    他的声音,变得很遥远。

    他不是命令的语气,而是商量。

    欢喜点点头,有些不好意思道:“你先放我下来。”

    沈妄城站直身子,让出些许距离。

    欢喜双手撑着窗台,打算从上面跳下来,腰间突然横过一只强劲有力的手臂,护着她从窗台上蹦了下来。

    她心里不知怎的,突然暖了一下。

    也许因为这人平时对任何事情都太冷了,所以在对她的事情上心的时候,就会让她觉得格外温暖吧。

    她走到茶桌旁,坐在了茶桌前,调整了一下桌子上那架古琴的位置,用拇指一下下拨弄琴弦,调了调古琴的音。

    沈妄城也走到了茶桌旁,席地而坐,坐在了欢喜的对面。

    欢喜稳了稳情绪,抬手落于琴前,左手按弦取音,右手拨弹琴弦,醇厚淡雅的琴声悠悠响起,涤荡着听者的心灵,让躁动立刻平静下来。

    沈家别墅一楼客厅。

    盛赞还在跟沈老夫人眉飞色舞的讲着未来嫂子给他跪下的事情,却听到有琴声从楼上传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