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3.除了谢谢,还有没有别的奖励?
字体设置
    此时的场景……有些诡异。

    门外站着六个保镖,大门左右两侧各三个。

    而被沈妄城包场的火锅店内,却有两桌在吃饭。

    一桌坐着的是沈妄城和欢喜,应欢喜要求,身边没有服务生。

    她满眼冒着金星,挥舞着爪子,大快朵颐,全然不顾形象,大有饕餮转世之势。

    欢喜一会儿喊着“烫烫烫”,沈妄城忙将冰柠檬可乐递到她面前,还不忘说一句“慢点”,生怕语气不好,欢喜抬屁股又走人了,声音中尽是温柔的……严肃。

    一会儿又满嘴塞着东西喊着“放放放”,沈妄城只得拿着筷子拼命地往锅里夹着菜,拿起每样菜的时候还不忘递到欢喜面前让她看看,她点头了,他才往锅里丢菜。

    而距离他们不远处的另一桌,坐着的是葛特助,他一个人对着一口大锅,脸都绿了。

    他原本只是来完成沈总布置的任务的,却不想韩小姐见了他后热情好客,非要他坐下来一起吃。

    他就是没脱过单也明白,今天晚上他如果坐下来一起吃了这顿饭,那他在沈家的饭碗也就彻底砸了,如果只是砸了饭碗,那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奈何,自家老板又要宠着韩小姐,既不能打扰这二人的约会又不能违背韩小姐的意思。

    最后,沈总想了个折中的办法,让他孤家寡人自己上一边儿吃去……

    葛特助跟了沈妄城这么多年,哪里遇到过这种情况,他自是一口也吃不进去,心里叫苦不迭。

    自此一役,沈氏上下,无人不知,沈家现在的当家人即将要迎娶的何家弃女,性格张扬,出手毒辣,对待他们的沈总颐指气使,胡乱撒泼,任意妄为。

    奈何他们的沈总,把她当成个金元宝一样宝贝着,言听计从,小心翼翼,宠得是目中无人,无法无天!

    *****

    女生宿舍楼下。

    欢喜摸着自己鼓溜溜的肚子,心满意足。

    罗城的特色菜并不是以辣为主,多为清淡,讲究个材料的原汁原味。

    不过今天这家火锅店,味道纯正,还是非常合她心意的。

    “沈叔叔,谢谢你。”

    欢喜眨着一双大眼镜,忽闪着浓黑秀长的睫毛,映着无暇月光,看得沈妄城心中一动。

    “你今天,跟我说的谢谢太多了。”

    “那是因为我今天该感谢你的事情太多了。”欢喜背着双手,有些害羞扭捏地左右晃动,她站在路边的石阶上,也才到沈妄城的鼻翼处。

    “除了说谢谢,还有没有别的奖励?”沈妄城凝目睇着欢喜,灼灼地双眸提醒着欢喜,他想要的奖励是什么。

    欢喜慌乱地低着头,伸手从沈妄城的手里夺过自己的书包,转身跑回了宿舍。

    她一口气跑回宿舍,倚靠在门上喘了一分钟的粗气,气息才有所平稳。

    她好像中了一种叫“沈妄城”的慢性毒药,尽管她依旧嘴硬的说着“他不合格”,可她知道,自己内心的天平正在一点点倾向于沈妄城。

    欢喜的沉思被一阵电话声打断,是沈妄城打来的。

    欢喜按下接听键,也不说话,只等电话那头的沈妄城先开口。

    “你怎么不开灯?接电话也不说话。”沈妄城的语气带着关心。

    欢喜走到宿舍的阳台上,南方的阳台,不似北方,半封闭设计,欢喜倚靠在阳台的栏杆上,看着楼下的沈妄城,沈妄城此时也正抬头看着她。

    月光皎洁,透过树叶,打在欢喜的小阳台上,影影绰绰,晚风吹过,树枝摇摆,欢喜就在这树影摇曳中,单手托着腮,靠在栏杆上,望着沈妄城。

    看着这样的欢喜,沈妄城真希望,时间可以定格在这一秒。

    “你怎么还不走啊?”欢喜声音轻柔,让这样静止的画面,再添一分美好。

    “那张卡,我放在了你的书包里。”

    卡……欢喜忽地站直了身体,沈妄城说的应该是在车里的时候要给她的那张让她随便花的黑卡。

    “你,你,你站在那里别动,我把卡给你扔下去。”这诱惑太大了。

    她感觉住在自己心里的那只邪恶的小恶魔,就快要打败另一只正义的小天使,然后支配她的大脑,收下这张黑卡。

    她要在小恶魔打败小天使之前,赶快把这魔物还给沈妄城。

    “车是秦聿的”,沈妄城的声音,再一次在静谧的苍穹之下响起。

    欢喜站住,不解地望着楼下的沈妄城问道:“什么意思?”

    沈妄城倚靠在车上,不疾不徐,“你今天下午,弄坏后视镜的那辆黑色超跑,是秦聿的。”

    “什么?”欢喜的嘴巴快要赶上天上的月亮大了。

    “那车不是徐梓桀他们开来的吗?怎么是秦校长的?”

    欢喜心想,完了,这下是真的闯祸了,打架斗殴就算了,还把校长座驾的后视镜给拽了下来去砸别人的头……

    沈妄城继续慢悠悠地开口道:“后视镜维修,官网报价,80万。”

    欢喜眼前一黑,小恶魔彻底打败了小天使,占据了她大脑的高地。

    她进屋,从书包里拿出那张黑卡,再次走到阳台上,手里握着黑卡朝着沈妄城挥了挥,声音极度甜美,“谢谢沈叔叔给我的惊喜,那我就勉为其难收下了。”

    沈妄城没有忍住,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旋即立刻收回,一张颠倒众生的脸,恢复往日的淡漠疏离。

    “你倒是也给了我个惊喜。”沈妄城继续道。

    “什么惊喜?”

    “你书包里不放书,放了一块砖?”

    他声如珠玉落盘,用最平静的语气说出来,欢喜却是忍不住站在阳台上哈哈大笑起来。

    笑罢,方开口道:“沈叔叔,天色不早了,你早点回去休息吧”,她伸手朝着楼下的沈妄城挥了挥,“沈叔叔,再见。”

    沈妄城看着欢喜心想,虽然他还没有合格,但现在这样,也挺好的。

    *****

    城南徐家。

    一辆红色兰博基尼,一个急刹车,停在了徐家别墅前。

    车上走下来的女人,二十几岁的模样,踩着12厘米的恨天高,大红色鱼尾礼服,衬得她腰身婀娜多姿,披散在肩上的大波浪,瀑布般倾泻而下,手里拿着爱马仕今年新出的限量版皮包,按动了门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