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6.欢喜对她只有三个字:非好感
字体设置
    越过琴社的授课时,里面又一间琴室。

    琴室内两面相对着的墙上,挂满了古琴,大概有二十多架。这些古琴大多是紫檀制成,这间屋子,欢喜甚至可以闻到紫檀的香气。

    “看来你们家的斫琴师很喜欢紫檀。”欢喜对领路的迎宾小姐道。

    “我们家的斫琴师是拿过大奖的,我们家的古琴品质也是有保障的,都是纯手工打造。”

    这迎宾有点儿答非所问,看来也并不是太内行。

    她不内行不要紧,欢喜自己懂行就够了。

    这古琴看起来确实品相不凡,可光用看的,欢喜几乎就可以判断出来每一架古琴弹出来的音色大体如何,放眼望去,没有一架古琴达到了欢喜心中上乘古琴的标准。

    这就是罗城最好的琴社做出来的水平吗?看样子名声都是炒出来的。

    也难怪,会建在这样一个商厦顶楼,一年租金就够贵的了,不商业化怎么维持。

    可一旦商业化了,古琴的味道就变了。

    欢喜正想着,突然在琴室的隔壁茶室传来了一声古琴响。

    只弹拨这一下,就吸引了欢喜的注意力。

    亮而不躁,柔而不虚,厚而不闷。

    欢喜朝着里面的茶室走去。

    掀开帘幕,坐在古琴前的女人,让她有些意外。

    她并非是以貌取人之人,可说实话,这女人的气场与这间茶室有些格格不入。

    她穿着时尚,耳坠上硕大的钻石光彩夺目,硕大的墨镜几乎遮住她半张脸,弹拨古琴的指甲像是刚做的,修建精致,涂抹大红色的指甲油,浓郁的香水盖住了屋内紫檀的香气。

    看了看她面前的古琴,欢喜忍不住问身后的迎宾,“这架古琴多少钱?”

    迎宾面露难色,“这架琴算是我们这的上品了,售价在12万,但是这位女士先看中了……”

    迎宾话说一半,欢喜心下想笑。

    别说这女人先看中了,就是没有人看中她也不会买,12万……她现在可拿不出那么多钱来,总不能真的去刷沈妄城的那张卡吧。

    “我也就是随口问问。”

    “没关系,我让给她。”

    屋内女人声音响起,欢喜看向她的时候,她已经将墨镜摘了下来,巴掌大的小脸妆容精致。

    李君怡瞪大眼睛咽了咽口水,不是吧,在这里居然还能看见明星!

    她拽了拽欢喜的胳膊,“我没看错吧,那不是晚晴嘛。”

    “晚晴……是谁啊?”欢喜仔细搜索了一下自己的大脑。

    她虽然一向记不住人名,可这女人长相妖娆妩媚,如此出众,她总该有印象的。

    她摇了摇头,这人她没见过。

    “晚晴你都不知道你是不是当代年轻人?她可是现下最红的小花了。”李君怡解释道。

    欢喜很少看电视,更不会看娱乐新闻,所以这些个明星对她来说都是陌生的。

    欢喜耸耸肩,对晚晴道:“不用了,君子不夺人所好。”

    “古琴可以让,人,也能让吗?”晚晴的话意味深长。

    她们第一次见面,她作为一个公众人物,在公开场合跟她探讨这种问题,欢喜再不上道也清楚,这人多半就是冲着她来的。

    果然,没等欢喜开口,晚晴继续道:“韩小姐,坐下我们聊一聊吧。”

    茶室里的光线有些暗,可却丝毫挡不住欢喜对面坐着的这个女人的光芒。

    李君怡识趣地打算退出茶室。

    走出去的刹那,不忘抬头看了一眼坐在茶桌两侧的女人。

    这两个人无论走到哪里,回头率都会拉满。

    可是两个人的美,又是截然不同的。

    晚晴美的惊艳,是一种侵略性极强的美,而欢喜美的自然,她的美不争不抢。

    如果让她选,她还是喜欢欢喜这种美人。那种骨子里带着自信的美,是晚晴身上没有的,她不需要争奇斗艳,她只需要静静坐在那里,就足够招蜂引蝶的。

    李君怡想了想,又走回到欢喜的身边,将自己的书包递给了欢喜,“我去洗手间,你们慢慢聊,书包先放你这里,我不背着了。”

    欢喜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李君怡,李君怡轻轻朝她眨了下眼,两人心下皆了然。

    李君怡退出茶室后,晚晴将一杯茶推到了欢喜的面前。

    “我不爱喝茶,品不出好坏,不过看这琴社的格局,这茶应该也不赖,自作主张给你倒了一杯。”

    欢喜看了看面前的茶,没有搭话,径自开口道:“我们应该是第一次见面吧,你怎么知道我姓韩?”

    她开门见山。

    从第一眼看到这个女人的时候,欢喜头脑中就蹦出三个字“非好感”,这种感觉是没有缘由的,他们甚至还没说过一句话,不过是打了个照面而已。

    女人总是又这种独特的本事,学者称之为第六感,欢喜的这种第六感总是很准,她在心中已经将面前这个叫晚晴的明星归类为不喜欢接触的行列中。

    晚晴扯出一抹笑,“我们确实是第一次见面,不过,韩小姐的大名可是在我们徐家响当当了。”

    晚晴说到“徐家”的时候,故意将语速放缓,拉着长音。

    欢喜这下明白了,敢情这个晚晴不止是明星,她真正的身份是徐家人。

    她嘴里的徐家应该就是城南徐家了。

    这样一想,她在他们徐家出名再正常不过了,毕竟他家两个孙子被她修理得不轻。

    “所以,你是来替那两个东西找我讨要说法的?”

    欢喜开口,语气不善。

    晚晴并没有被欢喜激怒,她的教养看起来要比徐家那两个不肖子孙好很多。

    “你也说了,那两个是东西,我没必要特意为他们跑一趟。”

    “那你找我什么事?”

    晚晴拿起面前的茶杯,啜了一口,体态在这举手投足间也丝毫没有变动,腰杆笔直,椅子只坐三分之一,双腿弯曲并拢向右侧倾斜,动作优雅。

    细长卷曲的睫毛煽动两下,她放下手中的茶杯,不再是细尖的嗓音,而是甜的发腻的嗲音,轻轻唤了一声“妄城”。

    尽管欢喜一直防备着面前这个女人,可在她用那样暧昧的语气说出“妄城”两个字的时候,欢喜原本也要去拿茶杯的手,还是顿了一下。

    微不可察,却被有备而来的晚晴精准地捕捉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