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7.原来她只是用来过度的
字体设置
    晚晴轻咳了一声,欢喜的反应倒像是一种鼓励,让她继续说下去。

    “那两个不争气的惹了妄城,我也很生气。妄城在气头上,放下狠话要我爷爷亲自道歉。我想,这事毕竟是由韩小姐引起的,你看你能不能大事化小,你可以提条件。”

    话音落下,晚晴伸手摸了摸面前的古琴,似乎在暗示欢喜,她将事情压下,作为回报琴就是她的了。

    欢喜想起来昨天沈妄城领着她离开之前说的话,但是没想到,徐家的人会真的找上她。

    她一口一个“妄城”的叫着,听起来甚是亲密,她大可以自己去找沈妄城,何必通过她呢。

    欢喜每次说“妄城”的时候,欢喜都没来由的烦躁,尤其联想到刚刚她说的那句“男人也可以让吗”,这话虽没明说,但这个叫晚晴的显然跟沈妄城的关系非同一般。

    见欢喜不说话,晚晴继续乘胜追击道:“要不,我替家里那两个不争气的,跟韩小姐赔个不是吧。”

    “不必了”,欢喜不想给她卖乖的机会,这是什么过时的白莲花戏码,多看一秒都是浪费时间。

    “我跟沈总,关系还没那么近,我也不像外面传的那样是她的未婚妻,他的事情我无权过问。从我这论,你两个弟弟都被我打进医院了,只要你们安分守己,我自然也不会没完没了。可如果从沈总那论的话,你找我没用,你得自己找他去。”

    晚晴的眼睛闪烁着异样的光。

    欢喜刚刚那段话仿佛给她打了强心针一样,没有关系、不是未婚妻、他的事她管不着……

    难道外面闹得满城风雨的消息是假的?还是眼前这个叫韩欢喜的女人故意推脱她的说辞?

    可这消息怎么会是假的呢?沈妄城为了娶她拒绝了跟徐家的联姻总是真的,她就是结结实实的受害者。

    “妄城自然说的是气话,如果真要爷爷亲自道歉,那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嘛,让别人看到了,恐怕就成了笑话了。”

    晚晴说每一个字的时候,都死死地盯着欢喜,想要从她不断变化的表情中得到更多她与沈妄城之间的信息。

    大水冲了龙王庙?言外之意,这沈家和徐家难不成还是一家人?

    欢喜冷笑,“我怎么没听说,沈家还有门亲戚姓徐呢。”

    “唉,这要从哪里说起呢,我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晚晴是我的艺名,我的真名叫徐梓晴,徐梓豪跟徐梓桀是我的弟弟。”

    见欢喜表情仄仄,明显是对她的自我介绍不感兴趣,徐梓晴表情微变。

    “确实,我是谁对你来说不重要,可是,原本我跟妄城是要订婚的。”

    欢喜抬眸,一束锐利的目光射向徐梓晴。

    徐梓晴对欢喜的反应非常满意,她挑了挑眉,笑道:“你一直在西市,不在罗城,有些事情你不知道,这也不能怪你。”

    “其实,在你回来之前,我跟妄城的婚约基本上已经定下来了,是沈奶奶亲自敲定的,沈奶奶不仅去过我们家,还来过我们剧组探班,就是昨天刚首映的那部《移山》。”

    欢喜放在桌下的手握成了一个小拳头,原来沈老夫人认准的孙媳妇不是她,而是面前的这个叫徐梓晴的电影明星。

    “我跟妄城的事情呢,比较复杂,准确的说,不是我们感情复杂,是沈家的之一集团比较复杂。你对之一集团了解多少?”徐梓晴继续问欢喜。

    这问题欢喜回答不上来,她只有在刚回罗城的时候,通过搜索引擎查过沈家,可百科上介绍的,是大家都知道的东西,更多内部的,欢喜就和所有人一样,并不了解。

    她的性格本就对豪门中的明争暗斗嗤之以鼻。

    她不回话,尽量保持冷静看着徐梓晴。

    “沈家现在的当家人看似还是沈奶奶,其实大部分的权力是掌握在妄城手中的。可是妄城毕竟不是沈家唯一的后人啊,沈奶奶一共有四个儿子呢。”

    只说了这么一个信息,徐梓晴已经得意的笑了出来,显然对面的这个小丫头,对沈家一无所知。

    “二叔呢,向来都不喜欢参与沈家的事情,自己在外面有事业,而三叔和四叔就不同了,他们对之一集团一直都是虎视眈眈。唉,就因为我们徐家的实力太强了,如果我跟妄城结婚的话,徐家就会成为妄城背后的强有力支持者,到时候三叔四叔就再没有翻身的机会了,他们在之一集团的权力只会一再缩水。就因为这样,他们极力反对我跟妄城的婚事,沈奶奶也是疼儿子的,架不住他们一直闹,为了让他们二位宽心,不给之一集团惹麻烦,只能先随便找个人稳住他们了。”

    说完,徐梓晴抬眼去看欢喜,看似是怕她生气小心翼翼,实则却是在等着看一场欢喜脸色大变的热闹。

    欢喜听完徐梓晴的话,只觉头皮发麻,一直麻到心上,麻到发冷。

    她当时只顾着躲沈妄城,匆忙办了入学手续,就一直生活在了学校里。

    她也一直好奇,沈妄城究竟为什么会要跟何家联姻还非要指名道姓地娶她。

    现在想想,就因为六年前捡过她掉落的发圈,这未免也太牵强了。

    她一直都沉醉在被沈妄城追求的美好中,竟然就信了他的鬼话!

    在这风云际会的罗城,在罗城变幻莫测的商场上打拼,每日做的都是与虎谋皮、虎口夺食的事情,这样的一个男人,怎么可能没有野心。

    在这些真正的豪门眼中,何家无异于破落户,而她一个破落户的弃女,怎么可能配得上他的野心。

    就像当年的齐墨一样,她当时是何家孤女的身份,不是也配不上齐墨的野心嘛。

    于是齐墨拿她作跳板,转头就去讨好了何季娆,将她这个孤女变成了弃女。

    难道她的脑门上刻着“可用于过度”这样的字眼儿吗?她怎么不知道她还有这样的功能!

    她想到这些,越发觉得头疼。

    但她要强忍着头疼,极力的克制,不能让坐在她对面的这个女人看了笑话。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