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8.她应该去做肛肠科大夫!
字体设置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徐梓晴特意来茶舍堵她,让她息事宁人是假,把这一切告诉她宣誓主权才是真。

    如果在徐梓晴的面前再丢人的话,那她就真的太失败了。

    欢喜调整了一下呼吸,努力与头疼做斗争,强装镇定道:“既然你与沈总还有这样一层关系,你自己去找他解决徐家的问题吧,我就先失陪了。”

    说罢,欢喜拎着李君怡的书包离开了茶室。

    走出梵净琴社,李君怡已经等在外面了。

    她看到走出来的欢喜一直在用小拳头敲自己的脑袋,大步走上前,“欢喜,你怎么了?你脸色很难看。”

    “就是头疼,我们先离开这里。”

    李君怡扶着欢喜,来到了二楼的咖啡厅,已经十分钟了,欢喜一句话不说,一直趴在桌子上。

    看她肩膀没有抽动,应该不是哭了。

    李君怡担心地握上欢喜冰凉的手,“我去给你买点药吧,布洛芬可以吗?我大姨妈来的时候肚子疼,别的药都不行,只有那个药管用。”

    欢喜晃了晃脑袋,这毛病是从12岁那年,她母亲出车祸时候落下的。

    她记得当时听到母亲车祸的消息,也是这样,突然头疼的厉害,继而大口地吐了出来。

    后来,她一遇到什么突发的糟心事,就会头疼,何家把她扫地出门的时候,她跪在大雨中,头疼的要炸开了,也还是不肯离开……

    慢慢她掌握了规律,每次头疼的时候,只要趴一会儿,既不会吐,头疼的症状也会减轻。

    半个小时后,欢喜晃了晃脑袋,头没那么疼了,她才慢慢坐直身体,正对着她的,是一张担忧的小脸,五官都快聚在一起了。

    欢喜勉强笑了笑,“没事的,我突然头疼,趴了一会儿,现在好多了。”

    “是不是晚晴跟你说了什么?”敏感如李君怡,这次她不再是委婉地开口,而是直接问欢喜。

    欢喜没有正面回答李君怡的问题,她反问道:“你书包里,除了录音笔,带电脑了吗?”

    “嗯”,李君怡点了点头,“昨天盛赞哥要带我去吃饭的时候,我怕有人动我电脑,毕竟电脑里的音频不能被人发现,我索性就把它背出来了。”

    “帮我个忙。”

    “你说,只要我能做到的”,李君怡每次只要做能够帮到欢喜的事情,都跟打了鸡血似的。

    欢喜有些欣慰,这大概是她今天唯一觉得开心的事情了。

    “帮我把刚刚我和徐梓晴的对话剪出来,然后发给我。”

    “徐梓晴?晚晴的真名叫徐梓晴?徐梓桀……徐梓晴……所以她是他姐姐?!”

    欢喜叹了口气,“唉,你怎么这么聪明呢,什么都能被你猜中,活该你成绩那么好。刚刚也是,你居然能想到把书包留下来给我。”

    “我也是看她来者不善,担心你吃亏,毕竟这种事情我经历很多,比较有经验。”李君怡苦笑。

    适才,李君怡明明要走出茶室,复又折回来将书包递给了欢喜,她冲欢喜眨了下眼睛,欢喜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将书包接过。

    书包里有李君怡那只24小时都开机的录音笔!

    看来不光是她,就连好脾气的李君怡对徐梓晴也是“非好感”。

    李君怡带着耳机,在剪辑音频的时候自然也是听到了徐梓晴在茶室里跟欢喜的对话。

    她将剪辑好的音频发给了欢喜,满脸踌躇。

    欢喜见李君怡犹犹豫豫欲言又止的,对她道:“有什么话,就说吧。”

    “欢喜,我觉得她说的不对。”

    “什么不对?”

    “她说的沈总的事情,不对。昨天我跟盛赞哥一起吃饭的时候,他说的最多的就是沈总对你有多上心,他说你是沈总的初恋,他说沈总为了等你,一直单身,足足等了你六年,导致他一个三十岁的大男人连谈恋爱都不会,还要他教,盛赞哥还说……”

    “君怡”,欢喜打断了李君怡说的话,她现在不想听沈妄城的事情,“我上过同样的当,一次,就不会再让自己上第二次当、受第二次伤,我不会相信任何人。”

    欢喜嘴角微勾,声音轻袅,可明亮的眸子里尽是冷漠。

    李君怡不想惹欢喜不高兴,也没再多说什么,但在她心里,徐梓晴说的话她一个字都没有相信。

    不想让自己的情绪影响别人,欢喜又晃了晃自己的小脑袋,觉得没什么问题了,她扯出一个不怎么好看的笑,对李君怡道:“我们吃饭去吧,想吃什么姐请你,顺便等那米,下午我们好一起去看看岑明哲那个小倒霉蛋儿。”

    说到岑明哲是小倒霉蛋儿,想想岑明哲是怎么受伤的,欢喜和李君怡不约而同笑了起来。

    他们没有注意,此时咖啡厅正对着的扶梯,一个戴着口罩鸭舌帽墨镜的女人正坐着扶梯下来,这女人透过落地玻璃窗看向咖啡厅内的两个人。

    刚刚在茶室明明就要撑不住了,现在还有心思在这里笑?装出豁达的样子给谁看?

    徐梓晴将头转过来,不再看咖啡厅的方向,坐着扶梯到了地下停车场。

    她刚说的话虽然是为了刺激欢喜,可也不都是假的。

    至少沈三爷、沈四爷忌惮沈妄城与徐家联姻的事情是真的,要不是这两个老东西出来捣乱,也不会搅了她的好事,现在,她已经是名正言顺的沈夫人了。

    不过欢喜今天的反应,又证明她还有机会,这一趟算是没白来。

    *****

    “火锅,欢喜,我想吃麻辣火锅,牛油锅底的!”李君怡也不跟欢喜客气。

    欢喜低头轻笑,也是自嘲的笑,这答案……

    昨天她和沈妄城在一起吃火锅的情景还历历在目,相隔还不足24个小时,一切却已经天壤之别。

    李君怡会说麻辣火锅,也是因为知道欢喜爱吃。

    她站起身,搂着李君怡的脖子道:“走,姐请你吃火锅!”

    连着两天吃火锅,欢喜的肚子彻底抗议起来。

    她觉得她不应该去学古琴考艺术生,她应该去学医当个肛肠科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