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9.徐家出事了
字体设置
    吃过饭后,欢喜已经跑了三趟厕所了,她遭罪倒是次要的,关键这火锅在她肚子里也没存住啊,白瞎了……

    那米在接到李君怡电话后,拿着藿香正气水急匆匆来找她们。

    “老大,你喝这个吧,管拉肚子的,可好使了,我妈管它叫神药,喝完就能舒服一些。我特意给你买了不含酒精的,没那么难喝。”

    欢喜接过那米递来的药,尽管已经有些虚脱,但看着那米的眼神依旧锐利。

    “那米,你今天不会又当奸细,把我的事情告诉沈妄城了吧?”

    那米看看李君怡,从李君怡递给他的眼色中,他大概已经猜个七八,看老大这难看的脸色,八成是跟沈叔叔吵架了。

    他赶紧摆正立场道:“老大,你放心,我着急给你送药,还没来得及跟沈叔叔说呢。”

    欢喜喝完药,颤颤巍巍地站起来,一只脚踩在椅子上,气场不能输!

    “我告诉你,以后我的事情不许再跟沈妄城讲,要是敢说,咱俩不仅做不成朋友,徐梓桀看到了吗?到时候我抓一窝老鼠来,保证你比他还惨。”

    欢喜说完,肚子又开始咕噜咕噜地叫起来,她捂着肚子冲向洗手间,那米看着欢喜的背影,咽了咽口水。

    *****

    军区大院,岑家。

    岑老夫人跟沈老夫人相识几十年,是私交甚好的朋友。

    岑家,一门将才,屡立战功,在尚国,地位绝不低于七大财阀。

    而很多时候,沈家在商场上的决策,也离不开岑家的内部消息。

    名门大多如此,说是不要拉帮结派,可多数还是勾连牵绊的,为的是相互依存,多一层保险,多一层安全。

    “之瑶啊,我看着妄城就觉得,咱俩是真老了。”顾望月笑道。

    沈老夫人也笑了起来,眼角皱纹不可避免的堆叠在了一起。

    活了这一把岁数,站在这样的一个位置上,会叫她一声“之瑶”的,除了岑家这位老姐妹,再没谁了。

    “我看见你那个小孙子,更觉得时间过的飞快。好像昨天,他还是在地上爬的样子呢。”

    两个老人家,在一起难免感慨岁月。

    “别提那个,气都要气死了,不如不长大了。”

    顾望月在沈老夫人面前也不怕丢人,将小孙子岑明哲骨裂受伤在家的事情从头到尾学了一遍。

    “你说他那个爹狠不狠,再怎么脚上没数,也不能把我的宝儿给踢伤了啊,气的我,当天晚上就给他轰出去了,到现在还没让他回家呢。”

    “哈哈哈”,沈老夫人被顾望月的话逗得大笑起来,“你们家从来都是这么热闹的。不像我们家,也就妄城有空会回来吃个饭,偶尔陪我出来走走。”沈老夫人说着,睇了一眼身旁的沈妄城。

    沈妄城没什么表情,坐在那里听着两位老人家聊天。

    “还是妄城出息,有他在,之一集团不用你操半点心,你再看看我家,有时候看的我又心烦又心累,我都懒得管。妄城眼光独到,当时城南五环边上那块地,他硬是忍得住不动折扣肥肉,没参与投标,最后让徐家给拿下了,那块地你们还有印象吗?”

    顾望月说着拿起面前的咖啡啜了一口。

    沈老夫人没有搭话,倒是一直沉默不语的沈妄城开口道:“有印象。”

    沈老夫人不说话,是因为她不愿意提起这件事情。

    当初,她听说这块地政府要出售,就竭力劝说沈妄城去竞标,当时沈妄城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

    后来,跟徐家的联姻老三老四捣乱也就算了,沈妄城还给她弄回来个小欢喜,说是非她不娶,这联姻的事情也就打了水漂。

    这事情是沈家亏欠徐家,作为补偿,沈家退出了那块地的竞标,原本那块地最有力的两个竞争者就是沈家与徐家,沈家一退出,徐家仅以最初的官方报价不费吹灰之力拿下了那块地,行内人都清楚,沈家退出了这招标会实际就是个过场了。

    能够以那样的价格拿下城南五环边的那块地,徐家这是占了大便宜,就算联姻不成,沈家也是仁至义尽了。

    “跟你们偷偷说,那块儿地出问题了。”

    顾望月将声音压低,“国土局那边收到了举报信,那块地的问题很严重。”

    顾望月的二儿子是国土局的局长,所以在政府对土地规划这一块儿,靠着沈老夫人与顾望月的交情,沈家总是能够最早的得到一些内部消息。

    沈老夫人屏气凝神,听顾望月娓娓道来。

    “举报人称,那块儿地下面有一条地下河!”

    “什么?”

    饶是沈老夫人商界驰骋这么多年,这消息还是让她大吃一惊。

    竞标之前难道地下河没有勘测出来?这种技术问题,国土局那边怎么会犯,除非是故意看测不出来。

    如果是真的,徐家这次可有大麻烦了。

    顾望月调整了下坐姿,继续道:“据说,负责勘探的官员收了徐家的钱,把地下河的事情给瞒了下去,统筹规划书上面压根一个字没提,勘测的结果就是适合开发建设。今天,国土局收到举报信后,立刻成立了调查小组,现在城南那里的工地已经停工了,全面配合政府调查。所以说,妄城还是有眼光的,这地不去抢就对了。”

    沈老夫人心里突然有个可怕的想法,他看了看沈妄城,却见沈妄城好整以暇坐在那里,脸上没有流露出任何的诧异,联想到昨天徐家的人险些伤了欢喜,她知道这件事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这太像她这个孙子的做事风格了。

    毕竟是在岑家,沈老夫人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转过头来,看向顾望月,关心地问道:“你家二公子,没受牵连吧?”

    “他啊,他跟这件事情边儿都没沾,从立项到最后敲定签字,他当时都在外地出差呢。还好他出差了,不然城南这件事情,他铁定跑不掉。”

    沈老夫人不问还好,她一听顾望月这么说,已经基本能够确定,这件事情就是出自沈妄城之手。

    她这个孙子的高明之处就在于,他想整垮徐家,却可以把他要保的人摘出来,撇得干干净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