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0.不期而遇
字体设置
    徐家那么大的产业,想要找出点儿错又可以不牵连沈妄城要保的人,以沈妄城的手段,太容易了。

    沈妄城跟岑家二公子的私交不亚于沈老夫人与顾望月,这么严重的事情二公子能够全身而退,就是最好的说明。

    沈老夫人与顾望月正说着,岑家的保姆走了进来。

    “夫人,小少爷醒了,说是下午会有同学来看他,他要请同学出去吃饭,就不在家吃了。”

    顾望月挠了挠头,她拿这个孙子一点办法都没有。

    认识岑家的都知道,这孙子是顾望月的心头宝,在她的心里,没有任何事情比她的这个孙子重要。

    “出去吃饭怎么行,他还伤着呢。你去跟他说,留同学在家里吃饭,你们多准备点儿好吃的,这还是他第一次让同学来我们家,别给他丢了面子。”

    沈老夫人看着顾望月紧张的样子,忍不住笑着指了指她,“你啊……你就惯你这个孙子吧。”

    “你不知道,臭小子情窦初开,在他们班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子,整天就一门心思惦记人姑娘。他倒是不瞒我,什么都跟我说,他看上那女孩儿你说怎么着?”顾望月的语气透着神秘。

    沈老夫人顺着她问道:“怎么着?”

    “那姑娘比她大了5岁!之前升高三的时候,家里出了事就休学了,现在又回来重新念高三了。”

    “我是没说什么,说多了明哲还不乐意听,何必讨那个没趣。他不过才17岁,根本就不是长情的年纪,到时候等他一毕业,他说不定自己就先把人姑娘给忘了。”

    沈老夫人听顾望月的话,越听眉头皱的越紧,“我没记错的话,明哲应该是在401中学读书吧。”

    “对啊,三年十二班。”

    沈老夫人再一次看向自己的孙子,那张扑克脸坐在那里依旧没有什么表情。

    顾望月聪明,知道不惹自己的宝贝孙子生气,不多说一句,她也不是笨人,不去触沈妄城的眉头,反正他人就坐在这里,该听的也都听到了。

    他自己的媳妇被别的臭小子惦记着,他也应该有点危机感了。

    今天这一趟岑家,算是没白来。

    欢喜在出租车内,一路都靠在李君怡的肩膀上,三魂七魄像是丢了一半。

    如果不是答应了岑明哲今天会来,她现在一定回宿舍躺着去了,哪怕面对那张世界地图。

    车子开到了军区大院门口,看守大门的是两名军人,其中一人将车子拦下,那米告诉他是来看岑明哲的,在门口抵押了身份证,他们一行人才被放行。

    这还是欢喜第一次进军区大院,这阵势也是第一次经历。

    没想到这里管的这么严,平时看岑明哲那么吊儿郎当的一副活不起的样子,谁能想到,这小子居然将门出身。

    在那米的指引下,车子行驶到一栋独栋小洋楼前。

    此时,岑明哲已经等在了小洋楼的门前,手还在扶着腰,站的不是很挺拔,背脊略微佝偻着,见到欢喜下车,一瘸一拐走上前。

    “欢喜,你没事吧。”

    他的表情除了关心就是自责,昨天欢喜被堵在校门口的事情他已经听那米说过了,他当时恨不得给自己两拳。

    他如果不任性跑去烧烤摊喝酒,也就不会被他老子踢成骨裂不能上学,如果他在,怎么可能由着那些人欺负欢喜,更不可能最后让沈妄城出了风头,成了救美的英雄!

    “我没事,我能有什么事”,欢喜上下打量了一下岑明哲,憋着笑道:“有事的应该是你吧。”

    虽然下车的时候,岑明哲看欢喜脸色不好看,可欢喜现在冲他笑了,他也就放心了。

    “我家保姆做了好多好吃的,她手艺可好了,你快进来尝尝。”岑明哲拉着欢喜的手朝小洋楼走去,热情洋溢。

    欢喜有些别扭,她本想甩开岑明哲,可是她看到岑明哲一只手牵着她,另一只手还捂着尾椎骨,走路都不利索还要领着她,她又有些于心不忍,就任由他拉着自己。

    背后那米的声音带着愤愤不平,“我说岑明哲,你好歹也做做样子嘛,你就没看到老大的身后站着的我们?没有我们老大自己才不会来看你呢,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真没良心!”

    听到外面嘈杂的声音,沈老夫人看看顾望月道:“我跟妄城先走了,你这小孙子的同学第一次来,你还不得好好招待招待,省的你小孙子不高兴!”

    沈老夫人笑容突然僵在脸上,她意识到什么,抓着顾望月的胳膊问:“知道来看明哲的是什么同学吗?”

    “这我可不清楚。”

    三个人一行从后花园走进一楼客厅,刚好看到岑明哲拉着欢喜的手,从外面进入小洋楼。

    几个人,不期而遇。

    “沈……沈叔叔……?”最先开口的是那米。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提议来看岑明哲,居然会在岑家碰到沈妄城,沈老夫人居然也在。

    “沈,沈奶奶好。”那米吓得有些结巴,手足无措的竟然给沈老夫人鞠了个躬。

    沈老夫人轻轻颔首,但显然,她的注意力没在那米身上。

    欢喜如那米一样震惊,谁会想到在岑家还能碰到沈老夫人跟沈妄城呢。

    她尴尬地想要抽回手臂,可是岑明哲却握的越发用力了。

    “松手啊”,她小声提醒岑明哲,可岑明哲没有任何要松手的意思,他略带不服气的看着沈妄城,对上那双森寒骇人的眼睛,并没有退缩的意思。

    屋内本就因为突然的相遇格外安静,欢喜即便说的声音很小,可大家都听得到。

    两位长辈都是人精,自然看出岑明哲对欢喜的感情不一般。

    沈老夫人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沈妄城,他眸子里尽是冷漠,散发着阴森的寒光,她了解她的孙子,他……生气了。

    他越是愤怒,表情就越是冷漠,但他心里蹙着一团火,那团火可以燃烧一切。

    沈老夫人握了握手心,如果沈妄城真的在岑家对岑明哲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即便她是他的奶奶,她也阻止不了他。

    趁着事态还没如此恶化,她嘴角上挑,露出一个惊喜的笑容。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