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2.能听听我的解释吗?
字体设置
    沈妄城坐在欢喜的对面,幽暗的眸子微微眯了眯。

    “左手手腕是岑明哲握的。”

    他的语气明显带着……胜利的得意?

    仿佛是在说,看吧,还是我对你好,我都没有弄疼你……

    欢喜气鼓鼓地撅着嘴,换到另一只手,用左手揉着自己的右手手腕,跟沈妄城做着无声的抗议。

    沈妄城对她还是有些了解的。

    她就算是平时无法无天惯了,却是懂礼数的人,奶奶无论说什么做什么,她都不太好意思拒绝,更不可能在那么多外人的面前公然拒绝奶奶的好意。

    很明显,今天发生了一些他不知道的事情,惹了她生气,她这脾气,八成是冲着他来的。

    可是他就没有脾气了吗?

    他从岑家后花园进到岑家客厅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岑明哲牵着她的手!

    如果不是顾及她的心情,就算是岑家的小孙子,他今天也绝不可能善罢甘休。

    她确实还没有接受他的追求,但并不代表他就能容忍她与别的男人如此亲近。

    没有人知道,在看到两只牵着的手时,他心中骤然升起一团火,让他想要把岑明哲碾碎。

    他的脾气,又该找谁发去?!

    沈妄城的手机在这时响了起来,一条微信消息。

    那米发来了一段音频。

    他并没有要瞒着欢喜,点开音频,直接公放。

    徐梓晴的尖细却又故意压低放平的声音在沈妄城的座驾内响起。

    那些欢喜上午才听过一遍的话再次化成利刃向她刺来。

    没想到这么快就被背叛了……欢喜扯出一抹惨白的笑。

    李君怡背叛了她,将音频给了那米,那米也背叛了她,将音频发给了沈妄城。

    这一气呵成的操作,欢喜用脚指头都能想到。

    究竟是沈妄城势力骇人,还是她韩欢喜就不配被人真诚相待呢?

    音频放完后,沈妄城眼露寒光,面容森冷。

    城南徐家……很好。他们既然一次两次的不知死活,那就怪不得他了。

    “听完了?沈总可还有什么要解释的?”欢喜冷漠的语气,让沈妄城叹了口气。

    “没什么要解释的。”

    欢喜自嘲一笑,“所以,徐梓晴说的都是真的咯。”

    “嗯,奶奶确实最开始想要选徐家联姻,沈叔义与沈季义也确实忌惮我背后增添徐家的助力,他们闹起来奶奶也确实动摇了与徐家联姻的想法。”

    欢喜深吸一口气,他倒也不欺瞒,在她面前全都承认了。

    也对,她不过就是个用来让人放宽心的过度品而已,他又有什么理由要顾及她的感受,他甚至连说谎话哄哄她都嫌麻烦。

    “停车!”她身体虚弱,喊出的声音不似从前声如洪钟,“我让你停车!”

    她的态度却格外的坚定,身上竖起一道屏障,脸上的惨败再次加重了几分。

    欢喜再怎么折腾,只要沈妄城不开口,司机就不会停车。

    也许因为吃的东西都排了出去肚子里面空空如也,也许因为头痛没有办法得到缓解,也许因为情绪太过激动,欢喜拍了几下车,喊了几声后,只觉得眼前一黑,软软的倒了下去。

    意识消失之前,她感觉自己跌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

    欢喜醒来的时候,外面天色已黑。

    她意识还有些模糊,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正身处在一个陌生的房间,房间黑白主调,简约大方。

    她揉了揉头,意识彻底恢复。

    一个陷入昏迷的女孩子醒来以后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任谁也会吓得清醒了。

    她“忽”地坐了起来,身边响起熟悉的声音。

    “醒了?”

    一只宽厚的大手抚上她的额头,“还是有些热。”

    欢喜歪头躲开沈妄城,“这是哪儿?”

    “我家。”

    “我都晕倒了,你不送我去医院,带我来你家?你就算是拿我应付你三叔四叔,五六七八叔的,也不差那点儿医药费吧。好歹我也被你利用了一场,沈总还真是小气的很呢。”

    “咳咳……”

    两声陌生人的咳嗽声吓的欢喜一个机灵,歪头向右侧看去,在床头处站着一个女人。

    三十岁左右的样子,面容姣好,气质稳重,穿着得体。

    “你好,我姓吴,是之一疗养院的一名医生,也是沈家私人医生团队的一员。我刚刚给韩小姐检查过了,是典型的肠胃感冒,伴随低热。”

    欢喜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沈家的私人医生团队的一员……

    她居然还叫嚣着沈妄城太小气,不肯送她去医院。

    估计这吴医生站在旁边大牙都要笑掉了。

    似乎看懂了欢喜的内心活动,吴医生依旧保持着职业式的微笑,对欢喜道:“韩小姐已经昏迷六个小时了。您晕倒后沈总将您送到了之一疗养院,虽然是疗养院,但是我们那里的医疗水平远高于罗城的任何一家医院,这一点您可以放心。检查后发现是肠胃感冒引起的低烧,加之您情绪激动身体虚弱才晕了过去。”

    “这种病不需要住院,回家好好修养就可以了,所以沈总将您带了回来。”

    欢喜默默点了点头。

    这吴医生一丝不苟的样子,让人信服。

    “为什么还是有些低热?”沈妄城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

    “退烧需要一个过程,只是低烧,并没有什么大碍,用过药明天早晨一定会退烧的。韩小姐以后吃东西要注意一些,辛辣的尽量少吃,如果要吃,也不要连续两天都吃辛辣的食物。”

    吴医生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后,识趣地离开了沈妄城的房间。

    屋子里恢复了宁静,欢喜掀开被子想要离开。

    “都把自己折腾出病了,还没闹够吗?”沈妄城眉宇间染上了一抹怒意,这是欢喜从没见过的。

    “我闹?沈总还真是会甩锅呢。”

    沈妄城的语气好像她在无理取闹一样。

    见欢喜就要下床,沈妄城握住她纤细的手臂,欢喜挣扎扭动,却听沈妄城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道:“别闹。”

    像是施了什么魔法一样,欢喜一时安静下来。

    “能听听我的解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