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5.像亲情,不同于主仆情
字体设置
    “什么叫没有?你沈家家大业大,一个馒头都舍不得给我吃?”欢喜撅嘴。

    “吴医生说了,你只能喝些清粥。”

    这也不能怪沈妄城,谁让她自己嘴馋呢。

    欢喜幽幽地叹了口气。

    她真的没吃饱,坐直的身体在听到只能喝粥的时候,就佝偻了下去,小手从被子里伸了出来,又去抓沈妄城的袖口,可怜巴巴地看着沈妄城,“沈叔叔,我~饿~(⊙﹏⊙)……”,声音拉的老长。

    沈妄城见不得欢喜受委屈,满心的心疼,却又不敢不遵医嘱,怕好不容易见好的欢喜,病情下滑,只得板着脸道:“那就……再喝一碗粥吧。”

    这两个人真是把“水饱”这件事情贯彻到底,沈妄城索性将粥锅端了进来,欢喜一连喝了三大碗粥,这才勉强有了些饱腹感。

    “我今天还要去一趟公司,你先自己在家待着,有事情找张姨就好。我已经给你请了三天假,等你好了我再送你回学校。”

    “三天?不用了,我已经好多了,下午就可以回去了。”

    三天假太久了,她本就不似学校的其他人,落下的功课还没补上。

    “不行,你回学校我不放心。你如果是担心功课的话,晚上回来我可以给你补习。”

    沈妄城走进卧室内的衣帽间,从里面拿出一条领带,一件西服外套。

    他将东西都放在了床上,将挽在手臂上的衬衫拉下,系上袖扣。

    拿起领带,修长的手指熟练地在喉结前绕了几圈,将领带结打好。

    欢喜看着在她面前表演着系领带的男人,一张颠倒众生的脸,配上上宽下窄的腰身,这典型的倒三角身材,胸膛也鼓鼓囊囊的,让她忍不住咽了下口水,将头歪向一边不去看沈妄城。

    她是外貌协会的,哪受得了这种诱惑?

    她才大病初愈,这男人就在她面前犯罪!

    沈妄城大手拿起床上的西服,走到欢喜的床前。

    他看着面前紧张的女人,为了躲避她的大手努力向被子里面躲,无奈又不甘地轻轻揉了揉她的发顶,“我去公司了。”

    如果他已经把她追到手了,他至少可以在离开的时候抱抱她,甚至是亲亲她……

    沈妄城将房门从外面关上,欢喜这才松了口气。

    她蜷起两条腿,双臂抱膝。

    她身上还穿着沈妄城的白衬衫,欢喜忍不住深深吸了一口气,是属于他身上冷凛的味道。

    她转身在床头柜上拿过上面的窗帘遥控器,将落地窗帘打开。

    阳光照进来,欢喜忍不住下床走到窗前向外张望,这里果然不是沈家的半山别墅。

    “咚咚咚”,敲门的声音响起。

    想着自己只穿了沈妄城的一件衬衫,欢喜小跑回床上,被子都盖好了才让门外的人进来。

    一名看起来五十岁左右的中年妇女,抱着欢喜的衣服走了进来。

    这女人笑容和蔼,平易近人,看面向是容易相处的人,欢喜对她的第一印象很好。

    “你是,张姨?”

    “不愧是韩小姐,冰雪聪明,一猜就猜到了。”张姨夸赞欢喜,但是并不让人觉得她是在奉承,看起来是发自真心的。

    “韩小姐,衣服已经洗好了。”

    叠的平整的衣服放在了欢喜的床边。

    欢喜不好意思道:“给你们添麻烦了。”

    “这是哪的话,怎么会是添麻烦呢,不过以后韩小姐还是要多注意身体,昨天可把我们少爷心疼坏了。”

    欢喜脸色染上红晕,微微将头低下。

    她有种感觉,这个人虽然是保姆,可她跟别的保姆又不太一样。

    沈妄城在说到“张姨”的时候,语气中有着尊敬。

    欢喜换上衣服,从沈妄城的房间中走了出去,来到了一楼。

    这栋别墅是园林风,院内粉墙黛瓦,石板青阶,引入了许多古建元素,空斗墙、观音兜山脊,高低错落,曲径通幽。

    信步回廊,可见锦鲤嬉戏于绿池之中,青松在侧,假山林立。

    这风格与沈家半山别墅大相径庭,欢喜也从来没有想过沈妄城居然是如此雅致清净之人。

    她正看得出神,只觉肩上一沉,一件淡青色斗篷披在了她的身上。

    张姨一脸笑意看着欢喜,“你生病刚见好,别再着凉了。”

    欢喜道谢。

    她有些想通了,这张姨究竟哪里不同。她虽然是沈妄城家里的保姆或者说是管家,可她与沈妄城看起来并不像是简单的雇佣关系,她对沈妄城甚至是对欢喜,都是发自内心的关心,像亲情,而不是主仆情。

    “张姨,您是沈叔叔的什么人啊?”

    张姨知欢喜话中所指,“我是保姆呀,从小姐还是姑娘的时候,就跟着小姐了,后来小姐嫁人,我就跟着小姐住进了沈家,再后来小姐跟姑爷出事了……我就跟着少爷来了这里。不过是少爷可怜我这么大岁数了还孤苦一人,对我稍微好些罢了。”

    她口中的小姐与姑爷,应该就是沈妄城的双亲了。

    果不其然,张姨对于沈妄城来说,并不只是保姆那么简单,这么多年一路照顾下来,沈妄城大概已经把她当成亲人了吧。

    “韩小姐”,张姨还要说些什么,欢喜却打断了她。

    “别叫我韩小姐了,就叫我欢喜吧。”如果她没猜错的话,沈妄城对张姨,要比对沈老夫人感情更深。

    他在说“奶奶”的时候总是很冷漠,可说到“张姨”的时候,反而很亲近。

    张姨脸上尽是满意的笑容,“怪不得少爷惦记了韩小姐六年,真是人如其名,让人看到就觉得欢喜。”

    欢喜被她说的有些不好意思,可她的话也再次印证了沈妄城的话并不是骗她的。

    从盛赞到张姨,跟沈妄城亲近的两个人都跟她说过“等了六年”这种话,她当时究竟做过什么呢,会让沈妄城对她念念不忘。

    这样一想,欢喜又觉得自己属实有些自恋了,嘴角挂上一抹笑意。

    “我还是叫您韩小姐吧,规矩不能乱。以后等您过门了,我再改口,叫您少奶奶。”张姨说罢,侧了侧身子,做了个请的动作,“韩小姐您这边请,少爷有东西要给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