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6.一定是有人故意要害她!
字体设置
    欢喜跟着张姨,穿过长廊,来到了一座假山前。

    走过山下拱桥,顺着石阶来到假山上建造的一座小亭子,亭子名曰:远香亭。

    向下看是小桥流水,向远眺望是绿树环绕,当真是水榭楼台。

    亭子中间的石桌上,放着一架古琴,欢喜眼尖,一眼便认出来,那是昨天她在梵净琴社看上的那架古琴。

    还以为这琴会被徐梓晴买走,没想到,沈妄城把它买了回来。

    想想也是,徐梓晴压根也没有买琴的打算,不过是去找她晦气罢了。

    昨天她还隔着这架琴与徐梓晴你来我往的过着招,今天这架琴就摆在了沈家院内亭子的石桌上。

    短短两天时间,一架古琴的命运就发生了改变,人的命运大体也如此,时间带来的从来不是岁月静好,相反却是突降变故。

    沈妄城出身豪门,家事显赫,他的起点是多少人奋斗一辈子也达不到的终点。

    可在十二岁那年,他失去了双亲,欢喜眉心突突跳了两下,这样的经历,让她有些心疼沈妄城。

    她想坐在石凳上,在这里抚琴一曲感念人生,张姨却是眼疾手快,在上面放了个软垫,才让欢喜坐上。

    “谢谢”,欢喜笑道:“张姨,这里只有沈叔叔自己住吗?”

    “是的,这处别墅是小姐在世的时候购置的,少爷翻修了一下就住在这里了。逢年过节会回半山别墅陪陪沈老夫人,其余时间都是住在这里。”

    欢喜点了点头,看来沈妄城跟他母亲的关系很好。

    她摸了摸身上披着的斗篷,质地丝滑,内里柔软,品质上乘,继续问道:“这里怎么会有女人用的物件?”

    张姨没忍住,嘴角含笑道:“韩小姐莫急,这是小姐从前的衣服,少爷从来不让别人碰的,但若是韩小姐就不一样了。”

    欢喜脸上再次映上了红霞,羞赧地低下了头。

    这张姨一定是以为她吃醋了……

    不过沈妄城母亲的生前之物,一定是极其珍贵的。沈妄城愿意给她用,张姨忠诚于他的母亲,也愿意,欢喜能够感觉到他们的善意,她想到昨天自己因为徐梓晴的话跟沈妄城闹了起来,还折腾到了之一疗养院,现下心里又气又自责。

    以后,要对沈妄城好一些了……

    “小姐生前也是极喜爱古琴的,总是弹给少爷和先生听。”张姨说着,眼眶有些微红。

    是啊,之前在沈家半山别墅的那间茶室里,欢喜就略微感觉到了,看来那茶室应该也是沈妄城母亲生前常常出现的地方,里面的那架孤品古琴,应该也是她的。

    如果没有那场意外多好,欢喜也想见见沈妄城的母亲,她们应该有着很多的共同话题。

    想到这里,欢喜抬手抚琴,弹了一曲《高山流水》。

    *****

    今日天晴娱乐公司,经理办公室。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必须把这件事情的热度给我压下去,花钱给我往下降热搜!”

    “喂,对对对还是我,您先别下架,我们这边在紧急公关呢,这个热度上不来的,事情没有那么糟糕,放心放心,您先给我们正常排片。就给我们一天时间?行吧,一天就一天,我们尽快解决。”

    “对对对,只要是能让娱乐圈震荡的大瓜,不管是哪家艺人的,我们现在都高价买,只要是实锤,价钱随便开!”

    今日天晴的宣发部经理、徐梓晴的经纪人以及助理,所有人都像热锅上的蚂蚁,尽可能的想办法把今天爆出的新闻压下去。

    可就像是有人作对一样,无论她们怎么砸钱降热搜,可这热搜第一名仍然是:徐梓晴片场辱骂军人,后面还用个暗红色的“爆”字。

    平时那些嚷着手里有各种猛料的狗仔们,今天也是见鬼的统一口径,一条有用的新闻都没有,想要靠另一个热点来压下这件事,显然这条路也行不通了。

    前天晚上,徐梓晴主演的电影《移山》才首映,首映完舆论一边倒的好评,昨天第一天公映,票房甚至打破了今年电影票房首日记录。这么好的成绩,后续宣传与舆论造势,今日天晴都已经安排妥当,就等着赚个盆满钵满了。

    这可倒好,新闻一出,影院就已经通知要把影片下架了,如果不是仗着经纪人这么多年在这个圈子积攒的人脉,争取了一天的时间,现在这部电影在电影院已经找不到了!

    大家都在忙碌,只有徐梓晴呆若木鸡地坐在那里,仿佛丢了魂一样。

    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情有多严重,曝光出来的是恶意剪辑后的视频,可是她手上没有原视频,凭空解释没人会相信。

    辱骂军人……别说一部电影了,如果这次公关处理不当,她以后的演绎生涯已经提前宣告结束了。

    如果不是那个女二号仗着自己嫁了个军官,又因为沈家退了与她的联姻,在她面前阴阳怪气,耀武扬威,她又怎么会说那些话?

    这些人怎么可以如此断章取义,她骂的只是那个女二号,还有她背后的靠山——那个她千方百计要嫁的军官,怎么传出来的视频就变成了她辱骂军人?

    视频……当时现场有人拍了视频,一定是有人故意要害她!

    她握着手机的手凉的像冰,她不住地颤抖。

    辱骂军人这种事情何其敏感,何其严重,这件事情恐怕要掀起民愤,再继续发酵下去,连徐家也帮不了她。

    徐家……

    “怎么办,热度根本降不下来,再这样继续下去……”徐梓晴的助理焦急地说道。

    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一整夜,现在到了讨论得最高点,她的手机快要被记者打爆了,公司门口从早晨开始就聚集了大量的民众,拉着横幅高喊“晚晴滚出娱乐圈”“向所有保家卫国的军人道歉”“下跪认错”这样的口号。

    徐梓晴低下头,不似从前那般高傲,她双手抱臂,像极了水中的浮萍。

    一片阴影挡在了她身前,经纪人低头看着她,一脸的挫败。

    “影院已经接到文化部的通知,要求电影必须下架,一场都不能放映,现在影院开始退票了。还有,徐老太爷刚刚给我打了电话,他打你电话一直打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