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7.她真的不想坐牢
字体设置
    徐梓晴的眼泪劈里啪啦的掉了下来,她知道她爷爷已经找她找疯了,但是他绝对不是关心她,他是来兴师问罪的。

    这部电影最大的投资商就是徐氏集团,而当初徐老爷子特意成立今日天晴娱乐公司,就是为了专门捧的她。

    现在电影赔了,公司赔了,她跟沈家的婚事吹了,她的事业很有可能就此停止。

    徐梓晴抹了一把眼泪,强行让自己理智起来。

    她必须要保住自己的事业。一个女人,没有了家庭的支持,失去了可以依靠的男人,她至少要保住她的事业,那才是她自己真正的退路。

    “这新闻是录像,画面是最真实的证据,我现在不能辩解,否则会引发大家更大的抵触情绪。给我开个新闻发布会吧,我亲自出来道歉。”徐梓晴异常冷静。

    倒是她的经纪人有些意外,从昨天晚上开始,大家守在这里都没有休息,他一点一点看着徐梓晴的状态从原本的还有些精神到消沉,他一度以为徐梓晴已经要放弃了,没想到她还想再挣扎一下。

    但是以他在娱乐圈多年的经验来看,这件事情的严重程度,不是圈内人未婚先孕、婚内出轨这种事情可以比的,有些错误犯了,时间可以让受众谅解,可有些错误,是永远没有办法被原谅的。

    “我安排新闻发布会,联系媒体,让公关把稿子拟好,不解释只道歉,把姿态放到最低,站直了挨打,尽可能的把损失降到最低。至于视频是怎么拍摄的,是不是断章取义,当时的情况是什么样的,我会找水军在网上带带节奏。你也调整一下情绪,联系一下徐老太爷吧,省的他惦记。”

    惦记?徐梓晴心里一声冷笑。她把手机关机,除了是不想被记者烦,另一个原因就是不敢面对她爷爷,她太了解自己的爷爷了,他从来都没有真正心疼过她。

    “还有”,似乎看出徐梓晴的犹豫,经纪人顿了顿继续道:“你要做好被立案调查的准备,如果调查结果属实,最坏的结果就是行政拘留。所以我建议你马上联系徐老太爷,动用徐家的律师团队,及时止损。”

    她终究是逃避不了徐家,逃避不了爷爷……徐梓晴掏出手机,准备拨通电话,办公室的大门突然被人推开。

    助理刚要喊保安,看清来人,立刻噤了声。

    办公室里面的其他人齐齐朝门口看去,瞬间也安静了下来。

    徐老太爷手握拐杖,脸色阴沉地走了进来,身边跟着的是他的儿子,徐梓晴的父亲。

    徐梓晴看了看满脸怒气的爷爷,将手机重新放回口袋中。

    她又看了看站在爷爷身旁、一脸谨慎、陪着小心的父亲,心中暗讽,真是没用。

    看来今天想要指望她父亲救她,怕是她已经被爷爷活剥了。

    她从沙发上站起来,朝着徐老爷子走去,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

    “啪!”徐梓晴的脸上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

    她的脸被打的歪向一侧,火辣辣的疼,果然,爷爷不会放过她。

    徐梓晴身子还没有站直,徐老爷子抬起握着拐杖的那只手,用力地杵在了徐梓晴的肚子上。

    胃部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拐杖的底部虽然是细圆的,可木制拐杖杵在她的身上,却是厚重的钝痛,她想伸手去揉一揉,却不料徐老爷子手臂向后一收,又用力向前,拐杖再一次地杵在了徐梓晴的肚子上。

    她不受力,一下子没有站稳,摔在了地上。

    看着连站都站不稳的徐梓晴,徐老爷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抬起手中的拐杖,朝着徐梓晴的身上就招呼了上去。

    他虽年岁大了,可手上的力道还在,他丝毫没有要手下留情的意思,用尽了力气抽打徐梓晴,整座办公室内回荡着徐梓晴的惨叫声。

    办公室里的人很多,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去拦一拦徐老太爷。大家都选择了沉默,不去看也不去管。

    直到他自己打累了,才停了手,走到沙发旁坐下。

    “看你生出来的都是些什么东西!”他冲着身边的儿子吼道。

    徐梓晴浑身颤抖,坐在地上,脸上的眼泪断线般的掉落下来。

    “你知不知道因为你泄愤的几句话,我们徐家赔了多少钱?”徐老爷子有些激动,话还没说完就猛烈地咳嗽起来。

    许久,徐老太爷气息才平稳,继续开口道:“别说投资电影和娱乐公司的钱打了水漂,你打开电视看看财经频道,徐氏集团的股票今天早晨一开盘,就跟吃了泻药一样地往下跌,就这一天,你知不知道我身价缩水了多少吗?!”

    赔钱……他只关心他赔了多少钱,却不会关心她这个孙女的死活!现在除了求这个爷爷,她又能有什么办法呢?她真的不想坐牢。

    徐梓晴抹掉脸上的眼泪,她跪直了身子,双膝前行,跪行到了徐老太爷的脚边。

    “爷爷,我是被人陷害的,那视频是被人恶意剪辑的。”

    “恶意剪辑?你第一天混娱乐圈的吗?公共场合不能乱说话,这点道理都不懂?接触到军政更是敏感,你一个字都不能提,这还用我告诉你?”徐老爷子刚平稳下去的情绪又上来了,他忍不住抬起拐杖又一次杵在徐梓晴的肩上,徐梓晴跪坐在了地上。

    “爷爷,你得帮我。”这话虽然是对徐老太爷说的,可徐梓晴并没有看她,她目光呆呆地看着地面。

    “我得帮你?徐梓晴,你自己问问自己,我徐家帮你的还少吗?我在你身上投了多少钱?可你呢?你给徐家的回报是什么?你TMD到底有什么用?”

    “爷爷,我是您唯一的孙女。”她不哭不闹,现在反倒格外的安静。

    “那又如何?”徐老爷子倒八字眉一挑,他像看怪物一样看着徐梓晴,她刚刚说的话简直匪夷所思。

    她是他唯一的孙女,那又如何?无论是谁,不能给徐家带来利益的人,都是一枚弃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