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8.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拳脚相向了
字体设置
    徐梓晴突然笑了,冷冷地看着徐老太爷:“爷爷,你说那又如何呢?我们现在,可是绑在一根绳上的蚂蚱,如果我被封杀了,徐家能好到哪去?如果我被刑事拘留,以后每一个想跟徐家合作的人,都会想到徐家有一个被关进去的孙女,想想这个孙女犯的事情,谁还会冒着名声被毁的风险跟徐家合作?不光是今天,以后的每一个开盘日,徐家的股票都会万里飘绿,一泻千里!”

    “啪!”徐老太爷照着徐梓晴的脸,又是一巴掌。

    “小贱人,进了趟娱乐圈长本事了,婊子生出来的,还是个婊子!一个小家雀还想啄老鹰?今天老鹰就让你看看,什么叫鹰击长空!你,”徐老爷子抬起手中的拐杖,指了指徐梓晴的助理道:“出去叫几个保安进来。”

    小助理一步都不敢怠慢,赶紧小跑着出去叫保安。

    不仅是徐梓晴,那个为徐家生了三个孩子却从未踏进徐家家门半步的女人,徐老太爷都恨不得把她们一起丢到南半球的黑人区,让她们自生自灭。

    少顷,四名保安走进办公室。

    徐老太爷不似刚刚的愤怒,他好整以暇地坐在沙发上,对徐梓晴开口道:“梓晴啊,原本我还有些为难,毕竟你是我徐某人的孙女,面子上总归是要顾及些的,但是现在,既然你翅膀硬了,学会威胁爷爷了,那爷爷也不用顾及这份祖孙情谊了。”

    说罢,徐老太爷中气十足地对着刚进来的四名保安道:“你们几个,把她给我丢出去!”

    “什么?!”

    不光是徐梓晴,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惊了。

    现在门外站满了人,今日天晴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了。

    除了想要拿到一手资料的娱记们,还有大批的抗议者,如果现在把徐梓晴扔出去,不外乎将羊丢进狼窝中,群情激愤下,这些人不把徐梓晴撕烂了才怪。

    而他们做出的事情,恰好又给娱记们制造了第一手新闻。

    这样一来,徐梓晴就彻底没有了翻身的机会了。

    徐老太爷向来心狠,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冲进今日天晴对徐梓晴拳脚相向了。

    她的第一部电影上映后,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徐老太爷第一次怒气冲冲地冲进办公室打了徐梓晴。

    第二次,是沈家取消了与徐家的联姻,当时徐梓晴才结束了某慈善晚宴的行程回到公司,徐老太爷手握皮带就冲了进来,那一次,徐梓晴被打的比这次还要惨。

    徐梓晴浑身颤抖,可以听到牙齿碰撞的声音。

    “你,你,你不能把我扔出去!”因为害怕,她歇斯底里地怒吼起来。

    “不能?哈哈,梓晴啊,我现在把你丢出去,转头就发布与你断绝关系的新闻,一来撇清徐氏集团与你的关系,二来让大家看看,我徐家在你犯错这件事情上的态度是坚决不纵容的,随后我再雇佣水军在网上带带节奏,你说外人是会夸我们徐家家风严谨还是夸我深明大义?到那个时候,你猜徐氏集团的股价是会涨还是会跌?”

    新闻播报:晚晴被今日天晴的保安架出公司,围在今日天晴门外的民众一拥而上,将她团团围住。直至警察到来将人带走。据目击者称,晚晴被带走的时候,身上带有明显伤痕,多处淤青。

    欢喜握着手机,看着徐梓晴被警察带走时候的狼狈样子,心里不免有些唏嘘。

    没想到她在沈妄城家里养病,昏睡了一夜,醒来以后居然发生了这么轰动的事情。

    她又低头看看手机里那个脸上还带着血迹的徐梓晴,这跟昨天她见到的徐梓晴,判若两人。

    她想了想,拨通了沈妄城的电话。

    电话响了两声就接通了,接电话的是葛特助。

    “沈总在开会,韩小姐有什么事情,我可以转告沈总。”

    “嗯……不用了,我就是问问他大概什么时候回家。”没想到接电话的是别人,欢喜看看时间,也觉得自己这么找沈妄城有些唐突了。

    毕竟是之一集团的总裁,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他其实不像她看起来的那么闲,平时应该很忙吧。

    “好的,我会告知沈总,韩小姐让他早点儿回家。”

    欢喜还没来得及反驳,电话就已经挂断了。

    这什么特助啊?她什么时候说过让沈妄城早些回家?!

    欢喜心里恨恨地骂了一句,沈妄城的特助怎么跟他一个德行,都不是什么好人。

    骂归骂,欢喜心里清楚,昨天的事情她对沈妄城确实有误会,加之她昨天生病他也寸步不离的照顾,总应该谢谢他。

    她心里突然生出一个想法,马上就要到中午了,她要遵医嘱什么都不能吃,但是沈妄城不需要。

    她让张姨做了些沈妄城爱吃的东西,放在餐盒里,欢喜带上它,来到了之一集团。

    这还是她第一次来到这里,这栋高耸入云的大楼,共88层,位于罗城的cbd,是罗城标志性的建筑。

    欢喜抬头向上望,一眼望不到头,这就是沈叔叔工作的地方啊……

    从1楼到88楼,这也是他们之间的距离,从出生就注定的距离。

    欢喜怀里抱着餐盒,手臂有些凉。

    今天变天,阵阵海风吹来,欢喜穿着的还是昨天穿的短袖,感觉有些冷。

    她缩了缩脖子,快步走进之一集团。

    刚走进去,就在大厅门口处,看到了葛特助。

    因为是葛特助亲自下来接欢喜,所有在场的之一员工都看向了欢喜。

    欢喜跟在葛特助的身后,二人坐着VIP电梯,到了顶楼。

    “我第一次坐电梯,坐了88层!”走出电梯,欢喜跟在葛特助的身后,夸张的伸手比划了一个“八”。

    “韩小姐如果不喜欢坐电梯,下次可以乘直升飞机来,之一集团的楼顶有停机坪。”

    葛特助的话,差点让欢喜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她就来给沈妄城送一次饭而已,难道还要坐直升飞机来?

    果然,有钱人的生活不是她能想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