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89.别怕,我一直在你身后
字体设置
    来到沈妄城的办公室前,葛特助刚要敲门,欢喜却伸手拦住了她。

    她也不清楚自己是怎么回事,本想着对沈妄城好一点,来给他送午饭,可是要见到沈妄城了,她突然有些犹豫了,不太敢见他,是害羞吗?还是心虚?

    欢喜将怀中抱着的餐盒放到了葛特助手上,“你把东西给他吧,我先走了。”

    都到门口了不进去?

    葛特助想要拦住欢喜,此时,办公室的门却打开了。

    “进来吧,”沈妄城声音淡淡,看向葛特助手中的餐盒眼神却犀利:“你也饿了?”

    葛特助将头摇成了拨浪鼓,沈妄城的这个“也”用的就很精髓了。

    他才不会葛特助饿不饿,他是在警告葛特助,他要用餐了,他们要开始二人世界了,没眼力的还要杵在那里碍事?

    欢喜跟着沈妄城进了他的办公室,这里也太大了吧,她站在门口,一时不知道要往哪里走。

    沈妄城见欢喜站在门口不动,拉起她的手,朝办公室里走去。

    “病才好怎么就乱跑?你手怎么这么凉?”

    两人坐在沙发上,对于陌生的环境,欢喜仍然有些不适应。

    她朝着餐盒的方向扬了扬下巴,“这不是马上要到中午饭点了嘛,张姨说你昨天到今早一直照顾我,也没怎么吃东西,我总应该报答一下你,就来给你送饭了。”

    沈妄城看了看餐盒道:“用我家的饭菜来报答我?”

    他说话的语气不是调侃,是很认真的陈述事实,欢喜被沈妄城说的有些急。

    “反正我送来了,吃不吃随你。”说罢,她起身就要走。

    肩膀上却一沉,沈妄城的西服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带着独属于他身上的气息。

    “为什么又生气了?”沈妄城皱眉,拉着欢喜重新坐下。

    欢喜想想,又觉得好笑。

    和一个不了解女生心思的直男发发小脾气,闹闹小情绪,最终总是会自己吃瘪。

    如果沈妄城是盛赞那种到处沾花惹草又能做到全身而退的情场老手,也许这些会变成两个人之间的情趣,可是沈妄城就是沈妄城,他不懂这些,她难道还能怪他功力不深,学不会万花丛中过?

    “沈叔叔,你懂不懂有的时候,开玩笑的话可以说的语气稍显轻松一些,说完以后,你可以笑一笑,这样大家就明白你是在说笑,逗着大家玩呢。”欢喜解释道。

    沈妄城认真脸:“我没有在开玩笑。”

    空气凝固。

    欢喜一口气没有提上来,像是被扎了一针的气球。

    “算了,吃饭吧。”她放弃了。

    “吃饭可以,但你不能走。”

    欢喜撇撇嘴:“你不想让我走,我走的出去吗?你快吃饭吧,吃完我好把餐盒拿回去还给张姨。”

    于是,欢喜作为一个肠胃感冒刚刚好转只配喝清粥的患者,被迫看着沈妄城在她面前挥舞着筷子大口吃东西。

    “那个……沈叔叔”,欢喜看着餐盒里的鸡翅,吞了吞口水。

    “嗯?”

    “那个鸡翅,啥味儿的?”

    沈妄城被欢喜的话逗得实在没憋住,笑了一声,转而立刻收回笑容,变为冰山脸。

    欢喜看着沈妄城有些失神,如果没记错的话,这是她第一次见沈妄城笑,一个转瞬即逝的笑容。

    “沈叔叔,原来你会笑啊,我还一直以为你脸部神经有问题不能笑呢……”她向前凑了凑小脑袋,“你以后别老板着一张脸了,偶尔对我也笑一笑,说不定我就对你有好感了。”

    她原本只是想逗一逗沈妄城,却不想沈妄城身体坐直,脸上的表情格外的僵硬。

    “欢喜,我不能笑。”他放下手中的筷子,表情是前所未有的认真脸。

    不能笑……是什么意思?难道真的有病要克制自己不要笑?

    “那什么,不能笑就算了,快吃饭吧。”欢喜打个岔,不再继续“笑还是不笑”这个话题。

    要是他真有什么疾病,她还没完没了地让他笑,就太失礼了。

    欢喜眉头微皱,一抹心疼划过眉间。

    沈妄城真的挺惨的,十二岁的时候因为意外父母双亡,有个奶奶,想疼他还要顾及他三叔四叔的感受,畏火,见火就晕,有疾,不能想笑就笑……

    “沈叔叔,你多吃点儿!”

    张姨带的饭菜都是沈妄城爱吃的,带的量是两人份,原本沈妄城是吃不下这么多的。

    可冲着欢喜的一句“多吃点儿”,沈妄城还是把饭菜都吃了,一点儿没剩。

    欢喜乖巧地收拾餐盒,沈妄城就坐在旁边静静地看着她。

    这是他的办公室,在之一集团的88楼,高处的风景是别样的,高处的风景也是不胜寒的。他在这里,做过许多决策,想过许多计谋,用过许多心思。一点点削弱三房四房在集团的权力,一次次打败竞争对手。这间办公室,从来都是冰冷的,是血雨腥风的战场。

    可是今天,他却在这间办公室中有了不同的感受,该叫做……岁月静好吧。

    “沈叔叔,我能过去看看吗?”欢喜收拾完后,伸手指了指办公室内的那扇硕大的落地窗。

    除了坐飞机,她还从来没在这么高的地方看过下面的风景,可是飞机上又看不到地面,不知道从这么高的地方看向地面,会不会真的像小说中说的那样,人像蚂蚁一样大。

    沈妄城点了点头,欢喜却是小心翼翼地朝落地窗那里走去。

    在接近落地窗的时候,她脚步放的很慢,脚不离地地往前挪,几乎是在一点一点地朝前面试探。

    终于,她走到了落地窗边上,稍微低头看了一下,她就立刻朝后退去,却不期,落入了站在她身后沈妄城的怀中。

    沈妄城双手握住她的胳膊,在她耳边道:“别怕,我一直在你身后。”

    他嗓音低沉带着磁性,撩拨着欢喜跳动剧烈的心脏。

    这距离,突然就暧昧了起来,欢喜挣开他双手,快速退出他的怀抱,重新坐回到沙发上,有些害羞道:“我恐高。”

    “你不喜欢这里,我可以把办公室换到楼下。”沈妄城淡淡开口。

    “不用,这是你的办公室,我恐高又不是你恐高。”欢喜拒绝。

    “我怕你以后不来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