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3.偶像剧中的场景出现在了她的身上
字体设置
    不过这样的沈妄城,她似乎有些习惯了。

    她将胳膊从沈妄城的大手中抽出,她对于沈妄城的肢体接触,也不再那么抗拒。

    见欢喜态度软了下来,沈妄城问道:“你做的梅子酒呢?”

    “就在那”,欢喜随意的朝着厨房的方向一指,这才发现刚刚明明还在客厅的张姨,早就悄无声息地离开了,现在客厅中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沈妄城身边的人,都是心思敏捷、懂得察言观色之人,做人做事多是顺着他的心意,他却可以在自己这里委曲求全,每次她只要有些生气,沈妄城都会第一时间先道歉,有时候他甚至都不知道她为什么生气,也不清楚自己做错了什么。

    每到这种时候,欢喜就会觉得,是她过于矫情了。

    “现在喝不了,最少也要等上三个月才可以,如果不怕等的话,密封半年后再打开也可以。”欢喜向沈妄城介绍着她的劳动成果。

    “嗯,半年”,沈妄城略微沉思,“半年后,我们一起打开。”

    晚饭依旧是清粥,可张姨心疼欢喜什么都不能吃,为她做了很多配清粥的小咸菜,这些小咸菜太精致了,倒是被欢喜当成了正菜来吃,吃的倒也开心。

    饭后,吴医生来到了园林别墅,看了看欢喜的情况,大致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交代这几天最好还是要以清淡饮食为主,便离开了。

    沈妄城不让欢喜回学校,她只能在沈妄城的书房内,一边看着葛特助特意送来的《五年高考三年模拟》,一边研究着沈妄城书桌上不停转动的磁悬浮地球仪。

    沈妄城则是搬过一张椅子,坐在欢喜的对面,看着手中的文件,两个人共用一张书桌,倒也和谐。

    欢喜书读的不怎么样,转笔却是个高手。

    她一边埋头看着书,一边无意识地转着手中的笔,沈妄城看着她青葱玉指一勾一推,那笔就像是注入灵魂一样,在她细长白皙的手指间来回转动,他看了也有一会儿了,这转动的角度花样都还没有重复的。

    他像欣赏表演一样看着欢喜转笔,这丫头,除了学习,什么都在行。

    感觉到沈妄城的目光,欢喜停下手中的笔,她伸手点了点沈妄城拿着的文件夹,学着班主任的语气道:“你老看我干嘛?我脸上有字吗?认真点儿。”

    她还让他认真点儿,她那笔转的飞起,都可以去杂技团表演了。

    沈妄城也不拆穿欢喜,像是个听话的学生一样,默默地低下头,继续看着手中的文件。

    学校里也不是没有早恋的学生,平时老师不在的自习课上,大家就会识趣地窜窜座位,让谈恋爱的同学坐在一起。

    有时候欢喜看着他们成双成对地坐在那里学习,心下难免不羡慕,对于她来说,好像孤独才是常态。

    现在,她坐在这里学习,沈妄城坐在对面陪着她,这种常态被打破了,心里有什么东西在暗自躁动着。

    她重新低头做题,做了一套地理卷子,做完后拿起红笔开始照着答案写写画画。

    “多少分?”沈妄城问道。

    “唉,啧……”欢喜不是很想说,可一想,她的成绩就是这样,沈妄城也不是不知道,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遂道:“42分。”

    “不错,进步很多。”沈妄城这张总是认真表情的扑克脸,让欢喜捉摸不透。

    他是真的认为她进步很多,还是在讽刺她?

    沈妄城跟她向来直接,都是有什么说什么的,估计是真心在表扬她,只是,这出自真心的表扬,让她心里更加难受。

    “你知不知道从27分到42分的区别是什么?”欢喜语气悲伤。

    “多了十五分。”

    欢喜摇摇头,并不赞同,“区别就是,多蒙对了几道选择题!哎呀,这地理真的太难了!”她捧着手中的那本五三狠狠地摔在了桌子上。

    入夜,沈妄城的卧室内。

    张姨给了欢喜一套换洗的衣服,还附带了一条粉色的睡裙,一条小熊宝宝的浴巾,和一些女孩子才会买的洗护用品,欢喜简单扫了一眼,都是些她平时自己根本舍不得买的牌子,动辄几千,价格贵的吓人。

    “昨天事发突然,这些东西准备不周,让韩小姐不方便了。今天早起少爷特意命人准备了这些。”

    想起昨天晚上她是穿着沈妄城的衬衫入睡的,欢喜不觉有些脸红,不敢去看沈妄城,将张姨送来的换洗衣服收下。

    张姨离开后,欢喜问沈妄城,“我今晚还住这?”

    “嗯。”

    “可是,这是你的房间啊。”昨天她是晕倒,住在这里也就算了,可现在她好了,睡在陌生男人的房间里,总是不好的。

    “怕什么?”

    “这,这不方便,我,我要洗漱的。”欢喜站在那里低着头,紧紧地撰着换洗的衣服。

    “那我出去。”

    说罢,沈妄城开门就离开了房间,丝毫没觉得欢喜在他的卧室里洗澡有什么不妥。

    欢喜也不再磨蹭,手上的动作加快,赶紧淋浴。

    沈妄城卧室内的洗手间很大,干湿分离,还有一个浴缸,很干净,没什么杂物,男人的洗手间,都是这样简洁的吗?

    她不打算在浴缸里泡澡,简单的冲了个凉,换上睡衣,就走出了浴室。

    却不想,沈妄城正在卧室内的大床上坐着,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她。

    欢喜只觉得呼吸不畅,呆愣愣地站在原地看向沈妄城,一动不动。

    见她不动,沈妄城索性自己起身,长腿一迈朝她走去。

    欢喜下意识地抬起双臂紧紧护在胸前,声音喑哑,“你干嘛?!”

    沈妄城却是嘴角勾出一抹笑,随即收敛住笑意,走进洗手间,拿出了一个电吹风。

    这是欢喜第二次看到沈妄城笑,依旧是一个一闪而过的笑容……

    看来他这神经有病,确实病得不轻。

    “头发不吹干就往外跑,一会儿又感冒了。”

    沈妄城伸手一拽,将欢喜拽进了洗手间,拿起电吹风,开始给欢喜吹头发。

    这偶像剧中总是会重复的场景,欢喜怎么也没想到会落到她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