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4.六年前我派他去保护你
字体设置
    她看到的偶像剧,通常都是女主娇羞含笑,湿哒哒的头发水珠滴落,晶莹剔透地淌在锁骨上,男主白色衬衫挽着袖口,胸前两颗纽扣微敞,胸肌若隐若现,骨节分明的手指在女主柔软的发丝中来回穿插,温和的风从女主的发顶吹向发尾……

    可现实总是与想象有着出入。

    “诶,疼疼疼疼疼……”欢喜缩着脖子,歪着脑袋,努力想要躲开沈妄城的大手。

    可沈妄城不知怎么的,或许手劲儿太大,或许太过紧张,总是不小心缠住欢喜的一缕头发,扯得她直喊疼。

    他还没来得及绕开缠在他手指上的那缕头发,欢喜就歪头要躲,结果就是扯得她更疼了,喊得也更大声了。

    这样一来二去,欢喜的长发缠在他的手指上,竟然绕不开了。

    他一边着急的想要解开缠在他手指上的头发,一边又要顾及欢喜,顺着她歪头的方向不断移动。

    “沈叔叔,疼……”欢喜的声音染上了哭腔,沈妄城索性将电吹风放在水池上,两只手去解头发。

    因为着急,电吹风没有关,巨大的风力直接吹在了欢喜的脸上,热风席卷双眼。

    她不得不再次将头向后仰去,躲避面前吹来的风,眼睛睁不开,五官聚集在一起。

    这绝对是她记事以来,最狼狈的一次吹头发!

    沈妄城慌乱之间,顺滑的头发反而自动在沈妄城的手中滑落,沈妄城如获大赦,赶紧关掉电吹风。

    欢喜刚洗过的头发,乱糟糟地顶在她的头上,她渐渐将眼睛睁开,被热风吹过的眼睛有些微红,委屈巴巴地看着沈妄城。

    “沈叔叔,你出去吧,我自己可以的。”

    “……”

    沈妄城坐在床边听着洗手间内再次响起的吹风机声音,一脸懊恼。

    原本想要帮欢喜吹吹头发,拉近一下两人的距离,可万万没想到偶像剧变成了闹剧。

    他平时自己吹头发的时候,不过就是随意用手扒拉两下就好了,没成想女生的头发吹起来竟如此复杂。

    难怪欢喜总是会被她惹生气,就连她的头发丝都这么不好哄。

    睡前,沈妄城卧室。

    “我去睡客房”,欢喜觉得不妥,起身要走。

    “你就睡这”,沈妄城快她一步,挡在出口。

    “那你出去。”欢喜嘟着嘴。

    “我也睡这。”沈妄城一脸淡定。

    “那怎么行?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传了出去成何体统?”

    欢喜心里想的却是: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如何是好?

    此时,卧室的门被敲响,沈妄城将门打开,张姨抱着被褥站在门外。

    他接过她手中的被褥再次将门关上。

    房门关上前,欢喜朝门外看去,刚好对上张姨那双意味深长的眼睛。

    沈妄城将被褥铺在了地上,他指着地上的被子道:“你睡床上,我睡地上,答应过你,在一起之前不会碰你,我不会食言的。”

    就这样,欢喜躺在了床上,沈妄城躺在了地上,屋子里只留了一盏床头灯,散发着昏黄的光亮。

    “沈叔叔,这是你第一次打地铺吗?”欢喜看着天花板,她知道沈妄城没睡着。

    “如果不算露营的话。”

    嗯,他为了她第一次打了地铺,睡在自己卧室的地板上……欢喜这样想,心里暖暖的,却说着违心的话。

    “你这样能睡好吗?你这别墅这么大,要不还是去别的房间休息吧,那样可以睡床上。”总不至于只有他的卧室有床吧。

    “以后我们在一起了,我就能睡床上了。”

    欢喜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这人总是不经意间说出一两句让人脸红心跳的话,可他又是一副认真的神情。

    一本正经的不正经,这厮怕不是故意的吧……

    “有件事跟你说,”沈妄城淡淡开口,低沉的嗓音回荡在安静的屋子里,配着暖黄灯光,有些醉人。

    “什么事?”

    “徐家的事情给我提了个醒,放你自己在学校我始终不放心,你又不让我去,所以,我打算让陈大力回来保护你。”

    欢喜皱眉消化着沈妄城的话,让陈大力回来保护她?陈大力……她也认识一个叫陈大力的,难道同名同姓?

    “你说的陈大力不会是我认识的那个陈大力吧。”

    “就是他。”

    “忽”地一声,欢喜半坐了起来,看着床下的沈妄城。

    沈妄城双手交握枕在头下,斜眼看着欢喜,眼睛最终落在欢喜的左侧肩膀上,因为起身过猛,加之睡裙宽松,欢喜香肩微露,沈妄城的双眼有些迷离。

    她看了看自己的肩膀,赶紧拽了拽睡裙,又去拉被子给自己盖好。

    “你怎么会认识大力哥?”

    陈大力是欢喜在西市的时候开米店雇佣的司机师父,平时帮欢喜送货的。

    她记得米店刚开业不久,大力哥就来应聘了。

    那时候欢喜一个人又要看店又要送货,原本有表弟帮忙的,后来表弟出国打工,她一个人实在忙不过来,就在门口贴了招聘信息。

    结果当天大力哥就来应聘了,大力哥跟她很像,一身的力气送货最适合了。

    她万万没想到,沈妄城居然会跟大力哥认识,熟络到可以要求大力哥来罗城保护她上学?

    欢喜正想着,沈妄城的声音自床下响起,“是我派他去西市保护你的。”

    果然……

    她侧过身躺着,单手撑着头,看着睡在地上的沈妄城。

    这个男人,似乎为了她,真的做了很多事情,也许还有更多她不知道的。

    “沈叔叔,我有个问题问你。”

    “嗯。”

    欢喜此时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了,索性开门见山问道:“你既然这么喜欢我,为什么六年前不跟我说呢?为什么非要等六年呢?而且这六年中,你也可以来西市找我啊。”

    卧室中再次恢复了安静,安静到欢喜可以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许久,沈妄城才开口道:“你离开罗城的时候,之一集团的内部并不安稳,如果强行把你留在身边,对你来说反而危险。而且……”

    沈妄城的声音顿了一下,他仰头看了欢喜一眼,“你在公园的树上刻过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