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地虎铠甲
字体设置
    “裂地爪”

    闪耀着金黄色光芒的双爪出现在陆垚的手上。

    近距离看着这对武器可跟之前对着屏幕的五毛钱特效不一样。

    阳光的反射,藏着的凛冽气息……

    陆垚确确实实地感受到了!

    “现在,就来试试威力如何。”

    “!”

    石头人感觉到危机,趁着陆垚耀武扬威的时候,变出一颗硕大的石块朝陆垚扔了过来。

    “唰!”

    这点实力,对地虎铠甲来说还是太弱了,陆垚只是一挥爪,石块就变成了一地碎屑。

    “!”

    石头人没有放弃,一连又是三四块石头朝陆垚扔了过来。

    陆垚这下就是轻车熟路,三两下就把所有的石头劈成了碎屑。

    “这算新手保护期吗?三个小时的时间,你们就搞出了这种程度的对手来对付我吗?”

    陆垚的声音透过铠甲传了出来,石头人似乎是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失去了理智一般朝陆垚猛冲了过来。

    “也不知道你原本到底有没有理智这种东西存在。”

    陆垚也不乱动,摆着pose卸下了裂地爪,再次一动旋钮,一把刀的虚影出现在了面前。

    “裂地刀”

    “咔!”

    卡住了石头人的咽喉,裂地刀是否会划破石头人的咽喉全看陆垚的想法。

    但这样可不行,不符合规矩。

    陆垚也不知道异能兽能否以人类的方法解决。

    用着不知道哪里学来的刀法,石头人的身上被陆垚砍出了一道道的火花,刀痕也很明显地刻印着。

    “裂地劈”

    就甩了个帅,陆垚也没有玩弄石头人的心思,召唤出必杀帖,轻轻一触碰。

    也不知道什么原理,总之陆垚感觉自己现在力量充盈,就随着自己血脉里的感应一刀劈了出去!

    “吼!”

    如虎啸谷,陆垚这一刀犹如猛虎出山一般,带着虎啸声命中了石头人。

    “裂地掌”

    卸下裂地刀,陆垚有意学了下炎龙侠的招牌甩手。

    这也是陆垚小时候练的,没想到现在真的有机会用上了。

    哪怕这其实并没有什么实际作用……

    跃上高空,陆垚手掌向下,俯冲着一掌命中了石头人。

    “嘭!”

    真男人从不回头看爆炸,石头爆炸的声势并不算小,地面上直接被炸出了一个大坑,周边还有黑乎乎的痕迹。

    一张显现着石头人样貌的卡片在坑洞上方的半空中漂浮着。

    陆垚一回头,伸手摘下了卡片,放在了腰带前的太极印前。

    “吼!”

    虎啸声再次响起,陆垚的腰带中跑出一只猛虎,直接就把卡片击碎,吸收了。

    战斗结束,陆垚看了看四周,虽然没发现什么人,但陆垚还是特意找了个没人的地方,解除了合体。

    收好土影石,陆垚心急之下甚至把自己的衣服扔了好几件,才在行李箱里塞下了它。

    随后,陆垚才拉着行李箱,把魏老头送到医院。

    石头人的威力对普通人来说还是很猛的,动了杀心之下,基本上普通人被磕磕碰碰得就死了。

    不过,电视上面对儿童放送的剧集都是不允许出现死人的,这才使得这些怪兽的杀伤力显得如此弱小。

    再加上当时的特效也……

    总之,如果用当初看特摄剧的眼光来衡量铠甲勇士和异能兽的水准,肯定会死的很惨!

    所幸,魏老头没什么大碍,只是年纪大了,需要好好休养,过几个星期就可以出院了。

    陆垚感谢魏老头的土影石,就帮他把医药费全都交了,甚至还多花了些钱,安排护士好好照顾魏老头,多买些补品给他保养什么的。

    可是,这么一来,陆垚身上的钱也就用得差不多了。

    没办法,陆垚只能提前结束游历的生活,带着土影石,坐上了前往沪上的高铁。

    ……

    ERP组织,位于城市的不知名某处的汉堡店内。

    “去晚了,我到的时候,那里只剩下战斗的痕迹了。”

    帅气的年轻人,身上穿着当时还算潮流的衣服,脸上还有些许胡子,增添了不少男人味。

    坐在椅子上的年轻女性,年龄看起来也就二十几,颜值不用形容,完全是可以用来拍偶像剧的颜值。

    还扎着马尾,透着一种潇洒的气质。

    “我已经知道了,地虎铠甲已经被人召唤了。”

    潇洒女性美真,是ERP组织的领导者,至少对这两位铠甲勇士来说是的。

    ERP组织在这个城市各个地点都设有摄像头,陆垚刚刚在路上变身的时候,虽然注意过附近人员,但是他却没有注意到摄像头。

    所以,毫不意外,他的真实身份被美真知道了。

    “想不到还是个富家子弟。”

    美真笑谈道。

    能有一个在沪上拥有一片小区的亲戚,不管是隔了几代,能混上就足以说明家境不错。

    帅小伙东杉却感觉问题很大:“富家子弟才麻烦啊!你觉得他会愿意陪同我们拯救世界吗?就算是愿意,你觉得他会有几分真心?还是说只是玩玩,一遇到困难就调头逃跑?”

    美真皱眉:“确实,但我们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如果要他陪同我们一起,那还有可能。可要是仅仅要求他把土影石交出来,不知道又会引发什么事情。”

    东杉补充:“不仅仅是这样,我记得我们刚发现他的时候,他在跟那个小卖部老板讨要发光的土影石,这是不是说明,他知道铠甲的事情?”

    美真脸上的愁色更加浓重了:“确实,而且看他使用铠甲时候的娴熟,恐怕……”

    美真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好把问题推给别人。

    “等炘南到了再说吧,他也是我们重要的一员,该怎么做,也需要问过他的意见。”

    说起炘南,东杉的面色有些不好看了:“说起炘南,他刚刚又说要去练琴,还说什么商量的事情看我们自己的,他相信我们的判断。”

    东杉对炘南注重练琴的事情也是颇有微词,但是比起中后期北淼和炘南的水火不相容,木生火的东杉也只是偶尔会抱怨两句而已。

    美真也了解炘南的情况,安慰道:“这不是很正常吗?我听说他过几天还有比赛,如果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他当然不会怎么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