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所羡慕的
字体设置
    “我要是说不呢?”

    冷静下来的陆垚比一般的年轻人难对付多了。

    放完狠话就直接喊了一声:“地虎铠甲——合体!”

    听到召唤者的诉求,被陆垚用一层层衣服包裹,安置在行李箱里的土影石散发出了光芒。

    极度耀眼,透过行李箱照射在了陆垚的眼中。

    虎首出现,陆垚的身影正逐渐被一层层铠甲包围起来,很快身高与体格都跟人身的时候不一样了。

    “想要,就尽管来抢!”

    “这可是你自找的!”

    西钊也放了句狠话,直接一拳轰向陆垚的胸口。

    按照设定,地虎铠甲在大地上的实力最强。

    虽然再过一段就要有山(假山)有水(小区人工湖)有树林(小区绿化带)了,但陆垚的实力加成还是稳的。

    不仅稳稳接住了西钊气势恢宏的一拳,还用另一只手摊开成掌轰在了雪獒铠甲的胸甲上。

    “轰!”

    有铠甲的加成,陆垚一掌就把西钊震开了。

    “这里可是我的地盘,你在这里对我出手的时候,可要好好考虑一下,如果你能量不足,被我打回人形该怎么办?”

    陆垚说的可是实话,凭他叔叔有一片小区的身份,陆垚在自家小区门口被打了,这位叔叔怎么也不可能善罢甘休的。

    除去雪獒铠甲,西钊也不过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警察们不会介意看在这位叔叔的面子上,把西钊领到派出所里做客个十天半个月的。

    “只要在人来前把你打趴下就行了。”

    西钊人狠话不多,没有理会陆垚的威胁,扭动旋钮,一把闪耀着白光的斧头虚影就出现在了眼前。

    “震雷斧”

    这么快就出武器,很显然,西钊还是被陆垚的话语影响到了。

    “难道你以为只有自己有武器吗?”

    陆垚笑了下,扭动旋钮,威武的刀伴着厚重光芒的虚影出现在他的身前。

    “裂地刀”

    西钊还算光明磊落,给了陆垚召唤武器的时间。

    等到陆垚把武器拿稳了,雪獒铠甲才拖着震雷斧朝陆垚冲过来。

    “呲……”

    震雷斧与大地摩擦,发出刺耳的声响。

    雪獒铠甲来势汹汹,陆垚却没有移动的打算——

    废话!土影石还在行李箱里呢!

    哪怕最后真的打赢了西钊,没有了土影石,那又有个der用?

    拿着行李箱战斗就更不可能了,本来打赢的几率就很小了,更何况还带着这么一个累赘?

    既然如此,那还不如站着不动省点力气呢。

    “咔!”

    裂地刀挡住了震雷斧,这次碰撞,两人可以说是不分胜负。

    可西钊的经验还是比陆垚丰富许多。

    换个着力的方向,震雷斧就卡着裂地刀往下划,陆垚的身体也被带着往下划,差点就碰到了行李箱。

    “走开!”

    怒吼一声,陆垚纵身一跃,凭借地虎铠甲强大的跳跃能力,挣脱了两把武器的桎梏,把西钊扑倒在地。

    然后,也不乘胜追击,就赶紧继续守着行李箱,等着雪獒铠甲反应。

    陆垚知道用必杀技也可以强行把人打回原形,但是他看过《铠甲勇士》知道此时召唤雪獒铠甲的西钊是个好人。

    如果不是必要,他不想跟西钊发生太大的冲突。

    “滴滴滴……”

    陆垚的手机铃声响了,跟西钊过了几招,陆垚的叔叔估计就在此处不远了。

    不行!要赶紧想个办法让他快走!哪怕素未蒙面,陆垚也不想让自己的亲戚处于危险之中!

    现在陆垚是地虎铠甲的状态,这么快向叔叔透露也不太好。

    “能不能暂时休个战,你改天再来,让我和叔叔打个招呼,省的把他牵连进来?”

    西钊语气不好:“你以为现在是在过家家吗!”

    陆垚:“我觉得可以是!要不这样吧,这个小区是我叔叔的,你现在把铠甲脱了,跟我走,我以后让你住在这个公寓,天高皇帝远的,你背后的人也管不了你。”

    西钊:“你在开玩笑吗?”

    不明所以的,西钊开始有些羡慕了。

    虽然不怎么接触外界,但西钊可是知道沪上的房价是有多贵的,能在这种地方拥有一片小区,可想而知这位叔叔是多么有钱。

    这让从小就饱受摧残的西钊怎么能不羡慕呢?

    不过,以西钊的性格,是不可能轻易背叛界王的。

    至少,事实上,确实是这位界王把他养这么大的,哪怕成长的过程并不怎么快乐。

    陆垚:“难道不好吗?你在他那边的生活很愉快吗?跟着我,我保证让你的下半辈子都幸福!”

    这话是不是有点问题啊?

    陆垚已经顾不上自己说话gay里gay气的事情了,只要西钊能够改邪归正,这一段又没有人录下来,没什么大不了的。

    西钊:“……”

    铠甲的动作停滞了,很明显,这位身在黑暗的铠甲勇士,心动了。

    但是以西钊的性格,是不可能仅仅为了自己而背叛界王的。

    “这一切,等你打赢我再说吧!”

    西钊说着,又重新拾起了震雷斧。

    “唉!”

    陆垚叹了口气,却不由得有些佩服西钊。

    他本人肯定是不愿意跟西钊把关系打坏的,但是他也没有跟坤中一样,与西钊培养感觉的机会。

    而且现在,也不是谈感情的时候。

    没办法了……

    “裂地刀”

    虚影之中,陆垚又重新拿起了裂地刀,正想着跟西钊一决高下,又听到耳边传来了脚步声。

    “前面两个穿皮套的!我给你们一分钟,劝你们立刻放下武器,双手抱头!”

    陆垚被声音吸引了视线,转头望了过去。

    西钊不愿意下手黑人,干脆也跟他一起看了过去。

    说实话,这年头最方便携带的不过是枪。

    而枪的威力对于光影铠甲来说,都算不上挠痒痒。

    这点西钊深有体会,不然雪獒铠甲的出道战也不会是去袭击一群荷枪实弹的特警。

    换句话说,西钊和陆垚就算是在枪林弹雨下战斗,对于结果来说也不会有任何改变。

    “滴滴滴……”

    手机又响了……

    陆垚视线里,一片警察中间,突然蹿出来一个西装革履,穿着正式的男人,年龄大概三十几岁,虽然下巴上布满了胡须,却不怎么显老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