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一拳打飞
字体设置
    “那是我侄子的手机!我侄子呢?”

    对方的声音跟电话里传来的很像,应该就是那位叔叔了。

    陆垚知道这一点,却不能做出什么反应。

    如果只有一位叔叔还好,这么多警察看着呢,当众说穿自己是地虎铠甲召唤人的身份,这不tm直接就铠甲出道了?

    陆垚并不排斥出名,但肯定不是以这种方式。

    “打个商量,你今天就走吧,等我安顿好了,再跟你打,行不行?求你了!”

    西钊:“你以为我跟你一样自由吗?如果我就这么走了,你觉得我会遭受到什么样的惩罚!”

    陆垚一想也是,被高压电洗礼的感觉可不好受。

    说句话的功夫,一分钟已经过去了。

    对面的警察看着陆垚他们“有恃无恐”的样子也非常为难。

    “韦先生,这可怎么办?”

    韦先生就是陆垚的叔叔,此时不由气结:“怎么办?能怎么办?失踪的不是你侄子,你问我怎么办!”

    “算了!指望你们是没什么用了!干脆你们给我一套装备!我自己过去找我侄子!”

    这话说的,陆垚都感动了,甚至还不忘对旁边的西钊炫耀道:“看到了吧?这是我叔叔,你的养父会这么关心你吗?”

    西钊:“……”

    羡慕得要死,半句话说不出。

    气急之下,西钊直接含怒一拳打在了陆垚脸上!好似是把自己这些年受的苦都发泄在陆垚身上一般!

    “啊!”

    陆垚没想到西钊突然出手,直接就被打飞了!

    飞了大概有十米远,才堪堪倒下。

    “咣!”

    西钊两拳相撞,像是在耀武扬威,拖着陆垚的行李箱就走。

    “滴嘟滴嘟……”

    陆垚胸前的虎首响了,亮起了红光。

    这铠甲勇士的警报灯可跟奥特曼的红灯不一样,奥特曼的红灯是用来提示怪兽:你小心点,我要动真格的了。

    而铠甲勇士的红灯才是真是表示着:能量不足,铠甲要解体了。

    这可不行,土影石马上要被西钊带走了!

    感觉到事态紧急,陆垚也顾不上脸颊上传来的疼痛,凭借地虎铠甲高超的跳跃能力,直接飞跃了这十几米远的距离,扑到了西钊的身上。

    然后趁着他倒地不起的时候,赶紧朝着小区里面跑进去。

    这跟之前可不一样,之前陆垚不跑是有恃无恐,还想着劝降西钊。

    现在可不行,陆垚要是再不跑,等下就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原形毕露了。

    地虎铠甲的速度是不用多想的,五铠之中恐怕也只有风鹰铠甲能跟他一较高下。

    雪獒铠甲这种重型铠甲根本追不上,更何况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

    无奈,见事不可为,西钊也只能默然离去了。

    这下子,韦先生彻底怒了:“你看看你们!磨磨蹭蹭的!那两个人都快没影了!”

    “还不快帮我找侄子!难道你们想跟那两个怪物战斗吗!”

    说完,韦先生自己就率先喊起了陆垚的名字,手上手机也没有放弃拨打电话,俨然一副很关心的样子。

    而一想到那个一拳把人轰飞十米远的战斗力,警察们都是慌得一批,当下也不含糊,赶紧帮忙寻找起了陆垚。

    ……

    “呼……呼……”

    陆垚喘着粗气,抓着行李箱奔驰在小区的道路上。

    可以看到,陆垚的嘴角还有鲜血不住的滴下来,并且陆垚的眼睛也是懵懵的,感觉视线都有些不清楚了。

    西钊那一拳的确是狠,直接就把陆垚给打懵了。

    穿着铠甲的时候还好,地虎铠甲的加持可以让他勉强看到敌人在哪里。

    可等到铠甲能量消耗完,解体之后就不一样了。

    没了铠甲,陆垚也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

    普通人可不能在头晕眼花的状态下保持理性。

    “滴滴滴……”

    手机铃声依然在响。

    陆垚接了:“喂……叔叔……”

    陆垚的声音很明显虚弱了。

    “果然是你。”电话对面叔叔的声音也很轻:“我还在想为什么你的手机会遗留在那里呢。”

    “叫……救护车……”

    陆垚的视线已经模糊了,如果换做平常,他说不定还会跟韦先生调侃一句:“指不定是因为我被打飞了呢!”

    可是现在,陆垚说完这句话,就趴在行李箱上,晕倒了……

    ……

    等陆垚醒来的时候,他人已经在医院里了。

    医院的护士不是个熟人让陆垚松了口气。

    已经混入了《铠甲勇士》和《爱情公寓》的世界线了,再来一个,陆垚可不觉得自己的脑细胞有那些小说主角那么强大,记得那么多剧情。

    床头柜上应该是陆垚的手机,不过现在翻新了,估计是陆垚的叔叔送的。

    电话簿里只有一个手机号,根据陆垚的记忆,这是他叔叔的。

    没有多想,陆垚就拨通了这个电话号码。

    “小陆啊?你醒了吗?”

    陆垚还没有说话,电话里就传来了他叔叔急切的声音。

    陆垚颇为感动,对这个突然出现的叔叔,多了一种认同感。

    “嗯……叔叔,谢谢你……我的行李箱呢?”

    陆垚原本还想跟自己叔叔寒暄个一两句,可是一想到自己身上背负着的“使命”,就赶紧转移了话题。

    “那个行李箱吗?你变成那个样子的秘密就在那个行李箱里吗?”

    能在沪上拥有一片小区,韦先生依靠的肯定不仅仅是自己祖辈的泽荫,察言观色,推测细节,也是他的天赋之一。

    陆垚是地虎铠甲的细节对韦先生来说不算多,但也不算少。

    单凭手机这一点就基本可以确定了,更何况韦先生还认得陆垚的声音。

    陆垚当时被打飞的一声惊叫,在场人都听见了。

    以一声惊叫辨别声音确实有点难,但作为佐证已经足够了。

    陆垚现在也不想辩解了,说道:“叔叔,理论上来讲,你也能穿上那种铠甲的。”

    “免了,这种铠甲就给你们玩吧,铠甲再强能强的过飞机大炮吗?你的行李箱我放在你床底下,我亲自放下去的,应该没人动,你再等等,我把事情处理完就过去接你。”

    眼界问题,韦先生没有看过这些铠甲在宇宙中战斗的场景,自然不会多重视。

    再者,铠甲再强,现在在陆垚的手上,那也是自己人的力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