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准备出发
字体设置
    “有时候我是真的嫉妒你这么自由。”

    西钊叹息:“你以为我们能像你一样,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吗?要是让界王看到我们在一起,你觉得他会怎么想?”

    冰儿:“……你快点走吧!这次,就当是我们许久未做的一场美梦吧!”

    陆垚能看到冰儿心中明显的挣扎,还是旧话重提:“如果你们想要回到光明的话,随时可以。下了车,我们可以直接去找其他铠甲勇士们,这样就算不算上西钊,我们也有三副铠甲的力量。”

    “凭借这三副铠甲,就算界王想要一口气召唤出所有异能兽强攻过来,我们也有办法抵抗的吧!”

    西钊:“我不是怕他。他对我有养育之恩。”

    陆垚:“那算是什么养育之恩!我就想问,在你的记忆里,他有真正把你当做一个人吗!你只不过是他的一件兵器!”

    《铠甲勇士》没有播放过西钊和冰儿被界王收养之后的那段经历,总之肯定不会好过就对了。

    陆垚照着这个方向喷,总归不会错的。

    不过,陆垚的情绪还是真的,甚至因为过于激动,还惊起了几只野猫的惊叫声。

    得亏陆垚知道这种事情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说,特意找了个没人的小巷子。

    不然,就算真找个地方挂个摄像机都掩盖不住了。

    “……”

    西钊不回话,拳头握得很紧。

    他知道陆垚说的都是事实,可是他的心意也不会那么容易动摇。

    “够了!兵器又怎么样呢!如果没有他,我说不定早就死了!”

    西钊说完就走,他实在害怕。

    界王对他的养育之恩着实站不住脚,如果陆垚继续劝说下去,他很害怕,自己会忍不住……

    同样的,冰儿也离开了。

    不过,她跟西钊做出了不一样的选择。

    “很遗憾,我现在还不能把你当做朋友,我想要再见一个人……我知道你明白他是谁。”

    陆垚:“……水之铠甲,北淼,你回D市,应该就会见到他。不过我希望,你能做好准备,在他伤害你之前,告诉他,你的真实身份。”

    让冰儿和北淼相见了,应该就可以让她改邪归正了吧?

    找回冰儿的北淼,应该也会变得温柔许多吧?

    这么一来,是不是一下子就少了二十集剧情?

    ……

    回到公寓,陆垚便往床上一躺,开始思考人生:

    身为铠甲勇士,战斗是不可避免的,可现在把冰儿劝说回了正途,以后的危险应该会少许多。

    至少,恶水不能附身冰儿,也就不能把北淼引入陷阱,自己这一伙友谊至上的一队,也不至于丧失召唤铠甲的能力。

    接下来或许收服五护法的征途会延长不少时间。

    不过没关系,要是真遇到危险了,放帝皇铠甲出来撑腰就行了。

    有帝皇铠甲的帮助,自己怎么看都不会有事啊!

    行了,就好好体验一下当铠甲勇士的舒爽吧!

    计划通,陆垚直接就睡着了。

    这个房间的家具都是他叔叔给他配置的,跟他家里原本的床,睡起来都不一样。

    哪怕陆垚有些认床,此时都睡得特别舒服。

    ……

    第二天,陆垚就收拾包裹准备走人了。

    他还是比较担心冰儿,如果北淼的名言再次出场,他花费的那些心思可就浪费了!

    所以,为了保障自己的计划,陆垚也不得不辛苦一些了。

    “奉先,我要出去一段时间,记得没事不要把女人往公寓里领。”

    陆垚要走,也不忘了跟吕子乔打声招呼。

    毕竟身为舍友,人家就坐在门口数钱,陆垚也不好意思装作没看见。

    “孔明,你这大包小包的,想去哪里啊?”

    陆垚:“我去D市,旅游。”

    “D市!”

    吕子乔还没反应,门外就传来了陆展博的声音。

    陆垚:我的声音很大吗?隔着门你都能听见?

    陆垚还是给陆展博开了门,就发现这个呆头呆脑的傻小子,带着一个同样一脸傻笑的高个子。

    关谷神奇?

    陆垚不得不感叹一下蝴蝶作用的效果,明明自己来这一趟,也没做什么,也就是请这群人在酒吧吃了顿肯D基,关谷神奇的故事线就产生了改变。

    “这位是?”

    陆垚明知故问。

    “啊!”陆展博这才想起来跟他们介绍:“这是关谷神奇,我刚刚在路上遇到的朋友!他说要去找什么爱森公寓,我不知道……所以想找你们来打听一下的。”

    关谷神奇也顺着话茬,用他说话都是第四声的腔调,说道:“你好,我叫关谷神奇!”

    陆垚:我还以为你已经被忽悠到入住了呢!

    真是的,现在这情况,吕子乔也不好施展忽悠技能啊!

    那自己叔叔是不是要少收一份房租了?

    “这位是陆垚,这位是吕子乔,是我的邻居,对了,陆垚还是我们这里房东的侄子,如果以后需要的话,你可以住到我们这里来!他会给你优惠的!”

    陆展博给陆垚做着广告,却引起了另一个人的注意。

    “优惠!什么优惠!”

    吕子乔直接蹿到了陆垚的旁边,一脸哀求地看着他:“孔明!给我一点优惠吧!两个人,付四个人的房租!房客还有一个是连乘法口诀表都背不熟……都不会背的!我实在是受不了了!”

    陆垚:“准确来说,是三个人付四个人的房租,只不过我不需要付房租而已。”

    叔叔怎么可能要侄子的房租呢?

    “那么我还需要分摊你的那一份房租?”

    吕子乔一呆。

    陆垚:“不需要,除去我就是两个人付三个人的房租而已,其实也没有亏特别多。毕竟你们现在还是水电减半,房租全免。”

    陆垚意有所指地看了吕子乔一眼。

    吕子乔感觉到不对劲,也意识到自己该找一个人傻钱多的舍友分摊一下房租了。

    瞅了瞅,眼前这个高个子看上去就不错,就是不知道有没有钱。

    不过,计划终究赶不上变化。

    虽然不想引起什么蝴蝶效应,但没来由的,陆垚也不好忽悠人家,只能亲切地告诉了关谷神奇爱森公寓的方向,很快就把他给打发走了。

    吕子乔看关谷神奇走了,突然眼珠子一转,就急匆匆跟了上去。

    临走前,他也不忘记跟陆垚道别:“孔明,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啊!你旅途愉快,记得带纪念品回来给我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