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 年轻人不讲武德
字体设置
    嬉闹过后,陆垚就开始了为期半个月的复健休养。

    幸好铠甲勇士的剧情没有那么紧凑,一集就是一天。

    陆垚休养的这些天里,影界那些人也不过出手了一次,目标是一个蛀牙的白丝小妹妹。

    出动的是百合兽,被东杉单枪匹马封印了。

    陆垚知道,这位小妹妹就是北淼养父母的女儿。

    这么看来,水之铠甲现身也不过这段时间了。

    可是,冰儿好像始终没有回到D市,就连西钊也不见踪影。

    感觉到局势貌似不受自己控制了的陆垚,也只能希望这不会是剧情的修复性,让自己的努力白费了。

    考虑到自己的身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为了给炘南保驾护航,陆垚最近一直去幸福饺子馆吃饺子。

    虽然一直吃饺子属实有些乏味了,但惠姨的手艺确实很棒,陆垚除了经常吃了还想吃,因此花费了不少钱财以外,并没有什么不良反应。

    “小陆啊!阿姨的手艺怎么样?”

    这天陆垚又留到大晚上,八点左右。

    炘南不在家,由陆垚负责帮他照顾小兰。

    陆垚还在吃饺子,惠姨问话,他才缓了下来。

    “那当然是很好吃啦!我在沪上都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饺子!”

    虽然我在沪上才待了不到一个星期……

    陆垚这么一说,旁边的小兰就惊喜地问道:“陆垚哥哥,你在大城市待过吗?”

    陆垚:“D市也算是大城市了……”

    话还没说清楚,小兰就抢先说道:“那陆垚哥哥,你能跟我讲讲大城市的故事吗!”

    陆垚:“……”

    小孩子总是充满好奇心的,陆垚很理解,再加上小兰本来就是个外向的丫头。

    陆垚有照顾小兰的责任,就干脆跟她讲起了故事。

    虽然,大多都是搞笑段子……

    开玩笑,陆垚能知道什么大城市的故事?他在穿越之前,一直都是个死宅!

    惠姨倒也想问问陆垚有关大城市的美食,可是看陆垚说得都是些哄小孩的,她也只能无奈一笑。

    ……

    晚上九点左右,炘南带着北淼的妹妹小细回来了。

    两个调皮的小女孩臭味相投,很快就成为了朋友,陆垚也得以解脱出来,和炘南闲聊。

    “看来,对付小女孩,还是炘南你这种大哥哥形象有用。”

    陆垚说笑着,注意着附近的动静。

    炘南,小细,饺子馆打烊,就差丑将出现了。

    话说,这个反派还真是有够命硬的,上次被自己一脚踹飞那么远,居然还活着!

    不愧是副导演啊!

    “但哄小女孩,还是你厉害,我还真没见过小兰能在椅子上安静坐这么久的。”

    陆垚:“没有,她笑的时候声音可大了。”

    说笑了两句,陆垚就找了个借口告辞了。

    待在饺子馆里,陆垚也没有办法在惠姨他们面前召唤铠甲。

    原作里炘南想必也是因为有此顾虑,才会落入了丑将他们的圈套。

    不过,为了不浪费能量,陆垚也没有打草惊蛇,就找了个能看到店门的地方躲了起来。

    至于饺子馆二楼,那是惠姨她们的卧室,陆垚妥实不敢往那里钻。

    饺子馆外面绿化挺好,再过不久还有一个小湖,估计房价不便宜。

    但话又说回来,绿化好归好,蚊子也挺多的。

    陆垚穿着长袖都烦的不行。

    这丑将要是不出现,那陆垚可就亏大了!白给这些蚊子当夜宵!

    所幸,陆垚也就等了半个小时,就看到丑将带了一大帮面罩人,浩浩荡荡地朝着饺子馆走过去。

    “总算来了!”

    陆垚寻思,他们这么多人,自己要是赤手空拳还真打不过。

    不过,陆垚是年轻人,可以不讲武德。

    “地虎铠甲——合体!”

    陆垚变身不需要美真许可,看丑将安排手下们躲了起来,他就直接召唤了地虎铠甲。

    黄色的光芒暴起,虎啸声响彻在陆垚耳边。

    积蓄着的澎湃力量直接把陆垚周围的几棵小树给震断了。

    这也惊动了躲在附近的面罩人们。

    可是赤手空拳的他们,就算发现了又能怎么样呢?

    陆垚借着地虎铠甲的迅捷,轻而易举就把他们全都放倒了。

    当然,陆垚也不敢太用力。

    这些人也只不过是堕入黑暗的普通人类,放着不管也顶多成为黑涩会,兴不起什么大风大浪。

    “告诉我,你们的计划。”

    陆垚特意挑了个比较瘦弱的,按照影视剧里的思路,这种人会比较软骨头。

    瘦弱的跑龙套看了看穿着铠甲,一只手就拎起自己的陆垚,还有陆垚脚下躺的十几个同伙,瞬间就怂了。

    “我……我说……”

    瘦弱的跑龙套身子抖了抖,整得陆垚也不由得晃了晃,生怕这位吓尿了尿自己身上。

    “我……我们……我们打算把那个铠甲勇士引……引出来,趁他没变身的时候把他抓住,强迫他交出召唤器……”

    正话说完,跑龙套就开始求饶了。

    “大……大哥!我话都说完了,能不能放过我啊!您别看我穿得一副凶相,我就是个混子,我什么坏事都没干过啊大哥!”

    “……”

    说的什么,陆垚也没有听清,只知道既然他们的计划跟自己印象中的一般无二,那也没什么再听下去的价值了。

    在这位跑龙套声泪俱下的求饶之下,陆垚很给面子的,把他打晕了。

    与此同时,陆垚也看到炘南跟着丑将走出了饺子馆。

    为了避免波及饺子馆里的惠姨和敏慈她们,陆垚也没有现身,跟在两个人的后面走了一段距离。

    等丑将停下来,陆垚才突然出现,拎着他的腿,把他倒挂了起来。

    “不好意思,你的帮手,已经被我解决掉了。”

    陆垚就这么居高临下地看着丑将。

    这位反派跟陆垚差不多高,陆垚提着他的脚,他的脑袋离地面很近,头发刚好擦着地面。

    丑将可不是先前那个跑龙套,哪怕被人抓在手上,也依然牙尖嘴利。

    “呵!我还以为你们铠甲勇士有多了不起呢!到头来不还是要穿上铠甲,对付我们这些手无寸铁的人!”

    陆垚的正义之心可没有这么纯粹,没想过什么公平公正。

    “这个世界,哪有这么多公平公正。你说我穿着铠甲对付你,有没有想过,你们也是仗着人多势众在对付我?”

    丑将的双腿还在不断挣扎,手也想撑着地面,给自己一个支撑。

    本人因为脑充血,脸都红透了。

    哪怕带着面罩看不出来,但语气中也能听出有些缺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