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脓液兽
字体设置
    “哈哈哈哈……哈咳……”

    笑着笑着就缺氧了,这是丑将现在的状态。

    稍一咳嗽,丑将的脸顿时变得更红了,看上去非常狼狈。

    陆垚倒不至于对一个反派有什么怜悯之心。

    炘南有着仁者之心,但是丑将刚刚惹到了他,所以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有去管陆垚。

    不过,陆垚还是不会杀人的。

    那么,该怎么处理丑将呢?

    把他送去警察局?

    不可行,暂且不说这些警察会不会相信丑将是暗中操作这些异能兽的家伙。

    就算是他们想要相信,以丑将的机警,以及影界的异能兽支援,除非ERP这边,全天二十四小时盯梢,否则丑将迟早还是会出来兴风作浪的。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把丑将关押在ERP里了。

    陆垚主要还是怕丑将被暗影护法成为恶木。

    哪怕暗影护法迟早会找到下一任,可……能拖就拖吧。

    “呜……”

    丑将被抓住了,可原定出现的脓液兽依然还是出场了。

    “炎龙铠甲——合体!”

    看到有异能兽出现,炘南也不可能让陆垚孤军奋战。

    龙吟声惊响,火焰瞬间包裹了炘南的周身,而透过火焰,红色铠甲亮的透彻,胸前的龙首散发着强大的威慑力。

    抓起胸前的一对“角”,拼在一起,就自动变成了烈焰镖。

    炘南投出烈焰镖,精准命中了脓液兽的胸口。

    可是,印象之中的火花并没有出现。

    脓液兽身体“柔软”,仿若一摊淤泥。

    烈焰镖命中之后,就如同石沉大海一般,没有了反应。

    “什么!”

    炘南表示震惊。

    熟知剧情的陆垚却没有任何反应,反倒是被陆垚抓在手中的丑将开始嘚瑟了。

    “哈哈哈哈!怎么样!知道怕了吧!趁现在把我放了,交出你们的召唤器,我还能保证以后不再找你们麻烦!”

    陆垚:“真亏你居然还能完整说完这一段话。”

    四处瞅了瞅,这边也没有绳子,手里抓着丑将,陆垚实在没有办法去帮忙。

    但就站在这边不动作,妥实是不够道义。

    算了……

    陆垚索性就提着丑将,上场跟脓液兽硬拼了。

    “炘南!掩护我!”

    陆垚喊了一声,甩手就把丑将朝着脓液兽挥舞了过去。

    脓液兽不存在躲避的,丑将也不是什么特殊攻击,很干脆地就被粘在了脓液兽的身上。

    陆垚也不手下留情,直接朝着还留在脓液兽身体里的烈焰镖一顿乱打,借着一股反震力,把伤害作用到脓液兽的身上。

    “啊!”

    丑将也惨叫哀嚎,地虎铠甲的力量也震到了他的身上,把脓液兽的身体都染成了红色。

    还不止如此,陆垚最后一脚踹出,狠狠地把脓液兽踹飞了,烈焰镖也透过了脓液兽的身体,蹿了出来,并且自动回到了炘南的手上。

    “烈焰弓”

    炘南也知道物理攻击对脓液兽没用,便召唤出了烈焰弓,打算用烈焰弓的能量弹进行攻击。

    陆垚还是担心丑将出事,说道:“小心!别把人打死了!”

    丑将暂时还罪不至死,陆垚能接受把他打瘫,可不敢让他丧命。

    毕竟,ERP的技术能让他恢复健全,却不可能让丑将死而复生。

    炘南心领神会,故意偏了下烈焰弓的弹道,只是把脓液兽再次炸回了陆垚的脚边。

    “呜!”

    陆垚和炘南配合默契,第一时间又把丑将拽了出来。

    随后,炘南换上烈阳弓,召唤出了必杀帖。

    红色的“斩”字,彰显着赫赫声威。

    “封魔斩”

    龙吟声响起,火红的刀光穿过了脓液兽的身体,把他封印在了闪着红色光亮的太极印中。

    紧随其后,一个红色的“拳”字,出现在了炘南的眼前。

    “火焰拳”

    能听到龙吟,感受到周围突然变高的温度,陆垚转头一看,脓液兽已经变成了一张卡牌,漂浮在半空之中。

    “吟!”

    乾坤腰带里传来一阵龙吟,卡牌被击碎,只剩下一片尘埃,被吸入了乾坤腰带之中。

    “谢谢了。”

    炘南解除了炎龙铠甲,对陆垚表示谢意。

    陆垚摆了摆手,说道:“这算什么?我只不过是稍微帮了点小忙而已。你上次才是真正救了我一命呢。”

    炘南说道:“不,上次我也只是帮了一点小忙……”

    陆垚可受不了这种推辞,拍了拍炘南的肩膀,说道:“那就都不要说什么谢谢了!咱们可是战友啊!”

    陆垚指了指自己的胸口,一脸真诚。

    话说,说起战友,本应该在这集第一次登场的北淼呢?

    陆垚突然想起了这位内战幻神,便说道:“我们还是快点回饺子馆里看看吧,要是影界还有什么后手,那敏慈她们可就危险了。”

    如果真是饺子馆里出了事,那就可以解释北淼为什么没有出现了。

    跟炘南和陆垚这两位陌不相识的铠甲勇士比起来,还是小细这个妹妹更重要。

    想到这一点,陆垚也顾不上跟炘南商业互吹,提着丑将就往回赶。

    回去一看,果然,小细不见了!

    “惠姨,小兰,敏慈,你们没事吧?”

    陆垚还没来得及细问,身后就传来了炘南焦急的询问声。

    看到炘南出现,她们三位才真正松了口气,惠姨也赶紧上前嘘寒问暖。

    “炘南啊,你怎么样?没有受伤吧?那个带面罩的人没有对你怎么样吧?”

    炘南可算松了口气,说道:“没事,陆垚过来救了我。”

    听炘南这么说,惠姨也上前对陆垚表示感谢。

    “小陆啊!谢谢你救了我们家炘南,他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跟他妈妈交代啊!”

    陆垚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也没做什么……对了!小细呢!她去哪儿了?”

    敏慈回答:“你们刚走,就来了一个男人,说是小细的哥哥,小细也认得出他,两个人就一起走了。”

    果然!北淼出现了!

    陆垚也瞬间没有了留在这里聊家常的心思,匆忙说了声:“各位,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些急事,就先走了!现在也这么晚了,你们也早点睡啊!”

    话音落地的时候,陆垚已经拽着昏迷的丑将离开了。

    刚刚跟惠姨她们说话的时候,陆垚也不敢手上一直抓着个人,就把他藏了起来。

    等到离开的时候,才把丑将掏出来。

    幸好,丑将已经被陆垚他们打得失去了意识,那么点时间根本醒不过来,陆垚很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