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章 到站了
字体设置
    “穿风刺”

    看够了影霸无能狂怒,东杉也不再谦让,信手一转动腰带两旁的旋钮,蓝色的“刺”字就浮现在了眼前。

    轻轻一点,蓝色的五行力量就汇聚到了风鹰剑的剑尖上。

    “唳!”

    苍鹰鸣叫,长风破浪!

    一只蓝色苍鹰的虚影带着狂风鹰鸣,朝着影霸飞袭而来。

    “我不甘心——不甘心啊!”

    此时说什么也没有用了,穿风刺已经穿过了影霸的身体,把他禁锢在了太极印中。

    东杉无视了影霸的哀嚎,在他的印象中,影霸的手中沾满了鲜血,是属于死有余辜的家伙,自然不会手下留情。

    “风鹰腿”

    准确来说,是腿下留情。

    东杉可能不知道,在原本的世界线中,应该是他,从魔蚕兽的手下,救下了被追杀的影霸。

    不过,在那之后,影霸还是死在了丑将的毒下,死在了东杉的眼前。

    没想到,现在丑将被陆垚关起来了,影霸还是要死在东杉的眼前。

    “嘭!”

    一声轰鸣,蜥蜴兽的身体被东杉打成了卡片,而影霸也以一身漆黑的形象,倒在了卡片的下方。

    东杉接收了卡片,随着一声鹰鸣,卡片变成了粉尘,被乾坤腰带吸收。

    而与此同时,离陆垚他们不远处,也传来了一声龙吟。

    “吟!”

    转头一看,炘南也已经解决了蛤蟆兽,正在朝他们走来。

    “没想到才刚刚告别,我们就已经再见面了!”

    陆垚笑道:“这也说明了我们很有缘分啊!”

    “哈哈哈哈……”

    两人相视而笑。

    可是东杉却笑不出声了。

    “他……死了。”

    终归是铠甲一队,理想主义的英雄,东杉还是承受不了有人死在自己腿下。

    哪怕这个人是个反派。

    陆垚在这方面心态就比东杉好,即便他连一只鸡都没有杀过……

    “战斗,总归是要有生有死的,我们拼上生命在战斗,他们也是拼上性命的。想一想,如果之前陷入下风的是你,他们会为你而感伤吗?”

    东杉默然,不可置否。

    “你说的对。”

    东杉这个人,说好听点就是虚心,听得进别人的话,说难听点就是耳根子软,没主见。

    陆垚这么一说,他一想也是,也就即刻释然了。

    只是,脸上的表情依旧不怎么好。

    算了,这样就够了。

    怎么说都是英雄,误杀个确实的坏人都要怀疑人生,还怎么拯救世界?

    陆垚拍了拍手,还保持着铠甲的状态,拍击起来还很有金属感。

    “那么,我要走了,再见!”

    陆垚说着,和东杉、炘南各自拥抱了一下。

    随后三个人仿若心有灵犀一般,两只手在乾坤腰带处合起。

    “禅定印”

    趁着禅定印,陆垚赶紧跑回去收拾起了自己的行囊。

    大巴车是坐不成了,以现在这状况,要坐大巴车起码也要个两三天了,还不如在ERP等着许可呢。

    可是陆垚心里着急,自然不可能等下去。

    没办法了,只能试试召唤光影驹,或者找叔叔借钱买辆车了。

    理论上来说,光影驹既然是铠甲勇士的内置装备,那么自己能召唤出光影驹也是理所当然的。

    神山老人说的能力不足,那也是对的,但按理来说,不是还有超负荷什么的吗?

    陆垚想了想,觉得可行。

    于是,陆垚屏息凝神,把手放在了旋钮上。

    按照平常召唤武器的方法,心中呼唤着属于自己的光影驹。

    “呃……”

    莫名的,一种绝望的心情涌入陆垚的心中。

    他能感觉到铠甲的能量正在飞速流逝,甚至都不够禅定印的需求了!

    到了这个地步,禅定印也就自然解开了。

    这不是陆垚的自主意识,而是铠甲自己的机制。

    陆垚想要召唤光影驹,铠甲就帮助陆垚召唤光影驹,为此也只能舍弃一些不必要的能量消耗。

    “咳……”

    陆垚撑不住了。

    “滴嘟滴嘟……”

    铠甲也发出了警报声,在这安静的四周,难免会引人注意。

    意识到禅定印效果消失的陆垚,也不敢再继续招摇过市了。

    便干脆解除了铠甲,捂着胸口走了出去。

    他现在还感觉自己胸口闷闷的,像是被一块大石头堵住了一样。

    这是消耗过大的一种警告。

    陆垚现在甚至感觉自己呼吸都有点困难了。

    “这就是强行冲破屏障所引起的后遗症吗?还真挺难受的……”

    陆垚强颜欢笑,他知道自己刚刚为什么耗费了铠甲所剩下的能量,依然无法召唤出光影驹——

    铠甲和光影驹之间还是有着一层屏障的。

    等实力达到一定界限,那个屏障就会自动消失,召唤光影驹也就会得心应手了。

    这是所谓的水到渠成。

    然而,若是没有达到这个界限,想要强行召唤光影驹,就需要用铠甲的能量把屏障强行冲破,再进行召唤。

    就像陆垚刚刚那样。

    这种方法所耗费的精力就不需要多说了,看陆垚现在这副狼狈的模样就知道了。

    这也大概是为什么前期那些召唤人们不召唤光影驹的原因吧?

    有这层屏障在,召唤人们都感受不到光影驹的存在,自然就不存在召唤什么的了。

    “算了,没办法,还是老老实实按平常人的做法吧!”

    ……

    大概两天后,陆垚回到了沪上。

    陆展博不请自来,陆垚刚出车站,就看到陆展博开着辆电瓶车在那里等他。

    “我说你……是打算开电瓶车把我接回去吗?”

    陆展博:“有什么办法?公寓里唯一会开车的只有曾老师,现在他在跟他的领导应酬呢!我也只能开电瓶车来了啊!”

    领导?

    看来是Lisa榕的戏份到了。

    陆垚话还没说,陆展博又问道:“你的行李呢?我还在想,要是行李太多,电瓶车装不下了怎么办呢!”

    陆垚吐槽了一句:“这你就不用想了,正常旅行的行李,外加我看两个大人,你这小电瓶车肯定装不下!”

    话虽如此,陆垚还是坐上了陆展博的电瓶车。

    人家都来接了,不坐上都对不起他的心意。

    哪知道,陆垚刚刚上座,陆展博就问道:“我的那几件衬衫呢?你帮我要到签名了吗?”

    陆垚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