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章 乔奢费
字体设置
    或许,人与人之间就是有这种差距吧?

    曾小贤还在为买车的钱发愁呢,这边陆垚的新车就送上门来了。

    得亏陆垚没有开免提,否则曾小贤岂不是要酸死?

    不过,陆垚这形状特异的手机也引起了吕子乔的注意。

    “我原本以为只有展博才会喜欢这种东西,没想到你也……”

    陆垚微微一笑:“这或许就是男人的浪漫吧!”

    吕子乔:“浪漫?”

    陆垚知道吕子乔说的浪漫,肯定不是自己想的那种,便没有接过他的话茬。

    大都市的街道也是理所当然的车水马龙,所幸吃饭的地方离公寓不远,陆垚他们还是很快就到了酒吧。

    “我就不进去了,还有人在等我呢。”

    一下车,陆垚就跟室友们告别了。

    曾小贤热切地问道:“去哪儿?我刚好要去洗车,可以送你啊!”

    陆垚摇了摇头:“曾老师,这就不必了,我只是回公寓而已。”

    说完,陆垚又回头问道:“奉先,你没有在我的房间里摆放什么奇怪的东西吧?”

    吕子乔:“孔明,你觉得我是那种会随便乱用别人房间的人吗?”

    这可不好说,你给别人看家的时候,差点把别人家的智能家具给逼疯。

    陆垚不置可否,朝他们挥了挥手告别,就回公寓去了。

    ……

    公寓楼下停着一辆车,最常见的黑色,品牌应该不差,反正陆垚不认识。

    “谢谢了。”

    跟司机道了谢,陆垚把一瓶顺手带上的肥宅快乐水递给了他,算是犒劳了。

    司机也挺意外陆垚这个富二代居然这么贴心,连忙感谢了一番,就回家去了。

    陆垚上了车,座椅非常舒适,许久没有摸到方向盘,陆垚还有些陌生了。

    不过算了,趁着小区晚上没什么人,慢慢开着熟练一会儿吧!

    陆垚慢悠悠开着车,这附近却有一个生命即将迎来消亡。

    人类的身姿大概只有三四十岁,以现代人的平均寿命来看,正值壮年。

    可惜,沾染了一些外星球的事物。

    这位人类的躯壳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帅气,带有一种文质彬彬的气质,哪怕在此刻的哀嚎中,表现不出这种气质,但在面部扭曲的情况下,却还能看得出他的帅气。

    “呃呃……啊……”

    男人还在哀嚎,随着他的哀嚎,他的身体开始流露出一种诡异的颜色,偏向紫色,慢慢地凝聚成形,出现了一个头盔,甲胄,战靴……

    不过,这些装备都有些虚幻,最后还是能看到那张丑陋的怪脸。

    “谢谢!谢谢你收留了我这么久!”

    两个眼挫看起来很像兔耳朵的翎羽,正好靠在男人没拉拉链的外套边上。

    这位男性痛苦的说不出话,他现在是临死不远。

    正在朝他磕头致谢的那个“兔耳朵”,在他十岁左右的时候附身了他,然后他就失去了自己的自主权。

    虽然还在某种意义上失去了自主权,但也看着这个人替自己经历了这一生。

    即便没有看到应有的娶妻生子,但是……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别……别再祸害下……下一个了……看……看着别人……经历自己的人生……对我们来说……太……太残忍了……”

    男人说完,就咽了气。

    也或许是身体常年被外星人居住的原因,他死了以后,身体也像那些外星人一样,化作了粉尘,不知道飘向何方。

    “兔耳朵”一直保持着跪拜的姿势,没有动弹。

    自从他来到这个星球,已经快有一千年了,其中换了几个宿主,他自己都数不清了。

    根据阿瑞斯人的基因技术,他可以在附身宿主之后,把宿主的容貌改变成他还是人类时候的样貌,不过必须要在他们还没有完全成长起来的时候才行。

    然后,根据幽冥魔的能力,他可以在附身宿主后的一段时间内,彻底抹消宿主的意识,把宿主的躯体占为己有。

    不过,“兔耳朵”已经做这样的事情做了几百年,地球的悲欢离合他都看过了,他也想考虑地球人的喜怒哀乐。

    所以这一次,他保护了那位地球人的意识,让他可以犹如看电视一样,陪同着这具身体长大。

    当然,上学是不会上的,这辈子不会,下辈子也不会。

    身为紫冥分队的队长,乔奢费当年在阿瑞斯的时候都没有正经上过学,怎么可能千里迢迢……不对,这是直接跨越了一个银河系啊!

    鬼才这么闲!

    乔奢费经历了那么多宿主,已经习惯了一种生活方式:

    附身人类——感受人间的生活百态——察觉死期——来到别的城市让上一任宿主安息。

    周而复始。

    现在,又要开始下一个循环了。

    乔奢费的心情十分沉重,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了,现在的他也想当一个真正的人。

    那就这么决定了!

    下一个人生,好好努力,靠自己的努力赚钱!

    至于工作么……理发师?

    乔奢费记得曾经的阿瑞斯星也有这种职业,虽然器械很原始,但曾经的乔奢费就挺喜欢这种工作的。

    要不是后来发现自己战争方面的才能异于常人,乔奢费肯定是会去当个理发师的!

    “好了,下一个人生的事,等找到新的宿主再说,现在先给他立个衣冠冢吧!”

    之前的宿主虽然人变成粉尘飘散了,但乔奢费这里还有这具身体穿过的衣服,哪怕都是小时候的了……

    ……

    视角切换,依旧没有找到冰儿的西钊只能回到酒吧附近。

    没什么目的,就是瞎转转,说不定能转角遇到爱呢?

    结果,还真就是转角遇到爱!

    在转角处的巷子里,西钊就看到了乔奢费——怪物的形态!

    “他是什么家伙?异能兽吗?”

    西钊心里理智分析,总觉得这只“异能兽”不同寻常。

    那怎么办呢?

    找他聊聊吗?

    有雪獒铠甲伴身,西钊觉得自己至少不会有生命危险。

    可是……

    多管闲事不在他的业务范围内,在加上他此时还逗留在沪上,也不是界王的意思,西钊多少有点心虚,怕这只“异能兽”是界王派来找自己回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