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章 间谍
字体设置
    伤都已经印在身上了,美真就算再生气也没有什么用处。

    “放心吧,等伤好了,我就会带着水之铠甲和水影石回来的。”

    陆垚看向西钊,说道:“西钊,我有件事情想要拜托你。”

    西钊:“……”

    虽然没有说话,但看得出他的疑惑。

    “话说,美真,我现在所居住的单间,应该没有什么异常吧?”

    “诶?”美真愣了一下,突然反应过来陆垚的意思。

    打开电脑,最常用的方法,使用卫星,以及网络,调查了一下陆垚那边的状况。

    “没有摄像头,也没有发现窃听器,周围也没有发现异能兽曾经出现的反应。”

    “好。”陆垚应了一声,继续说道:“西钊,回去当间谍吧!”

    “间谍?”此时能听到陆垚的声音,三个人异口同声。

    陆垚点头,又瞅了瞅房门,说道:“西钊,你站到门口去,如果有人偷听,你也能察觉得到。”

    “用得着这么谨慎吗?”

    西钊说了一句,但还是背靠着门,听着陆垚说话。

    “现在西钊只是跟我们承诺弃暗投明,并没有让界王知晓,对吧?”

    西钊点头,说道:“可是,我已经很多次没有接他电话了,说不定他已经对我起疑心了。”

    陆垚:“那最近一次电话是什么时候呢?”

    西钊:“在我来医院之前,给我打过一次。”

    陆垚:“频率呢?有差距吗?”

    西钊:“没有特别大的差距……”

    陆垚:“那就可以了,之前那些异能兽虽然是界王的上级,但他们之间的联系并不多,可能界王自己都不知道他们的存在。而你毕竟是他训练了十多年的兵器,我想他不至于会这么容易抛弃你……”

    界王和暗影护法关系不深,可以从原作中看出来,恶土附身的胖子一直在附近扫地,也不想着出来帮帮界王。

    而后半段……毕竟很难再找到这么趁手的了……

    陆垚也不想让西钊太过了解现实,还是欲言又止了。

    不过,西钊也明白他想说什么:“你不需要掩藏,既然决定了要跟随你们,那我就不会轻易背叛。”

    陆垚纠正道:“别说什么跟随不跟随,我们是同伴,是战友。”

    西钊:“……”

    历经了十多年的折磨,西钊不是这么容易感动的人。

    仅仅只是说说,谁都会,主要还是看怎么做。

    陆垚也没有纠结这个,继续说道:“既然他们没有放弃你,也就是说,只要你能解释得清楚,就有回到他们队伍里的希望。”

    “届时,你在他们那里,帮我们争取时间,传递假情报,甚至暗算界王都是有可能的事情。”

    西钊:“暗算界王就算了,其他的事情我可以答应。”

    “那么,具体我该怎么做呢?”

    陆垚:“这些就不是我可以教你的了,纸上谈兵,终究都是虚的,我只希望你可以安全。如果有什么意外的话……”

    陆垚还没有说话,东杉就抢先表态道:“就呼叫我和炘南,我们两个人会随时准备过来救你的!”

    西钊低下了头,回应了一声:“我明白了。”

    西钊兴致不高的样子,但大家都明白原因,也就没有再追问什么。

    又沉默了一会儿,陆垚问道:“东杉,你们那里现在怎么样了?有出现新的异能兽吗?”

    东杉:“有,大概是试探,实力不强的样子,我和炘南一人一个解决了。”

    陆垚笑了笑:“他们的试探还真奢侈啊,总共就五十五颗魔灵石,居然用了两颗来试探你们吗?”

    和东杉他们聊了几句,陆垚就把电话挂了,然后拄着拐杖,走到了北淼的单间。

    他们两个现在才是真正的难兄难弟,陆垚断了一条腿,北淼浑身是伤。

    “你在想什么?”

    陆垚推开门进去,看到北淼正对着他和冰儿的信物——一串类似贝壳一样的东西,怔怔出神。

    北淼没有动静,只是发出声音:“我在想,如果我那天就答应你了,小雪是不是就不会遇到这种情况?”

    小雪,就是冰儿。

    这是冰儿在孤儿院时候的名字。

    陆垚没有说话,找了个地方坐下。

    陆垚不说话,北淼也不说话,怔怔地看着他们的信物,仿佛那只之前还有伤在的手,已经感觉不到疲累了。

    “之前那个问题,我不知道答案,但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你再怎么看,冰儿……小雪也不可能从那里钻出来的。”

    睹物思人,陆垚很明白北淼的感情。

    北淼还好,还有可以看的东西,陆垚身为这个世界里唯一的穿越者,明明看这些楼房建筑都浮现出曾经的形状,却不是思念的样子。

    “唉!”

    被陆垚说的,北淼叹了一口气,也不再看了,垂下手来,躺在靠背上,没有说话。

    北淼不说,陆垚可不会沉默。

    “我再来继续之前那个问题,你愿意加入吗?愿意把我们当作战友吗?”

    北淼沉默了一阵,说道:“我答应了。”

    陆垚伸出手,说道:“欢迎你的加入。”

    北淼比较现实,虽然和陆垚握了握手,表示愿意合作了,但他还是申明了一句:“我知道独木难支的道理,所以愿意跟你们作为同伴,但是如果你们踌躇不前,我也会有我自己的做法。”

    陆垚:“你有你的做法,我也有我的做法,我只希望你的做法不要让我们其他人收到伤害,否则,我一定会让你好看的!”

    北淼深呼吸了一阵,说道:“可以,那现在怎么办?你和我都受了重伤,失去了作战能力,如果这时候有敌人来袭怎么办?”

    陆垚:“那就打!我虽然断了一条腿,行动受到限制,但除去这个之外,本身的战斗力还在。你四肢健全,哪怕各种行动都会让你感觉到疼痛,但你难道不能忍受吗?”

    北淼:我怕痛……那倒不至于。

    “那接下来该怎么办?”

    陆垚:“接下来……”

    陆垚开始迟疑,到底要不要把派西钊去当间谍的事情告诉北淼。

    理论上而言,这些事情都属于机密,北淼刚刚加入,还不到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

    可是,北淼既然选择加入了他们,那理论上而讲就应该开诚布公的。

    而且,之后北淼也是要上战场的,上了战场遇到西钊。

    西钊处处留手,北淼却枪枪暴击,不仅会让西钊遇到危险,还会让西钊产生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