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章 赌约
字体设置
    论起怼曾小贤,胡一菲说自己是第一,绝对没有人敢跟她争抢的。

    曾小贤被胡一菲怼的,缩在酒吧的柜头上,完全放弃了招募林宛瑜的想法。

    “可是……可是,我的电话编辑怎么办?这朱迪这次真的是太离谱了!一定要给他一个教训才行!”

    胡一菲:“这有多大事?我帮你问问子乔和美嘉,他们两个没什么事,说不定愿意给你做这个电话编辑。”

    曾小贤还是心软,说道:“那你要跟他们说清楚,只是临时工,朱迪这个毕业大学生,想找个稳定的工作也不容易。给他个教训,让他知道工作珍贵就行了。”

    主要是被怼了之后,整个人都被动软了。

    曾小贤这句话说完,陆垚也到了。

    “曾老师,你还真是个好人啊!”

    转头一看,吕子乔正搀扶着陆垚朝他们走过来。

    毕竟陆垚断了腿,爱情公寓都是关爱朋友的人。

    陆垚一出现,胡一菲就给陆垚让了座,让陆垚坐在了她原本的位置上。

    吧台前的位置不多,陆垚腿断了,总不能让他站着。

    “陆垚,你怎么了?你是想体验生活,要来我这里体验一下当电话编辑的感觉吗?”

    陆垚:“并不是……”

    陆垚指了指吕子乔,说道:“我掐指一算,算到你正在找电话编辑。刚好子乔在我这边念叨自己没有正经工作,我就带他过来找你了。”

    曾小贤笑了:“掐指一算,我不信!要不你帮我掐指一算,算算我什么时候能上电视节目?”

    陆垚微笑:“你还借着我车呢,确定要拆我台?”

    陆垚这么一说,曾小贤立刻就跪了。

    “信了!信了!我信了!陆哥您说什么就是什么!”

    胡一菲:“曾小贤你不愧是曾小贤,啥都没有,尤其是节操!”

    曾小贤对胡一菲嘟了嘟嘴,娘里娘气的。

    陆垚没管这对冤家,用一副高深莫测的语气说道:“曾老师你不是想要证据吗?赌不赌?”

    一说这个,曾小贤可就来劲儿了:“骰子还是牌九?”

    陆垚笑了:“赌钱多没意思,这样吧!我们就赌女装,谁输了谁女装!”

    作为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曾小贤表示:“赌就赌!你输了可别赖账!”

    “好!”陆垚笑着,装模作样做了几个手势,说道:“我预测,曾老师你在三个月之内,会得到一个上电视节目的机会。而且在你上电视节目的那一天,中环会堵车!”

    这可是原作之中的剧情,陆垚还算有印象,就随口说出来了。

    陆垚也不怕蝴蝶效应,开玩笑,就算赌输了,陆垚也有办法赖账。

    就比如说,套件女式外套,带个女式围巾,带个女式手套,那不都算女装吗?

    再说了,陆垚也没跟曾小贤约定要穿多久,穿上外套直接就脱下来也屁事没有。

    都是朋友之间开玩笑,大家都不会在意的。

    但曾小贤可不一样,本来就是搞笑人设,真要女装,想必大家也不介意凑个热闹。

    曾小贤寻思,自己虽然一表人才,但电视节目也不是这么好上的,不然自己也不会在电台蹉跎这么久。

    再说了,中环虽然经常堵,但怎么可能就在自己上电视节目的那天,这么巧?

    一番思量,曾小贤就跟陆垚击了个掌。

    “那就这么说定了!”

    陆垚会心一笑,才想起来自己有事要找曾小贤。

    “对了,曾老师,你不是要找电话编辑吗?你看子乔怎么样?反正他也挺闲的,一个大男人走夜路也不怕有危险。”

    陆垚说完,才想起来看看吕子乔,却发现他早就没影了。

    找了半天,才在一个靠窗的地方找到他。

    此时的吕子乔,正在和一个女生搭讪。

    想了想,影响吕子乔的撩妹大计也不算好,陆垚便干脆给他打了个电话。

    “奉先,我们已经谈妥了,快点过来!”

    陆垚视线之中,吕子乔跟那个妹子打了招呼,也不知道说了什么,但吕子乔应该是获得了妹子的联系方式,等待下一波发展了。

    现在吕子乔和陈美嘉之间的感情,还没有达到能让吕子乔收心的地步,这小子还是见一个爱一个,也不知道能隐瞒多久。

    “子乔,我们在给你谈工作,你干嘛去了?”

    胡一菲和林宛瑜跟陈美嘉的关系都不错。

    毕竟陈美嘉虽然喜欢看帅哥,但也不到看到就要上去搭讪的程度,相较之下比吕子乔自在多了。

    吕子乔老不要脸了,脸不红,心不跳地说谎道:“我看你们在聊天,就随便晃了一圈,刚好她找我帮忙,我就尽了下举手之劳了。”

    姑且还是相信了,以吕子乔和曾小贤的关系,接下来的谈话也非常顺利,吕子乔就成为了曾小贤的电话编辑。

    陆垚也是无聊,就在酒吧里打发了一个下午的时间。

    ……

    跟陆垚分离已经过了好几天,西钊还是回到了界王的手下。

    “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

    端坐在高台的椅子上,打扮的像个科学怪人模样的界王,靠在自己的机械手臂上,声音沙哑。

    西钊低着头,说道:“我在跟踪那些铠甲勇士们,怕引起他们的注意力……”

    界王明显不信:“这么巧吗?我这几天,给你打了多少电话!难道你都在跟踪那些铠甲勇士们?”

    西钊:“这件事是我欠考虑了,那些铠甲勇士认识个朋友,他的科技水平很高,我怕他监控我的电话信号,所以不敢接电话。”

    小黑:???

    我的存在被泄露了?

    界王算是接受了这个理由,身为科技侧的前任尖子,他知道监控电话信号什么的,不算难事。

    “冰儿呢?”

    西钊:“我……”

    看来陆垚说的是真的了,界王和那个异能兽没什么联系。

    “没找到她,可能是被铠甲勇士拘留了。”

    西钊这边已经知道了丑将被铠甲勇士们拘留了的事情,界王也不排除冰儿被拘留的可能性。

    界王低沉地出了声,算是接受了西钊这个解释。

    可是,这并不代表界王允许西钊安然回归。

    “你这一个月的训练,必须要加倍还回来!”

    “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