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字体设置
    对于想靠赌博发财、侥幸暴富的人来说,“输也是输,赢也是输”。因为“赌徒心态”正是将他自己击倒的最残酷最致命的第一棒。

    香港天虹娱乐天地开设在香港岛的黑角头和柴湾之间。

    它远离了闹市的喧嚣,距流光溢彩的维多利亚湾南岸仅一步之遥,这当然是地下赌场最理想的地理位置。

    天虹娱乐天地的门很奇特,门的颜色与墙面颜色反差很大,呈椭圆形,这扇门开也好闭也罢,永远都像是一张血盆大嘴,随时吞噬着自投罗网的生命。

    这天近午时分,一位年轻人犹豫不决地走进赌场。也许是初试赌局,明显看得出他的胆怯且在左顾右盼。

    正在赌场门前小花园逗鸟的墩厚老大爷注意到了年轻人。

    他笑了笑,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年轻人腰间别着的小袋子:“年轻人,进赌场可要输得起的哦。”

    年轻人不服气地看了老大爷一眼,扯下小袋挂进内胸,昂起头进了那张血盆大嘴似的门。

    老大爷笑着摇了摇头,专心逗他的画眉鸟去了。

    果然,不到三个小时,几名在场内帮老板放高利贷的大耳窿——其实就是看场子的打手,追打着那位丧魂失魄的年经人。

    被追打者东逃西蹿,大耳窿们气势汹汹。

    打斗中,赌场已搅成一锅粥:不少赌桌被掀翻,赌具和筹码一片狼藉。赌徒们或惊恐或恼怒地躲闪着,神情各异地看着赌场里经常上演的几乎已熟视无睹了的弱肉强食生死战。

    年轻人终没能逃脱大耳窿们的魔掌。

    就在他被打得鼻青脸肿好不容易逃出娱乐天地大门时,被两位包抄过来的打手踢倒在地。

    这时,趾高气扬的赌场老板老扁头出现了。他二话不说,一记重拳猛砸在刚刚爬起来的年轻人脸上,顿时鼻血喷涌而出。

    老扁头仍不解恨,再一拳击向年轻人胸膛,这次轮到老扁头甩着手咿呀怪叫了:“哎哟哟,痛死我了!”老扁头气急败坏地撕开年轻人衣襟,发现年轻人胸前的小袋子。他以为装着金砖银锭,一把扯将过来,打开一看,黑不溜秋的一节牛角!他又气又恼,不屑一顾地随手扔了:“倒楣!”

    年经人不顾一切扑向牛角,趴在地上紧紧攥着。凶残的老扁头竟用穿着大头皮鞋的脚搓踩年轻人的手。血,从紧攥着牛角的手上浸了出来。

    牛角节被老扁头扔下地的那一刻,引起了从赌场闲逛了一上午出来的廖家豪的注意。就在年轻人被打得奄奄一息之际,廖家豪抢上几步三拳两脚便将大耳窿们打得人仰马翻:“老扁头,你是要他钱还是要他命?”

    “当然是要钱。”老扁头知道廖家豪的厉害,对他是奈何不得。

    “钱?打死了,你还得帮他收尸。”廖家豪轻蔑嘲弄地一笑,“欠你多少?”

    “连本带利十万。”

    “又是欠你们的高利贷?”

    “豪哥你不知这家伙几可恨!输光了高利贷我们就不让他赌了,他硬说身上有价值连城的宝贝……”

    “别说了,不就是那节烂牛角吗?”廖家豪示意大耳窿们扶起年轻人,然后附在年轻人耳边轻声言道,“嗳,我给你十万还赌债,这节牛角归我。”

    年轻人看了廖家豪一眼,竟将脸扭向一边。

    廖家豪声音更轻:“嗳,你要牛角还是要命呐?”

    还是沉默。

    “豪哥,究竟你捞不捞他?”

    “捞!你先给我挂着账,十万。”

    “豪哥,这就不够意思了,捞人是要现钱的。不过……既然你发话了,我也不要他的命。”老扁头示意大耳窿们,“拖下去,让他家里拿三十万来赎人!”

    这时,一位衣着光鲜绅士模样的中年人快步走过来,冷峻的向几位大耳窿喝到:“等等!这位年轻人欠你们多少钱,犯得着这般狠下毒手?”

    “哟,是周大老板。周大老板想捞他?三十万。”

    “发钱痨呀你!”廖家豪一把揪起老扁头推过一旁,淡淡地告诉中年人,“这位周老板,你想捞他,就给老扁头十万港币。”

    “是欠他十万吗?”周老板向微微睁开眼睛的年轻人问道。

    年轻人狐疑地看了周老板一眼,有气无力答道:“是。”

    “好,我替他还了。”周老板向随后赶来的一位漂亮姑娘吩咐道,“美华,开十万现金支票。”

    美华厌恶地瞟了年轻人一眼:“爸!血汗钱可不是用来捞赌鬼的。”

    “让你开你就开!”周老板一点也不含糊。

    无奈的姑娘只好极不情愿地开了张支票递给老扁头。

    这时,她父亲早已搀扶着青年人向一辆劳斯莱斯轿车走去。但他们谁也没有注意,那位溜鸟的墩厚可亲的老大爷也正在注视着所发生的一切,他还特别盯着年轻人小袋子装的那节牛角,嘴角浮上一丝别人不轻易察觉的阴笑。

    “我姓周,周家峒。”刚上车周老板就自我介绍,然后亲切地问道,“我们先上医院看看医生?”

    显然,年轻人非常感激却十分局促:“不碍事的,表皮伤而已。”

    “那好,跟我们回家包扎一下吧。”

    一路上,劳斯莱斯轿车内的几位缄口不言,好像紧闭的车门车窗早就关闭了人们的话匣子。沉默中,劳斯莱斯驶进虎豹山庄一幢依山傍靠海、四周绿树成荫的豪华别墅。周家峒搀扶着年轻人进到大厅右侧的檀香木长沙发坐了下来:“JIANNIE,拿急救箱来!”

    菲律宾籍女佣JIANNIE拿来了急救箱,为年轻人仔细的擦洗伤口,然后在消毒纱布抹上一层黑色药膏。周家峒边看边解释道:“这是瑶家的跌打特效药,一敷上就会消肿止痛,很快好起来的。”说着为年轻人斟上一小杯琥珀色的药酒,“这也是用广西金秀大瑶山采集的草药浸泡成的跌打内伤药酒。喝吧,你会全身舒坦,消除疼痛。”

    年轻人一饮而尽,精神多了。

    他慢慢站了起来:“今日若非周兄仗义相救,我小命恐怕难保。大恩不言谢,今后只要周兄用得上我,当万死不辞。”说罢年轻人便拱手告辞。

    周家峒微微笑道:“年轻人,‘大恩不言谢’你也要留个名呀?”

    年轻人瞟了眼周美华冷峻的面孔,不禁面露惶惑之色:“周兄,不必了。名字只是符号,呼来唤去的挂在嘴边,只有真情才是铭刻于心的。”

    “年轻人,你错了。名字不仅仅是符号,它更是刻骨铭心的印记。就像我们都姓‘中’,都是中国人,我周家峒姓‘瑶’,属瑶族大家庭一样。”

    “恩人也是瑶族人?真不好意思,我也是瑶族大家庭的一员,叫李敬尧。”他一字一顿地重复:“李、敬、尧。”

    周家峒开怀大笑,李敬尧觉着两人的距离一下拉近了许多。

    少倾,李敬尧象是自言自语又象是在琢磨什么:“家峒!家峒?恩人的祖先也来自千家峒?”

    “是的,‘也’来自千家峒,看来你我都来自千家峒。”

    “当然,当然。”李敬尧激动地紧握着周家峒的手,拘谨客套气氛一扫而光。

    “爸!”周美华不高兴了,“又不知根知底,套什么近乎?”

    “既然都是瑶族同胞,就不叫套近乎,这叫乡情。”一个苍老的声音从大门外传来,随着话音健步走来一位松身鹤骨的老人。

    “太爷爷,太爷爷。”周美华迎了上去,牵住白发苍苍满脸皱折却双目炯炯有神的老太爷的手,“您闲逛了一上午才回来呐?我扶您上楼哦。”

    “别!我先来看看是谁来我家‘套近乎’。”

    “爷爷,我介绍一下,这位是我新结识的族弟李敬尧。”周家峒拉着李敬尧走向老人,“这是我爷爷。”

    “周爷爷,您好!”李敬尧紧握住老爷爷粗糙的手掌连声声问好。

    “我叫周公甫。老一辈给我起这个名呀,指望我会‘周公吐甫,天下归心’。如今倒好,老了老了,给家峒他们添累赘了。”周爷爷朗声笑道。

    “说什么呢爷爷!当初若不是你艰难打拼,我们周家怎会有这偌大的基业!”周美华对爷爷充满深情。

    “少恭维你爷爷。哦,差点儿犯糊涂了——我给家里带来位稀客。”老爷爷向大门外喊道,“进来吧,家豪。”

    “你就是廖家豪?”周家峒看着刚在赌场见过面的人,礼貌地站了起来。

    “来,来。贤侄孙,这就是你周家峒小叔。家峒小时背过你抱过你,他比你大十几岁呢。这几十年风风雨雨,人分开了,家分开了,‘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了。”

    “想起来了!家豪老弟,坐坐坐。”周家峒热情的招呼道。

    “又来一个赌鬼!”美华对出入赌场的人特别反感,她轻声嘟哝了一句,上楼了。

    “这丫头,越来越任性了。”周公甫宽容地笑了笑,“早年,我与家豪的爷爷同年同月生,是莫逆之交呀。到了家峒和家豪的父亲,两人的路走得就有点不同了。家豪父亲一心要赚钱,三十五岁才找了个富家女。唉,他也太看重钱财了,从此两家人的交往越来越少。钱这个东西,用好了是福,用偏了是祸呀。那次失窃,廖家受到重挫,几乎是一蹶不振。”

    “钱乃身外之物,无所谓啦。”廖家豪说得相当轻松。

    “廖兄,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会报答你的。”李敬尧对廖家豪恳切地说道。

    “不怪我图谋你的牛角节吗?”

    “你那是在试探我。廖兄真对牛角节感兴趣?”

    “对你的牛角节不感兴趣了,那是你的命。”

    “又是牛角节的故事。”周公甫拍拍李敬尧的肩头,“说来听听?”

    “哎。我生活在泰国清迈,学经济管理,也是瑶族的后裔。父亲在当地一家大工厂做高管,母亲在中学任教。爷爷薄有资产,但很不赏识我父亲,因为他只为别人打工而不为爷爷管理家业。爷爷认为我是他的可靠接班人。临终前,爷爷指定我作为他财产的唯一继承人,还郑重其事地交给我一节牛角,嘱咐说:李家祖先将牛角节视为珍宝,一代一代传了下来。我们的根在千家峒,要我象保护生命一样保护牛角节,寻找另外十一节牛角……话没说完,爷爷咽气了。我向父亲打听,他只是淡淡言道:那是一支号令全族的牛角,逃难时截成十二节,分给十二姓。另外十一节牛角的持有人同是千家峒瑶族后裔,要凑齐这十二节牛角比登天还难!我想,这大概是爷爷不喜欢我父亲的原因之一吧。后来我把爷爷的资产投进股市,全数委托给父亲。只带了少量现金辗转来到香港,准备到中国大陆寻求发展,寻找其余的十一节牛角。可是到了香港,突然亚洲金融风暴爆发,在泰国股市的资金几乎缩水殆尽。无奈之下,在香港留居几年的我,只好硬着头皮进了赌场……”李敬尧诉说着他的经历。

    正要下楼招呼大家吃饭的周美华不屑地听着李敬尧的诉说,忍耐了几次,一听到“赌场”,终于打断了:“吃饭了!哪来这么多废话。”

    “美华!注意最起码的礼节。”周家峒“嚯”地站起,瞪了周美华一眼。

    晚饭后,大家品着广西金秀圣堂山罕有的石崖茶。周老太爷童趣十足,他如发布广告般对大家说道:“石崖茶产自广西瑶族地区,味道清香纯正,提神醒脑,清热解毒,富含人体必需的多种氨基酸和微量元素……”

    廖家豪啜了一口香茶:“爷爷,您老人家帮商家做广告呐?”

    周老太爷:“不是帮商家,是帮我们瑶家做广告!”

    “瑶家的宝贝多着呢:绞股蓝、灵香草、甜茶……”周家峒如数家珍。

    李敬尧插嘴道:“瑶家的宝贝都有一种神秘感,就像十二节牛角。”

    “说起牛角,其实我们的目标都一样。”廖家豪取下李敬尧悬挂于内胸的牛角节,然后变戏法似的拿出另外一节,两节牛角一比对,显然有异。廖家豪神秘地笑了笑,卖关子说他能测出真假。

    周家峒一针见血:“测什么测,家豪这节是假的。”

    “哈哈,露馅了,露馅了。牛角节我们廖家原先也有,珍贵得像命一样,平时锁在保险柜里,逢年过节才请出来祭拜,神秘兮兮的。那时我还小,不知那节牛角的来历。五岁那年家里遭贼,牛角节连同资产凭据都被偷了!长大后我喜欢上古董收藏,除了春秋时期的铜鼎和唐镜宋瓷外,单是明代的瑶族铜鼓我就收藏了八面。父亲见我迷于古董,终于说了有关牛角节的秘密。他说那节牛角是祖上传下来,的确是一支牛角锯成十二节分给十二姓。你看见牛角节上这些奇怪的条纹吗?听说十二节凑齐后拼起来,藏着天大的秘密呢!”

    此言一出,整个气氛也陡然变得神秘起来。

    廖家豪顿了顿,继续说道:“从此我漂泊在外,目的就是寻找牛角。一天不见我们廖家的牛角,我就天天在外面漂泊!”

    李敬尧劝道:“家豪兄,会寻到的。不过说实话,家豪兄寻找的范围窄了,应当到大陆去,到千家峒去。那里会有更多的线索,也许会有比牛角节更珍贵的东西。”

    “敬尧说得不错,我是要去大陆的。”廖家豪点燃一支烟,深深地吸了一口,“最近,古玩界悄悄刮起一小股高价收购牛角的风,据说谁能寻到千家峒瑶族十二节牛角,凑齐上面的奇怪文字,悬赏百万港币。于是,我照老爸回忆的牛角节样子仿制了一节,刻上一些似字非字的条纹,用这节假牛角投石问路。”

    “小儿科了不是?被我一眼识破。”周家峒笑了笑,“家豪呀,不如你借敬尧这节重新仿制,再去寻找你们廖家的牛角节。”

    “这件事我去办。”李敬尧脱口而出。

    “对,不用借。就请敬尧代劳,帮我仿制一节。”

    廖家豪告辞了。周美华看不起父亲从赌场“捞”回来的李敬尧,毫不客气地下逐客令:“李敬尧,你不是要帮那姓廖的造假吗?干吗还赖在我家里。”

    “我这就走,这就走。”真怪,李敬尧对周美华竟产生一种莫名的畏惧感,习惯性地紧紧皱起了眉头。

    周美华十分厌恶李荀尧皱眉:“你别老是摆出一付忧国忧民的样子,恶心!”

    “美华!”周公甫面露愠色,“有这么对待客人的吗?如果你流落在外,无家可归,身陷绝境,同族人也将你拒之门外,你会作何感想?人要有宽容之心,宽可化非议,容可化恩仇。懂吗?”

    “不怪美华小妹妹。适才爷爷之言含意深刻,敬尧一定铭记在心。”李敬尧觉得不便呆在周家,便告辞道:“爷爷,我还有很多事要办,今后有空,一定会来拜望爷爷。”

    周家峒急了:“敬尧别走,我还有事相商,今晚你就在我家住下来。”

    周美华并无半点好脸色,她恨恨地挖了李敬尧一眼,“呯”!重重地带上房间门,再也不愿露面。

    夜里,周家峒邀李敬尧在临海的阳台观海景。怀着感激之心的李敬尧建议周家峒进军大陆市场,规避金融风暴的影响。周家峒听后相当兴奋,但也面露难色:“我也想到大陆去发展,不过香港这边的产业丢不开啊。”

    “为什么不放手让美华去独挡一面?”

    “她?学历史的,专攻晋史,喜欢与‘八王之乱’打交道,不喜欢商界的拼搏。我多次试着动员她帮我打理公司,她就一句话:从商?没门!”

    “要不,我与她沟通试试?”

    周家峒悄声道:“她有点儿讨厌你哪。”

    “我们没有代沟。”

    “只怕她与你有鸿沟。”

    李敬尧神秘一笑,定了定神,前去敲响了周美华的房间门。

    房门开了,周美华见是李敬尧,眉头一皱:“你?有事吗?”

    “我向你道歉来了。”

    “没什么值得你道歉的。”

    “真的。我不该离开清迈,应当学你,潜下心来研究历史。”

    “我不想和你探讨历史,晚安。”周美华冷冰冰丢下这句话,正要关上房门。

    “对不起,我忘了在西晋历史上,绿珠应该是不屑与石崇为伍的。”

    “你说什么?”就在周美华即将关上门的那一刹住,她好奇地打开了房门。

    “因为绿珠知道石崇用财富赌了她的青春,最后输掉的是两人的性命。”

    “胡说八道!”

    “你说,如果绿珠不进金谷园,会不会没有八王之乱?”

    “现在乱的是你!西晋的腐败才是八王之乱的根,与绿珠进不进金谷园搭不上边。懂吗!”周美华明显带着教训的口吻。

    “我是说如果。如果绿珠不进金谷园,孙秀会抢这西晋第一美女吗?如果司马伦不为绿珠杀了石崇,难道还会惹得司马冏灭杀司马伦吗?如果……八王之乱不就是从此而爆发的吗?”

    “你究竟想说什么!”

    “我只想说,历史没有如果,过去没有如果。可是,现在有如果,未来有如果。如果你能帮助你爸爸到大陆开创一番事业,也许周氏企业的新历史就是你书写的!”

    “绕,我看你绕,把我绕晕了你想趁虚而入!”周美华“呯”地关上房门。不过此时她内心五味杂陈,有气无力地靠在房门上,想了许久许久……

    周家峒笑了:“敬尧,我敢说这丫头被你绕得动心了。”

    重新落座后,周家峒与李敬尧更是无话不谈,他们推心置腹地畅谈瑶族历史。周家峒坦然地说他家也珍藏着一节牛角,李敬尧建议将两节牛角摆在一起,看看是不是出自同一支。周家峒果真从保险箱里取出一节牛角,两人细细比对:两节牛角成色十分相近,长度都是3厘米左右。周家那节上端9.5厘米,下端9.9厘米;李敬尧长中的那节上端7厘米,下端7.5厘米。李敬尧认为周家那节应是整支牛角的末节,而自己手中的应是第六或第七节。

    周家峒与李敬尧商量后,决定用“蹊跷人”的网名将牛角节的事公布在互联网上,试图引起网民们的关注,探寻其他牛角节的线索。

    东篱村夫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