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十六
字体设置
    《千家峒》来源:

    八桂大学座落在桂林市郊,这是一所全日制综合大学。

    武尚哲作为保证人,盘馨竹在海蓝公司预支了第一学期的学费和生活费,来到八桂大学的经济学院旅游策划专业报到了。

    在全新的学环境里,她一边如饥似渴地学习着全新的旅游策划和开发理念,一边利用节假日继续在海蓝公司打工还钱。

    她万万没有想到,醋意大发的唐婷正在用心思伤害她。

    人最冤的是什么?就是被伤害了还茫茫然不知伤害来自何方。

    这天,对卢凤鸣来说,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他居然接到了唐婷打来的电话。

    “婷婷!真是你呀,我、我真的好想你……”

    “你听着。”唐婷毫不客气地打断了卢凤鸣的话,“榕湖饭店,今晚请我吃饭。”

    如此颐指气使命令别人请自己吃饭的女孩如今已不在少数,大概是属于自认为镶了金边,身价不菲那一类。

    当然,接到此“命令”,卢凤鸣受宠若惊。

    傍晚,两人在一个幽静温情的双人小卡座面对面坐了下来。唐婷很少说话,她耐着性子听卢凤鸣絮絮叨叨地向自己诉说着肉麻的情话。末了,她插上一句:“说够了吗?轮到我说一句了。”

    “婷婷,你说,你说。”

    “帮我一个忙。”

    “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为你两肋插刀!啊,不对,是肝脑涂地!”

    “行了行了,别弄得血腥味那么重。”唐婷顿了一下,“不要问为什么:你们公司的盘馨竹,炒她鱿鱼!”

    “盘馨竹?”卢凤鸣想不起是谁,下意识问道,“为什么?”

    “你长没长脑,叫你别问为什么!”

    星期六,卢凤鸣阴沉着脸叫来了刚从学校赶来公司打工的盘馨竹。

    可是眼前的美少女让他心里“咯噔”了一下,刹那间云开雾散!

    此刻的他,是意马心猿?是怜香惜玉?鬼知道!反正他已将原本模拟好的几套训斥责骂方案全丢到九霄云外去了。

    “你叫盘馨竹?”

    “是的,卢经理。”

    “馨竹,真舍不得你啊。”

    一句没头没脑,弄得盘馨竹又羞又恼:“卢经理什么意思啦!”

    “为了不影响你的学习,海蓝不得不辞退你。”卢凤鸣一字一句地斟酌着用词,“让一位漂亮的女大学生打工赚学费,显得我们海蓝公司太没人情味了。我们希望你专心学业,不要分心。”

    “可我……要钱交学费,我借了公司的钱!”

    “这里有三千块钱,算是我本人资助你的。”卢凤鸣有点情不自禁,这在原先设想的方案里是没有的。

    盘馨竹满脸无奈:“谢谢。我需要的是干干净净的,靠我自己双手挣到的钱。”

    “真有骨气!馨竹,你太令人敬佩了。”

    “卢经理是代表公司吗?”

    “当然。可是我个人,真的舍不得你走。”

    盘馨竹只有苦笑:“谢谢。卢经理再见。”

    “等等,馨竹,你不愿意留个联系电话……我会记着你的。”

    “不必了,请转告武助理,欠公司的钱,我会还清的。”

    “武尚哲?”卢凤鸣头皮有点发麻,“他介绍你来打工的?”

    “是的。”

    一时间,眼前这位小美女成了烫手的山芋。

    辞退她吗,真不知道她与武尚哲什么关系;不辞退吗,心爱的唐婷那儿又交待不过去。权衡再三,他决定不能得罪唐婷:“他很忙,我会告诉他的。”

    “谢谢。”盘馨竹没再说什么,转身走了。

    卢凤鸣悔得直跺脚:“为什么不早发现本公司还有此等奇珍异宝!”

    时下有一类男人信奉“吃着碗里的,惦着锅里的”。

    卢凤鸣何尝不是如此?可今天才发现的小美女竟被自己“炒”了,连“锅”都端走了。幸而“碗”里的大美女还在,何不先狠狠咬上一口?他连忙约来唐婷,向她报功。

    “我将那位叫盘馨竹的赶走了。”刚坐下来,卢凤鸣的屁股就悄悄向唐婷挪近了几寸。

    “这天气,热死人了,别靠我恁近!”唐婷很自然地挪开了几寸。

    “忘恩负义了不是?帮了你,没有点儿犒赏?”

    “让你见我一面,还不是犒赏吗?”

    “婷婷!难道你不懂我的心?”卢凤鸣趁机攀住了唐婷的肩头。

    “哎,哎!”唐婷厌恶地盯着那只攀在肩上手,示意让他挪开。

    卢凤鸣很尴尬:“锅”里的端走了,“碗”里的也没捞着吃一口!

    从海蓝公司赶走了盘馨竹,唐婷仍不解恨,她盘算着如何将盘馨竹逼向绝境。

    回到家里,在母亲赵莫玉面前冷不丁冒出一句:“哼,那盘馨竹真不是什么好东西!”

    赵莫玉许久没有盘馨竹的消息了,她急切地问女儿:“盘馨竹怎么啦?”

    “听说让大款给包养了。”

    “不可能!”

    “妈,别傻了。你不想想,她盘馨竹何德何能,有什么本事能得到一大笔钱上大学?生活费和学费是偷来的?抢来的?”

    “她到学校报到了?”显然,赵莫玉是惊喜多于惊诧,“太好了,太好了。我还愁帮不上她的忙呢。”

    唐婷恨恨地奚落母亲:“人家有贵人相助,有大款包养,用你帮她什么!还‘干妈’、‘干女儿’呢,我看你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听到了盘馨竹已进大学校门的消息,赵莫玉顾不得唐婷那充满敌意的表情和言辞,转个背便喜孜孜赶到八桂大学经济学院寻找盘馨竹。

    校园很恬静,学子们被浩瀚的知识无声地吸引着。

    “馨竹,有人找你。”室友轻轻走进宿舍。

    “谁?”正在整理课堂笔记的盘馨竹愣了一下:不应该有谁到学校找自己。

    “她说是你干妈。”

    干妈?一个让人心中五味杂陈的人物。

    盘馨竹似乎已经嗅出了一点味道,赵莫玉认自己做“干女儿”不仅仅是感恩,总带有点隔夜米饭——不知来自何处的馊味。

    她之所以离开赵家,被唐婷无端污辱人格固然是诱因,更重要的是对“干妈”的琢磨不透。

    借故不见为好。

    盘馨竹悄悄走去学校图书馆。

    “馨竹,你让我好找!”从生活经验,特别是耍心眼来说,盘馨竹绝不是赵莫玉的对手,精明的她,在从宿舍去图书馆的小道上拦住了盘馨竹。

    “干妈,你怎么来啦?”

    “你看你,一定是学习紧张,吃得又不好,瘦一大圈了。”赵莫玉对盘馨竹的感情很真实,她如母亲般抚摸着她脸儿,“都是你唐婷姐不好……我打她了。”

    “干妈,别怪唐婷姐!”盘馨竹看着赵莫玉那张的确很真诚的脸,她开始被感化了,“你……找我有事吗?”

    “只想看看你。”赵莫玉拉着盘馨竹,“要不我们到小花园椅子上坐坐?”

    花园、长椅,静谧、怡情,这里是最容易倾诉和倾听的地方。

    赵莫玉噙着泪,伴随的是一番情真意切的道白。

    其实,我是瑶族人,也许我的根就在千家峒!赵莫玉的开场白一下就俘获了盘馨竹的心。

    盘馨竹美丽真纯的大眼睛看着这位“干妈”,没有插话,只有静静的倾听。

    我一直想去千家峒,为什么?寻根哪。就像离开母亲的儿女,会不顾一切的,千方百计的寻找自己的母亲一样。

    可是,千家峒真是我们赵家的根吗?我要证实,我要确定。凭什么?只有找到我们祖先在千家峒埋下的物品,让它们说话,让它们为我证明,我赵莫玉究竟是不是千家峒迁出来的瑶家后人。

    馨竹,你能理解一个游子寻母的心情吗?

    干女儿,你能理解我为什么冒着生命危险也要爬上饮马崖的目的吗?

    这回轮到盘馨竹美丽的眼儿噙着泪水了。

    这回轮到盘馨竹被赵莫玉的真情打动了。

    “干妈,想不到你为了寻根那么的执着。只不过……上饮马崖太危险了。”

    “所以我才求你给我带路。”

    “你早就应当告知我实情,要不我一直以为你……”

    “怎么?怀疑我别有用心?”

    盘馨竹反而不好意思了:“反正,我一直觉得你怪怪的。就像我爸……”

    “你爸也怪怪的?”

    “可能吧,好象他收藏着什么宝贝。也许是我们盘姓瑶家祖传的东西,不过他一直守口如瓶,从没露过半点口风。”盘馨竹坦露着心声,也许这就是所谓的“以真心换真情”。

    “别怪你爸爸,老人都会有一点不愿让人知道的秘密的。”赵莫玉达到目的了,嘴里如是说,心里却大喜过望。

    她开始算计着如何能探寻到盘公望收藏的究竟是何种宝物。她胡乱地猜测着,盘公望收藏的宝物对自己的寻宝计划将会有什么帮助……

    听说盘馨竹被辞退了,武尚哲十分恼火,他径直找到卢凤鸣。

    可是卢凤鸣的回答光冕堂皇,入情入理,人家还主动掏了三千元以作资助。

    内心十分歉疚的武尚哲来到了八桂大学。

    “馨竹,武叔叔看你来了。”一见盘馨竹,也不管她愿与不愿,武尚哲先掏出一千元塞给她。

    “不要。”盘馨竹还是那么犟。

    “谁说是给你啦?写借条。”

    盘馨竹哭笑不得:“我又没问你借。”

    武尚哲有备而来,他调查了解得十分细致:“别犟!你的伙食费后天就没了。”

    盘馨竹嫣然一笑,掏出笔“唰唰唰”写了张借条递去。

    “学习还顺心吧?”

    “挺好的。”

    “还有什么困难吗?”

    “困难……”盘馨竹认真地看了武尚哲一眼,“武叔,你最讨厌吃什么菜?”

    “学校食堂的菜谱不合你口味吗?”

    “我是问你本人,最讨厌吃什么菜。”

    “唔……苦瓜啦,苋菜啦,酸笋啦,还有羊肉,我讨厌那股膻味。”

    “哦……我借了你的钱,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没问题,请讲。”

    “我要请你吃餐饭。”

    “好呀,就在学校食堂,不许超过十块钱。”

    “OK!”

    大学校园的食堂,装修虽不富丽堂皇,但不失高雅洁净。

    几盆盛开的郁金香就让你在就餐的同时品味着母亲般的温馨;墙上,牛顿、爱因斯坦、高尔基等世界名流的照片和名言,时时提醒你在母校游弋着无边的知识海洋。

    盘馨竹径直将武尚哲带进了小炒间。

    女主人俏皮地看了“武叔叔”一眼,开始点菜了:来一碟素炒苦瓜,一碟红苋菜,一碟酸笋猪大肠,再点了一盆羊骨汤。

    她凑近“武叔叔”戏谑道:“三菜一汤,九块五,全是你最不爱吃的,行吗?”

    武尚哲哭笑不得。活该!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谁叫你压着人家接受本不情愿接受的“帮助”呢?

    刚动筷子,大学勤工俭学办公室来了一个人:“武尚哲同志在吗?”

    “我就是。”

    “你侄女盘馨竹,我们安排她在这个食堂当洗碗工,你看行吗?”

    武尚哲转向盘馨竹:“侄女儿,你看行吗?”

    盘馨竹又气又笑又感激:“行!洗不完的碗我叔帮我洗。”

    这天,宋小波终于打听到撞跌人家手中文件的小美女名叫盘馨竹。他神不守舍地到处游荡,总以为兔子会再一次撞到他这棵大树上。

    “盘馨竹?被炒鱿鱼了。”

    “谁炒她的?谁炒她的!”

    着急没有用,愤怒也没有用。

    人家是大学生,人家到学校上课去了。

    为了见自己的“梦中情人”,这位公子哥儿急猴儿地让刚倒班休息的黄鸿涛陪同,到大学校园寻找盘馨竹。

    可是,听说盘馨竹又在校外找了一份工作,刚洗完碗吃过晚饭就外出上班去了,于是宋小波与黄鸿涛追出去寻找。

    唐婷对母亲老是向着盘馨竹这个“干女儿”十分不满,特别发现武尚哲帮盘馨竹还公司的欠款,更是对盘馨竹充满敌意。

    唐建忠看出女儿有心事,一问,原来女儿喜欢武尚哲,憎恨盘馨竹。

    再笨的人也掂量得出这两块法码孰重孰轻,孰利孰弊:武尚哲是要拉拢的,盘馨竹是要打击的。唐建忠教给唐婷的主意,竟然是唆使女儿叫金彪和老杈“教训”盘馨竹。

    唐婷请金彪和老杈大吃大喝一顿,要他们帮“教训”一个自己憎恶的女人,至于教训谁,她没说。

    这天夜里,唐婷带着金彪和老杈到盘馨竹到校外打工的必经之地游荡。街灯十分昏暗,当盘馨竹走过来时,金彪和老杈蒙上长丝袜迎了上去,金彪压低声音:“听着,以后离武尚哲远一点!”

    “你们是什么人?”

    老杈二话不说,揪住盘馨竹举拳就要捶下,突然,他的手停住了。

    盘馨竹?不错,要教训的对象正是老板的救命恩人!

    还是金彪思维活络,为了应付躲在暗处的唐婷,他取下蒙在头上的长袜,悄悄地对盘馨竹言道:“有人要我们打你,你假装叫唤几句就跑。”

    好一出荒唐的“雇凶打人”!

    惊慌无措的盘馨竹顾不得许多,高叫了几声转头便跑。

    金彪和老杈紧追着假装狠揍盘馨竹,一边还在喊着:“看我们不打扁你!”

    事有凑巧,刚好黄鸿涛陪同宋小波寻找盘馨竹路过此地,听到有人呼救,好打抱不平的黄鸿涛三步并成两步地冲了过去,毅然出手相救。

    好身手!只见他闪身让开盘馨竹,对着刚转身开溜的老杈就那么一掌!

    老杈被这一掌弹出一丈多,重重地跌坐地上,发出一声瘆人心魄的惨叫。

    黄鸿涛跑过去搀扶,惊呼起来:“老杈?”

    “别打了,别打了!”金彪也不顾一切地扶着老杈,“你打什么打!我们是闹着玩的!”

    “闹着玩的?有你们这般闹着玩的吗?”黄鸿涛又气又急。

    “哎哟!”老权捂着腰,“伙计,你出手也太重了。”

    唐婷发现事态有变,溜了。

    宋小波发现所救之人竟是自己的“梦中情人”,喜出望外,拉上盘馨竹离开是非之地,吃宵夜去了。

    黄鸿涛连忙与金彪将老杈送去医院,X光拍片结果:老杈第五腰椎压缩性骨折。

    谁也想不到是这么个结果。

    黄鸿涛掏出身上所有的钱,为老杈垫付了医药费。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