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二十一
字体设置
    《千家峒》来源:

    桂林叠彩山东濒漓江,山之南开发了一片高档住宅区,名曰“彩云故里”。

    钱万贯在“彩云故里”别墅群里租下了88号别墅。

    放走了廖家豪和唐婷,他回到了88号别墅,阴沉着脸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森哥低着头进来,显然,钱老板的脸色让他提心吊胆。

    “说,为什么私自带走唐婷?”钱万贯对森哥带走唐婷的行为最是恼怒,“就因为她长得漂亮?就因为你发了女人痨?”

    森哥有点不服气:“都是廖家豪坏了我的事。”

    “他坏了你的事吗?坏得好!我看他要比你能干得多,精明得多!”

    钱万贯越说越气,“嚯”地站起扇了森哥几个光:“如果再为玩女人坏了我的大事,我废了你!”

    被扇得嘴角出了血的森哥“诺诺”连声,此时即便是恨得咬碎了牙齿,也只能和血吞了。

    老扁头匆匆进来:“老板,牛角节拿来了。”

    钱万贯迫不及待地一把抢过牛角节细细一看,满脸铁青地将牛角节摔在地上,大吼:“假的!”

    这一吼不打紧,那老扁头脚一软,跪了下来。

    刚受了责骂的森哥趁机踹了老扁头一脚:“蠢货!”

    钱万贯用手指捏了捏紧蹙着的眉头:“阿森,这节牛角仿制得如此之象,看来那个叫山猫子的手中要么还有一节真家伙,要么就知道谁手里有真家伙。你再去找洪六公,一定要寻到山猫子,找出真正的牛角节。”

    “老板英明!”森哥嘴里如是说,可是心里还想着那已经到手的美女——这辈子所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可惜,煮熟的鸭子飞了!

    憔悴不堪的唐婷被廖家豪送回景园小区。

    廖家豪什么话也不说,他默默看着唐婷进了楼栋以后,开车到市郊旅馆,将钥匙装进信封扔给前台,走了。

    前台服务员打开信封一看,里面有一百元和一张小字条:请交还一个半小时前被借出租车的司机。

    拖着疲乏沉重步子的唐婷一进屋,大家急切地问她情况时,她一言不发,捂着脸儿抽泣着,“呯”地关上房门。

    赵莫玉使劲地捶门:“婷婷,婷婷,有什么话快给妈妈说。”

    武尚哲劝住赵莫玉:“回来就好,先让她一个人静一静。”

    卢凤鸣挥着拳头,发瘟鸡似地甩着脑袋,不知是叹息、惋惜还是怜悯,他来来回回走动,嘴巴里只会反复蹦出两个字:“哎呀,哎呀!”

    武尚哲意识到,这次绑架虽然看似虚惊一场,牛角节的事可能已有黑社会背景的势力插手其中。

    这时,手机铃声响了,他一听,是宾盛中教授。

    宾教授从北京传来消息:送检的富川县平寨村牛角节无法用碳14来测定,因为碳14只能测定千年以上物品。但据专家的经验判断,这节碳化程度较高的牛角节的确已有几百年历史。由此可以完全判定,当年十二姓瑶胞撤离千家峒时,盘姓头领将号令全峒的的牛角截成十二段分给瑶族十二姓,相约五百年后再相聚是真有其事。

    武尚哲将这次唐婷被绑架,交换条件竟是牛角节之事告诉了宾教授,他认为,从种种迹象表明,黑社会有可能已经染指牛角节,其目的很明显,就是认定了十二节牛角上的奇怪条纹会构成一幅千家峒瑶民藏宝图!

    宾盛中感觉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既然千家峒牛角节和地下宝藏的传闻已经引起了社会上一些犯罪分子虎视眈眈,那么,将会对千家峒的生态资源产生破坏,也许会产生毀灭性破坏!在这种情况下,是到了需要公安部门加强保护千家峒生态资源力度的时候了。

    宾盛中教授将发现千家峒的简要经过、千家峒在瑶族发展史上不可替代的作用、千家峒潜在的生态旅游资源和近来围绕牛角节所发生的一系列怪异情况,写成一份详细汇报材料,呈送湖南、广西两地政府和公安厅,建议打破行政区划,在泛千家峒地区组建一个跨省、跨县的特殊警务机构。

    经过协助商,千家峒森林公安分局组建成立了,唐逸群出任分局长。

    唐逸群是位工作相当扎实的女警官,她组建的公安分局辖区扩大了近十倍,肩上的担子更重了。

    都说是“新官上任三把火”,她上任烧的第一把火,就是组成了千家峒辖区各个派出所之间的通讯网络系统,各派出所的通讯触角又深入到了各个村民委、林场各林站乃至于重要的森林了望台。

    第一把火刚烧起来,唐逸群又点燃了第二把火。

    她与各个派出所的同志们一头扎到千家峒各个村寨各个林站了解情况。向村民和林场职工们宣传保护千家峒生态环境的重要性和具体的保护方法。比如土层保护、森林保护和环境防污染保护等等。

    唐逸群第一次进到了清风寨,原本清风寨并不属于千家峒村管辖,它是灌阳县最边远的山寨子。

    进清风寨最想找的人就是盘馨竹,偏偏此时她上大学去了。

    唐逸群来到了盘馨竹家。

    “盘大哥,来看看你。”唐逸群专门提溜着一大袋水果。

    “她是千家峒公安分局的唐局长。”陪同前来的村长盘绍诚掏出袋中一只苹果,径直递给了盘公望。

    “你吃,你吃。”盘公望挡了回去,狐疑地:“唐局长……要来我们家查案子?”

    唐逸群“扑哧”笑了:“前几个月,馨竹和我们一起上饮马崖救了一名妇女。小姑娘勇敢着呢,是她第一个攀上了饮马崖!”

    “哦,你说的是赵老板呀。她来过我们寨子。”

    唐逸群早就猜到了这一点,但她表现得漫不经心:“知道,知道。”

    “馨竹遇上贵人了。赵老板认她做干女儿,还要包她大学的学费。”

    “赵老板还挺会感恩的呀。”

    “后来馨竹又带赵老板去了一次饮马崖。”

    “啊?她干什么去了?”

    “说是认祖归宗。”

    “她也是瑶族?”

    “是。她说也是从千家峒迁出去的赵姓瑶族。”

    唐逸群估计赵莫玉就是为了传说中瑶家埋藏的宝藏进山冒险的。显然,赵莫玉如此不顾一切地进山冒险,很可能上次她在饮马崖遇险时已经获取了什么好东西……

    唐逸群不由得想起赵莫玉受伤时那只死死攥着的拳头和在病床上那瞬间显现的怪异眼神!

    在深入各村寨这段时间里,唐逸群听到了更多关于千家峒的传说。她知道自己也是瑶族,但祖辈早年参加革命,父辈又长年在外工作,她从父母嘴里听到的千家峒瑶族传说并不多。这次,每听到一个故事都会令她激动非常,从而又勾起了她烧燃上任后第三把火的设想。

    回到分局,她让办公室人员收集整理了有关瑶族、槃瓠、七百年前瑶民大迁徙等有关千家峒历史的资料,让全体干警学习,个个都懂得自己保护的这片土地上,曾经有过怎样的历史,曾经有过怎样的伤痛,曾经有过怎样的骄傲,曾经有过怎样的辉煌。

    这天,电话铃急促响起,唐逸群的家乡来电话说,她家中孓然一身的伯父唐瑞平病逝。唐逸群立即赶回广西龙胜唐家岭村的家乡,料理了伯父的后事。

    唐瑞平是个怪人。

    从唐逸群开始记事时印象就特别深:伯父家夭折了三个小哥哥,伯母伤心过度,走了。

    从此,伯父一人独居,他的家门再也没有敞开过:无人时大门紧锁,在家时大门紧闭。即便有事找他,他也是堵在门口与来人说话,没有谁能进过他神秘而幽深的家门。

    来到伯父家,唐逸群终于走进了这三十多年来从未有人进入的神秘而封闭的世界。

    大门一开,一股阴森之气扑面而来,四五只老鼠“吱吱”叫着从门边散开去,大胆的唐逸群也倒吸了一口凉气。

    还好,家中打理得算是整洁,除了一股浓浓的烟臭味以外,没有其他异味弥漫其中。

    唐逸群细心地清理伯父遗物:没有存折,只有三百多元现金,最值钱的家当是一部26吋彩色电视机。枕头边,是一大包切好的烟丝,即便是用塑料袋包着,照样能闻到那股特殊的晒烟味。

    平生最讨厌烟味的唐逸群将那包烟丝拎了起来,打算扔到一边去,却发现烟丝包底下压着一只小花布包儿。

    唐逸群打开一看,花布包里面包着一节奇怪的牛角。出于职业的敏感,她找来尺子量了一下,这节牛角长3厘米,上宽5.8厘米,下宽6.4厘米。

    莫非这是唐氏家族祖传的东西?

    安葬了大伯,唐逸群将牛角节带回到江永县。

    丈夫周其正不在家,唐逸群一看手表,下班时间都过了:男人都这德性,又懒又馋!女人不在家,懒煮饭;三朋四友邀到,立马泡在酒里。才回老家一个星期,拉开冰箱,空的;一看灶台,脏的;再看米桶,底朝天的;唯一能见到的是几根又黄又蔫的烂芹菜!

    刚结婚不久时也曾数落过他,当时人家一句话就把自己塞得哑口无言:“我堂堂发改委大主任,哪可能整天围着灶台转?”

    信不信由你,反正唐逸群对这种“懒男人”习惯了。

    周其正醉熏熏回来了:“唐、唐大警官……唐大局长,给我带了什么可、可口的下酒料?”

    “坐好,我来问你。”

    “我又不是你的犯人,凭什么要我坐、坐好?”周其正一把搂住唐逸群,“我不坐,偏要赖着你。”

    唐逸群一个擒拿反剪招式,将周其正控制住:“说!到哪儿灌马尿去了?”

    “老婆……呃!朋友聚会咯。”周其正捂着嘴打了个酒嗝。

    “喝了多少?”

    “呃!不到……两斤。”周其正忍不住冲唐逸群又打了个酒嗝。

    “这个酒坛子!”唐逸群放开周其正,“哎,给你说个正经事。”

    “刚才……你就不正经啦?”

    唐逸群拍了拍周其正的腮梆子:“哎,听着:这次我回老家,在大伯那儿得了一节牛角。”

    “老婆……小儿科啦。装满一筒牛角才八两酒呀!”

    唐逸群使劲拍着周其正嘴巴:“是牛角节!喏,这个。”

    “这、这个?有什么用啊?”

    “可能是我们唐姓瑶族传下来的。听说七百年前千家峒十二姓瑶胞撤离时分给十二姓长老的信物。”

    周其正泼了一瓢冷水:“你真以为是宝呀?老婆,不要道听途说。什么瑶胞分牛角节呀,有藏宝图呀,统统是那些吃饱等屎疴的无聊文人杜撰的一个虚无缥缈的故事,千祈别信!”

    “粗俗!去去,睡你的觉去。”

    不到一分钟,周其正打起了毫无规律可言的鼾声。

    唐逸群想了想,立即与宾教授联系,想告诉他自己获取一节牛角之事。

    电话通了,宾盛中远在欧洲考察。

    可以听得出,在地球的另一端,宾盛中是那么的激动:“太感谢你了唐局长,你给了我一个令人振奋的好消息。我请我的助手武尚哲与你联系,等我回国后马上到千家峒见你!”

    宾教授马上打电话给武尚哲,请他先去找唐逸群,认真鉴别一下她手中的那节牛角。

    武尚哲知道这节牛角在宾教授心中的份量。他开上三菱吉普车,赶到千家峒公安分局。

    唐逸群将武尚哲请到自己的办公室,那节灰黑色的牛角摆在武尚哲面前。

    “仔细看看吧,我想不到会得到这节牛角,也分辨不出它究竟是不是传说中千家峒一支牛角分成十二节的原物。”

    “应当是真的!”直觉告诉武尚哲,这节牛角从色泽、长度、大小到字形纹,与平寨邓益光收藏的那一节几乎可认定是同一支牛角截下的两节。

    “这么肯定?”

    武尚哲拿出邓益光牛角节的照片和字形文拓片:“你看,邓益光这节牛角比你这节牛角小,按比例,这两节的中间应当还有一节。两节的字形纹虽然不同,但看得出是同一种书写方法,表达着不同的含意。”

    “嗳,有点意思。”唐逸群看着看着也来了兴趣,“我估计这些字形条纹就是某种文字,莫非是甲骨文?”

    “不是。我们比对过了。”接着,武尚哲将自己对十二节牛角与千家峒瑶族十二姓氏排序的猜想告诉了唐逸群。

    唐逸群听了武尚哲的大胆设想后非常激动:“要不我们试着排一排?”

    “对呀,干脆画一张千家峒十二节牛角猜想图!”

    两人比照着两节牛角的大小,弯曲度,由武尚哲画出了七百年前那支牛角十二节分的猜想图。

    他们估计,整支牛角应当是当年号令千家峒十二姓瑶民的牛角号,两头除掉切口,长约38厘米。按“猜想图”排序,邓益光的那节是第三节,唐逸群的这节是第五节。

    然而,目前他们掌握的十二姓排列却有多个版本,有的连十二姓氏都有所不同。比如除了“盘、奉、邓、沈、唐、黄、李、廖、任、包、赵、周”这十二姓外,有的排列了“郑”姓、“冯”姓、“胡”姓、“雷”姓或“蒲”姓。孰真孰假,确实难以分辨。

    唐逸群让武尚哲再画了一张:“我接触的人也不少,三流九教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手上有这张猜想图,万一再遇到一节牛角,辨别它的真假就会八九不离十了。”

    “好呀。这样也便于寻访十二节牛角的下落和查清千家峒十二姓氏的真正排序。”

    这样,唐逸群和武尚哲手中,各持一张十二节牛角猜想图。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