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 夜半歌声
字体设置
    从马蹄街的小巷子口拐进去,走一段路。

    距离林易的铺子老远,就瞧见有一人正等在铺子前面。

    见林易走近,等待那人立即上前问道:“阁下可是林易林术士?”

    林易点头。

    眼前这人其貌不扬,衣着朴素,但腰间挂的一块玉器,看起来价值不菲,一下就把这人的身价给抬上去了。

    “可算等到您了,在下是城南刘员外的管家杨鸣,听人说雾隐门有位林易林术士,神通广大,能解各种疑难怪事,所以特来上门请教,请先生移步,到咱们府上瞧瞧去。”

    还没答话,对方就塞了一袋银钱到林易手里。

    这寿霖城的人都这样吗?

    二话不说就拿钱砸?

    这像话吗?

    林易收了钱,被杨管家请上马车,一路边走边聊。

    根据杨管家的说法,刘员外一家是做玉器生意的,家里有一独女,叫刘絮儿,花容月貌,至今仍待字闺中。

    生意做的不错,家里也一向安平,但这两天家里却总是半夜时分听到一些奇怪的歌声。

    那歌声如泣如诉,令人毛骨悚然。

    更令刘家人感到担忧的是,刘员外的千金刘絮儿,在夜半歌声的同时突发高烧,到现在已经烧了两三日了。

    大夫也开了方子,用了各种方法也无法退烧。

    刘家人觉得这不是普通的发热患病,结合诡异的歌声,便根据消息灵通人士的建议,找到雾隐门林易这里来了。

    ......

    到了刘家,刘员外和刘夫人接着,一同到大厅奉茶。

    寒暄几句,进入正题。

    “林术士,我女儿这病,定是有鬼祟闹的,您给我们家做做法,把那鬼给灭了,不行驱走也成啊。”

    林易额头三条黑线。

    这还是他第一次遇到自己拿主意的。

    啥都没查,就让林易驱鬼。

    这不禁让林易感觉有些不对劲。

    但哪里有问题,也说不上来。

    或许是因为刘絮儿的病情让她父母太过焦急导致的?

    “刘员外,刘夫人,听杨管家说,最近您这宅子里,半夜的时候经常能听到诡异的歌声?”

    刘夫人立即接口,说道:“是啊,就是这几日,突然半夜里就有歌声传来,我女儿就是这怪事出现的时候,突然染病发烧的。”

    刘员外接着说道:“也不知是歌声还是鬼声,声音倒也不大,持续时间也不长,这几日三更的时候准时响起,一会儿也就没了,反正听得我是浑身不舒服。”

    林易点点头,问道:“您女儿现在情况如何?”

    刘员外回道:“一直发着烧,迷迷糊糊的,有时候会说些胡话。”

    “咱们去您女儿的房间瞧瞧吧。”

    ......

    刘员外领着,一路来到刘家千金的厢房。

    推开刘絮儿的房门,里面的摆设整整齐齐、干干净净。

    女孩子特有的香味,充盈了整个房间。

    林易走到床前,瞧见刘絮儿双目紧闭,额头隐有汗水,眉头紧锁,似有愁容。

    因为发烧,脸上有些红晕。

    即便疾病缠身,林易也不得不承认,这刘絮儿长的相当标致。

    林易双目瞧向床上昏睡的刘絮儿,眼神逐渐缥缈空洞。

    他用天眼,看到了这位刘家千金过去的经历。

    ......

    这刘絮儿可是个老实孩子,打小就遵从父母之命,养在深闺当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今年刚满十六,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

    一天在房里织布,突然有歌声传来。

    虽然是男声,但那歌声却犹如百灵鸟一般动听。

    接下来的每天,刘絮儿都能听到美妙的歌声。

    天长日久,刘絮儿听着这歌声,竟产生了想要见一见这个男子的冲动。

    可她一个黄花闺女,怎么好意思向父母开口提这个请求呢?

    她是晓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一来二去,竟然害了相思病,一病不起了。

    茶不思,饭不想,日渐消瘦,看了很多医生都不见效。

    眼看着女儿就要命归黄泉了,刘夫人守在女儿跟前悲痛欲绝。

    毕竟是娘儿俩,能说些掏心窝子的话。

    刘絮儿看着母亲,断断续续地说道:“娘亲,女儿就要走了,可我有一个心愿未了。”

    刘夫人瞧着女儿这模样心都要碎了,哭着问女儿道:“娃儿,你有什么心愿,只管说,娘一定满足你。”

    刘絮儿便说道:“我想要见一见那个整天唱歌的男子。”

    刘夫人听了立即说道:“这好办,那人叫关才,是咱们最近新请的长工,我这就叫人去请他。”

    说罢,就吩咐仆人去找那唱歌的男子过来。

    过了一会,刘老爷亲自带着人来了。

    刘夫人出去,片刻后把人领进屋子。

    “女儿,你要找的人来了。”

    一听朝思暮想的人来了,刘絮儿竟然挣扎着坐了起来。

    紧接着门帘一撩,进来一个人,五短身材,皮肤黝黑,身高不足五尺,活脱脱一个武大郎在世。

    “哎呦,我的娘哟。”

    刘絮儿大叫一声。

    “快,快出去,我再也不想见你了。”

    自从刘絮儿知道唱歌的是个丑八怪后,心里再无牵挂,病竟然很快就好了。

    这是心病。

    自打那以后,刘絮儿再没有听到如百灵鸟一般的歌声。

    如此安稳的过了一个月。

    一天夜里,刘絮儿正准备上床休息,突然听到窗外隐约有歌声传来。

    仔细倾听,那歌声竟然和之前的歌声一模一样,但歌声的曲调却不同。

    之前的曲调是婉转悠扬,但这次的调子却有些阴森恐怖。

    刘絮儿知道是那个面容丑陋的关才在唱歌。

    大半夜的竟然还在唱歌,这让刘絮儿非常不满。

    但不知为何,这歌声似乎有一种魔力,让刘絮儿心神不宁、神志不清,没一会儿就昏睡在床上。

    当天晚上,刘絮儿就发起了高烧。

    ......

    林易收回天眼,觉得刘家这次的事情事有蹊跷,不像前两次那么简单。

    刘絮儿的病情看起来应该与夜半歌声有关,但这歌声是否与长工关才有关,需要进一步调查核实。

    “刘员外,请问你们府上可有一位名叫关才的长工?”

    此言一出,刘员外和刘夫人的脸上刹然变色。

    “林...林术士,你是从何得知我府上有一位长工叫关才的?”

    林易见对方神色,知道这里面肯定有故事,也故弄玄虚道:“这都算不出来,我还怎么在雾隐门里立足呢?”

    “这个...”

    刘员外向刘夫人使了个眼色。

    刘夫人见状叹了口气,开口缓缓说道:“府上是有一位叫关才的长工,只不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