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36章 心机叵测
字体设置
    第1136章心机叵测

    燕孤云神情极是倔强,他把两眼一闭,一副生死置之度外的模样。

    墨白的手掌停在半空中,却说什么也击不下去。

    燕孤云的话,一字字就像钢针般刺痛他的心。

    是啊,燕师弟有什么错?

    他如果不用毒针,就连那几个混混也打不过,难道让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女人受辱吗?难道让他每次出了事,都来找自己求救吗?

    自己不可能一辈子跟在他身边,更不可能一辈子当他的保姆照顾他!

    他练毒制毒用毒,只是为了自保而己,有情可原。

    “你在那针上,喂的是什么毒药?”墨白冷声问道。

    燕孤云虽然硬着头皮说出那番话来,可他心中殊无把握,这番话能够打动师兄,饶过自己的性命。

    他心里头有如吊桶打水,七上八下,却迟迟没有等到头顶上那致命的一击。

    这时听了墨白的问话,他的心登时落回了肚子里,暗自松了一口气。

    师兄的语气虽冷,但明显缓和了不少,想来心中的杀气正在慢慢消散。

    “只是一种能够让人快速入睡的药物,不是什么致命的毒药。”燕孤云一脸委屈,他幽怨地看向墨白,“师兄,你冤枉我了,师傅和师兄你的教诲,小弟时时刻刻铭记于心,绝不会滥伤无辜,那几个只是不懂武功的混混,小弟是想教训他们一下,怎么会要了他们的性命呢?”

    “是吗?只是安眠的药物?”墨白似信非信,睨着燕孤云。

    “师兄如果不信,可以亲自前去验看,他们绝对活得好好的,只是现在还暂时醒不过来,要一觉睡上四五个时辰。师兄,他们欺辱了小弟的女人,小弟只是让他们睡上几个时辰,算是惩戒,这应该算不得太过份吧?”燕孤云振振有辞地说道。

    “好,那你和我一起去验看验看!”

    墨白二话不说,连给燕孤云反悔的机会也没有。

    他一伸手,拉住燕孤云的马缰,拽着胭脂雪就往几名混混倒地的方向行去。

    耳听为虚,眼见为识。

    燕师弟说得再天花乱坠,墨白也不敢轻易相信了。

    他一定要当面验清楚,燕师弟所说的是不是谎言。

    要是燕师弟再敢欺瞒自己,他绝对下手不会容情,一定会亲手要了燕师弟的性命。

    与其留着他继续在世间害人,倒不如让他死了的好!

    “好!”燕孤云答得十分痛快。

    他一脸坦坦荡荡,倒让墨白对他的话多信了三分。

    两个人打马来到那条街道,只见那儿围了好大一群看热闹的人,正对着几个酣睡不醒的混混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这不是姓赵的那小子吗?这小子整天游手好闲,带着几名混混到处乱逛,不是偷鸡摸狗,就是调戏姑娘,怎么会躺在这儿睡着了?还打着大呼噜,这是有多缺觉啊!”

    “这不叫缺觉,这叫缺德!听说就在刚才,他们几个家伙围住了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对人家动手动脚,后来不知怎的,就一个个倒下地来,我们还以为他们是被人下了毒手,没想到却是呼呼大睡!唉,真是老天爷不长眼啊!”

    “恶有恶报,这群恶棍,迟早会有报应!咱们就等着瞧好了!”

    听了众人的议论,墨白的脸色变得不那么难看了。

    看来被十九师弟教训的那几个家伙,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一个个在百姓们的心中混得是天怒人怨,看来几个人就是真的死了,大伙儿也不会有半点惋惜,而只会拍手称快。

    他不禁庆幸,自己刚才没有一时冲动,对十九师弟下手。

    与此同时,他也听到了那几名混混此起彼伏的鼾声,很显然,燕师弟并没有说谎,这几名混混并没有死,只是熟睡而己。

    说起来,燕师弟给他们的惩戒还真是忒轻了!

    要是换了自己,遇到这样的情况,最少也要剁了这几人的咸猪手,让他们一辈子也不能再对别的姑娘动手动脚。

    “十九,是我错怪你了,你不会生师兄的气吧?”

    墨白是个直肚直肠的人,是他冤枉了燕孤云,他就马上认错。

    “师兄,小弟从来没怪过你,我知道你全都是为了我好,师兄的教诲,小弟一定牢记于心,永远也不会忘记,曾经犯过的过错,小弟也绝不会再犯。”

    燕孤云说得从容大度,神情认真恳切。

    “好,十九你放心,以后有师兄在,无论是谁,也休想欺辱了你去!欺辱你,就是欺辱我墨白!”

    墨白拍着胸膛向燕孤云担保道。

    他现在心中充满了对师弟的歉疚,只想要好好地补偿一番。

    燕孤云自然明白,他微微一笑,道:“师兄,只要你不赶小弟离开,小弟于愿足矣。”

    他知道自己越是说得可怜,师兄的心就会越软,越是不会赶走自己。

    只要跟住了师兄,就能接触到那位太子妃,自己的仇和怨,早晚会得报!

    “师兄,你说的什么话,我怎么会赶你离开!”墨白怫然不悦。

    他和燕孤云离开了人群,在不远处的前方,马车正徐徐前行,等着他们。

    “咱们抓紧时间赶路,十九,要是一夜不睡,你能支撑得住吗?”墨白回过头来,关切地看向燕孤云。

    听出了墨白的话中之意,燕孤云精神一振,抬眸看向师兄。

    只见墨白双眸灼灼有神,一扫前几日萎靡不振的神态。

    “师兄,你可是有了发现?”他问道。

    “哈,十九果然是十九,最懂得我的心意。不错,我已经发现了他们的行踪啦。”墨白扬起了眉梢,得意洋洋地笑道。

    “啊?师兄,你是由何发现的?他们往哪里去了?”

    这个他们,燕孤云知道,指的自然就是小七和若水。

    他不由大为惊愕。

    就是不久之前,师兄还一肚子没好气,处处拿自己撒气,怎么一转眼之间,师兄就大有所获?

    “哈哈,说起来倒也多亏了我这毛驴兄弟,我刚才心情不好,骂了它两句,它居然就给我使性子,发脾气,一言不发地掉头就跑,我自然不能放过它,就追上去要好好教训教训它。”

    墨白说得眉飞色舞,拍着短腿土马的脑袋,笑容满面,“然后,我就发现这马儿一头钻进了一家客栈之中,然后对着楼上狂嘶不己,我就纳闷了,它好端端地这是发了什么疯,难不成楼上有一匹母马不成?”

    燕孤云不知不觉来了兴趣,追问道:“那后来呢?楼上真的有匹母马?”

    他打量了几眼那短腿土马,还真是越看越丑,越看越像是头大毛驴儿,说不定它看上的不是母马,而更可能是头母驴!

    这话他自然不敢当着师兄的面说出来,因为他知道,师兄有多宝贝他这匹毛驴。在他们离开曲池城之前,师兄特意离开了几个时辰,就是去寻这匹大毛驴。

    “楼上倒是没有母马,不过那楼上的一个房间里,却有一种特殊的味道。虽然已经过了好几天,那味道还是经久不散。我叫来掌柜的一问,掌柜的说,几天之前,有人出手豪阔,包下了他家整间客栈,而来的客人却只有一男一女,看模样像是夫妻,也像是情侣,两个人长得都是风姿脱俗,让人一见难忘,听他描述,这两人就是那七小子和小丫头无疑!”

    “哦?那包下客栈之人,却是谁呢?是这两人的朋友?”燕孤云却听出了被墨白忽视的一个细节。

    “管他是谁呢,那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终于找到他们啦!哈哈,哈哈哈!”墨白根本不关心燕孤云的问题,他一心沉浸在喜悦里。

    “那师兄,你说那间房里有味道,却是有什么味道?竟然引起了师兄你的怀疑?”燕孤云又问出第二个问题。

    “什么味道?自然是药材的味道!那间房里,有着浓浓的药味,这味道,我在水丫头家里闻到过,她闲来无事的时候,总是在摆弄一些根根蔓蔓,瓶瓶罐罐,然后弄出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出来。而她弄出来的那些东西,唔,其中的功效嘛,只有试过的人才知道。小十九,你那点微末毒技,连给她提鞋子也不配!”

    墨白说话毫不客气,燕孤云却也不恼,心中对若水更是多了一层忌惮。

    “师兄说得不错,小弟这点儿东西,只能拿来对付那种不会武功的街头混混,哪里能比得了太子妃呢。”燕孤云苦笑一声。

    听了燕孤云的话,墨白心中倒是一动,一个念头悄然浮上心头。

    他摸着下巴,目不转睛地盯着燕孤云看,沉吟不语。

    他的眼神让燕孤云变得心虚起来,他强笑道:“师兄,可是小弟说错话了吗?都怪小弟失言,太子妃乃是天上的云,小弟是地上的泥,哪里能够和太子妃相提并论。”

    “十九,我突然有一个想法,只是不知道你乐意不乐意。”

    墨白忽然沉声说道,神情十分认真严肃。

    “什么想法,师兄请讲。”燕孤云十分恭顺。

    “你要是真想学习毒术,或许,你可以向水丫头讨教一二,只要你愿意,等见了她面,我可以向她提及此事,看她意下如何?”墨白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