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13、人下不要脸,天下无敌
字体设置
    羡慕嫉妒恨啊。

    索菲娅现在也会安慰自己了:“幸好我从来都不需要这种出头,嘿嘿,那我去纽悦找你!”

    易海舟觉得很不对劲:“你干嘛?真以为在谈恋爱?”

    索菲娅比他还会撇清:“没有没有!我怎么会做那么幼稚的事情,不能对任何人付出感情的,对不对,这些道理我从小就知道了,情人,我们是情人关系,只有666的关系,说定了啊,我带你去吃好吃的!”

    易海舟呸!

    说得自己好像哈巴狗宠物似的。

    而且他还拒绝了武贞香的行程安排:“我只是偶然的因为索菲娅那个帮你庆祝生日搞惊喜的活动才卷进来,现在你在东南亚一带的安全已经得到了保证,要离开前往花旗国,那就不关我的事情了,之前在天堂号上保护你的合同关系就算是结束了,对吧……再说最早那两万美元你还没给。”

    武大小姐吃惊:“就为这个?”

    一百万都给了,还买了个岛,你就记挂这个?

    易海舟振振有词:“我们拿命做事的,一分一厘都要分清楚,反正我不去!”

    武贞香犹豫下居然轻言细语:“马上我就安排付账,就当帮帮我,陪着我去花旗国好吗?”

    易海舟内心反倒警报呜呜响,这些女人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没得商量,说不去就不去。”

    武贞香可不是乡下女子,也没索菲娅那么源远流长的贵族教养,果然马上翻脸,跺脚刁蛮:“去不去?!”

    易海舟呵呵,难不成你还能绑我去么,懒得搭理的摆摆手,你爱干嘛干嘛。

    结果武贞香居然早就看出来黄玉莲和他关系不一般:“你背着索菲娅还跟别的女人不干不净!偷偷摸摸勾搭酒店经理!而且你连扫地的都不放过!”

    仙娜无辜躺枪!

    她只是没事儿就喜欢拿着扫帚拖把做清洁罢了。

    易海舟啼笑皆非,难道这就能把自己威胁到?

    所以说,人不要脸,天下无敌,他很贱的摊开手,随便你要去通风报信还是干嘛。

    结果他显然猜错了女人的脑回路,两三个月时间,武贞香已经和黄玉莲非常熟悉了。

    她居然找黄玉莲来吹枕头风,扫地的那个就算了,丢不起那人。

    黄玉莲就轻柔的吹,软玉温香:“为什么不去花旗国啊?”

    易海舟不耐烦:“说不去就不去,哪有那么多为什么!”

    黄玉莲上杀手锏:“你不是说了要去观察下加勒比海那边岛上的情况么,凑近观察下啊,这都快小半年过去了。”

    易海舟顿时有点语塞。

    黄玉莲更温柔的知性贴心:“是不是……那边没法带上枪,就觉得不习惯?”

    其实易海舟真的是个蛮简单的男人。

    被小地主家的女儿抓得死死的,稍微矜持下就承认了:“不安全,只要身上不带着枪就很不安全,你说我跟索菲娅去伊克拉打猎,不是幸好带着枪多半就丢在那了,就连这特么搞个小场面钻集装箱,不是我带着枪,说不定也死得很惨。”

    黄玉莲给他出主意:“我们家在花旗国有亲戚,虽然没什么地位,但也是去了上百年的当地人,我请他们先给你把枪买上,你到了就送到机场,好不好?”

    易海舟纳闷:“你为什么非要我去呢?”

    黄玉莲懂道理啊:“你看,你如果一直在小渔村,和仙娜、肥仔他们一起生活,确实只需要面对小渔村,可是被我拉上就会面对镇上、周围州府这个层面,索菲娅、奥琳娜会带你接触到更大更高的世界,你没发现当你认识她们以后,接触人的等级猛然就拉高了么,人是分等级的,你跟什么样的人打交道,你才可能是什么等级,我不是说仙娜不好,我跟她都是小地方的乡巴佬,哪怕我稍微比她多读点书,其实我们都明白,你应该就是那高高在上的等级。”

    这样的可人儿,易海舟怎么不疼爱啊,搂着讪笑:“你这这么吹捧我很有意思吗?”

    黄玉莲恬静的笑着在男人肩窝仰头,那种带着点崇敬的眼神,太容易让男性膨胀了:“你见过大世面,不把这些达官贵人放在眼里,其实也很明白那些政治斗争的残酷凶险,刻意在躲避,挺好的,我们就做个保镖,做个杀手,需要借兵的时候找那个北联邦的安全顾问,保住我们这点小幸福就够了,你就是我们挡风遮雨的墙啊,所以有机会跟高层面多接触,多结识点关系,这也是挺好的机会。”

    这么一说,易海舟就挠挠头:“那……我就去一趟?”

    又有点纳闷:“她为什么非要找我一起去呢?总不可能是看上我了?我没那么帅吧。”

    黄玉莲哧哧笑,其实这些日子她才是和武贞香朝夕相处的熟悉:“我猜测吧……她其实是有点很不知道该怎么办,最爱她的爸爸,给了她一切的爸爸,居然实际上领导着野生动物走私集团,你说她真不知道?她几乎都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自己父亲,我跟她聊过这个事情,她是有点理想化,更像温室里面没遭受过挫折的样子,我都能体会到,所幸在我最艰难的时候,你支撑着我一点点走过来了。”

    这点易海舟倒是不否认,自从开始搞酒店搬到岛上,黄玉莲才真的从黄家大院走出来。

    不再躲在阴暗的厨房角落。

    开朗多了。

    他就点支烟难得思考:“狗日的她有男人啊,索菲娅说她有未婚夫的,也没见来看看哦?”

    黄玉莲呵呵:“患难见真情啊,我家出事了,那些以前意气风发的男同学什么都帮不上忙,虽然没问过,但她这位未婚夫从头至尾都没来看望过她,是有点不对劲,你可以趁虚而入啊。”

    卧槽,易海舟被最后这句话呛得烟都差点掉床上了!

    这婆娘绝对还是阴暗的。

    不正常!

    当然,武贞香确实也不正常。

    两万美元的保镖费都没给易海舟,说到了花旗国再给,然后带着易海舟跟好几名动保组织的高级干事成员出发的时候,居然坐普通航班的普通舱位!

    要知道他们从小镇前往州府,都是开着崭新的宽大陆巡,迎接知名设计大师的当天,直接在州府4S店买了五辆最贵最好的越野车来作为动保组织这边的工作用车。

    两三个月过去,怎么突然就变得拮据了?

    易海舟没问。

    在机场才把沙漠勇士摘下来交给肥仔,登上航班的时候各种不习惯!

    他知道自己这也是种病。

    没有枪就各种不安全。

    所以坐在航班上也是万分警惕。

    偏偏一行人从州府机场绕道抵达首都国际机场,换乘前往花旗国的航班时候。

    登机伊始就发现这座舱里面,很有几个杀气腾腾的家伙!

    杀气这东西具体也说不清楚,反正易海舟看一眼就知道,那种杀过人,精神容易高度紧张,随时保持警惕的感觉。

    非常清晰。

    易海舟就更加紧张了。

    很有敬业精神的把武贞香藏在大型跨洋航班的中间座位,自己靠着走道边,随时都能起身作战的那种。

    但是没枪,这彻底加剧了易海舟的紧张情绪。

    吃飞机餐的时候,忍不住把人家的塑料刀叉给藏匿起来,甚至连牙签都不放过。

    他不是侦探,也不是卧底,连保镖这种活儿都是试着在上路。

    各种因素下难免有点矫枉过正。

    时不时都会借着上厕所啥的,偷瞄这几个散坐在各处的男性。

    发现他们也有点紧张,甚至还偷偷打量他!

    这是要劫机吗?

    而且这是一架跨越大洋前往花旗国的国际航班,要再演911吗?

    易海舟难免脑海里面会很多戏。

    连很不适应这种狭窄座舱的武大小姐都发现他不太正常了。

    很奇怪。

    我是个么得感情的杀手

    我是个么得感情的杀手</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