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80 专属昵称
字体设置
    周一早上,宋央精神气爽来到工作室。昨天直到天黑睡觉,她都没有看到谢戎城的身影。那个男人忙到几点回来御景郡她并不知道,也不知道他几点又离开。平时管理拾光的事情已经够忙,更何况他还需要为谢氏集团的事情分担,想来这位四大豪门的第一继承人,生活也是辛苦的啊。不过谢戎城的辛苦,她倒是感觉很受用,希望他天天日理万机,这样他们见面的时间才能少之又少嘛。

    五月的新城,天气逐渐热起来,宋央穿着白色T恤,浅蓝色牛仔裤走在路上,步伐稍快鼻尖都微微冒出汗珠。

    上班的路上,宋央依旧买了早餐边走边吃。她的毕业作品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这几天只需要稍微润色些就能够上交。上交毕业作品,剩下的时间其实就是等待毕业,终于等到能够自己独立的时刻,内心有说不出的激动。可想着想着,她明亮的双眸又暗了暗。

    如果没有那三个月的婚期约定,她想,这时候的她,应该开心到飞起呢。

    早上九点,宋央准时来到工作室。她推开门走进去,脚步还没站稳,就见迎面一道身影迅速朝她靠近。

    她下意识往后退了步,看清来人后不禁诧异道:“墨墨,你这么早啊?”

    墨炎大步走到她的面前,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直接一把拉住她的胳膊,拽着她转身往画室走。

    他的神情透着焦急忐忑,宋央没敢挣扎,心情紧张的随着他一起走进画室。

    画室的地面上,依稀有撕碎的画纸和掉落的油彩笔。墨炎拽住她胳膊的力气有点大,宋央抬脚绕过地面上的油画笔,直到被他拉到画架前。

    身边的男人面色沉寂,周身散发的冷酷气息依旧。他把宋央拉到画架前便松开手,薄唇紧抿成一条直线,眼睛紧紧注视着画架。

    宋央没敢贸然开口,只好顺着墨炎的眼睛方向看过去。对面的画架中,此时有一幅完成的水墨丹青画,那上面的墨迹还没完全干透,却丝毫不会影响对作品的赏析。

    水墨画素来是墨炎擅长的画法,宋央凝神细看,明亮的黑眸随着画卷移动,眼底的神情越来越惊喜。

    这幅画中描绘的内容,正是古镇的风景。白墙黑瓦,小桥流水,河道幽幽划过的乌篷船,还有街市中叫卖的摊贩和三五嬉戏的孩童。

    宋央越看越欣喜,嘴角止不住的上扬,“墨墨,这是你画的?”

    “嗯,”墨炎低低应了声,俊脸的神情还是那么冷酷,“我是连夜画的,你……觉得怎么样?”

    深吸口气,宋央努力平复下自己的心情,然后才转身望向他。此刻墨炎的脸色紧绷,神情明显不够自信,充满不安。

    宋央虽然对山水画并不在行,可她这些年时常欣赏墨炎的山水画作品,自然有比对和心得。看到眼前这幅画,她连日来的担忧与忐忑,终于如释重负。

    “墨墨,恭喜你。”

    “恭喜我什么?”墨炎怔了怔,显然没明白。

    宋央弯起唇,笑道:“你终于找回你的感觉了。”

    听到她的话,墨炎沉寂的黑眸一亮,“你真的觉得,我可以了吗?”

    “当然!当然!”宋央整个人都兴奋起来,拍了拍墨炎的肩膀,道:“你绝对可以啊,不要忘记,你可是我偶像,怎么能不可以?”

    兴奋的有些过头的某人,忽然意识到她竟然拍了偶像肩膀。宋央脸色刷的一变,立刻缩回手连连道歉,“对不起墨墨,我太高兴了。”

    墨炎瞥眼她刚刚落在自己肩膀的手,黑沉的眼眸渐渐泛起暖意,“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如果要说,应该是我要对你说,谢谢。”

    “啊?”宋央仰头看着他。

    面前的女孩眼神明亮,如阳光般灿烂的笑容一点点落在墨炎心尖。他弯起唇,看着她的眼睛,道:“央央,谢谢你陪着我。谢谢你在我最狼狈的时候,没有……嫌弃我。”

    其实那晚在宋央面前控制不住自己情绪的时候,墨炎很害怕。他真的害怕吓到她,更害怕从此以后,她都不会在搭理他。

    可是她没有。

    宋央不但没有嫌弃他,而且还带他去古镇,安慰他、陪伴他,帮他寻找失去的灵感。

    低头看眼墨炎已经拆掉纱布的手腕,宋央咬了下唇。以前的她,只看到偶像光鲜亮丽,才华横溢的那一面,却从来都不知道,原来在他的心里还藏着那么多的故事与辛酸。大概每一个成功的人,背后都有不为人知的秘密,可她发自心底的希望,墨炎能够好起来,能够走出心底的阴霾。

    虽然她还不是很清楚,造成墨炎心理创伤的原因是什么。可她明白,那一定会是墨炎最不愿意提起的,所以她没有多问,只希望能像朋友那样陪伴他,在他需要的时候,给予他鼓励和安慰。

    “我当然不会嫌弃你,”宋央压制住心底的怅然,满脸笑意的说道:“我可是你最忠实的粉丝哦,我们墨汁永远都会无条件的支持你!”

    粉丝?墨炎好看的剑眉蹙了蹙,眼底深处悄然划过一丝什么,随后很快隐去。

    “哎哟哟,原来你们两人在这里呢。”史文挂断电话,兴高采烈走进画室。

    “史先生。”宋央礼貌的打招呼。

    史文看看眼前的宋央,又看看画架中完成的水墨画,立刻惊呼声,“墨墨,你又可以画了吗?”

    “嗯。”墨炎惯有的惜字如金,再度重现。

    眼见墨炎完成的作品,史文左右打量遍,开心的眼睛都眯成一条缝,“好啊,太好了。”

    顿了下,他转头看向宋央,道:“央央啊,你果然是我们工作室的小福星,有你在,所有的事情都变的很顺利。”

    这大清早的,宋央莫名其妙获得史文如此高的评价,只觉得不好意思,“呵呵,史先生,有什么好事吗?”

    “可不就是好事嘛,”史文得意的弯起唇,道:“我刚刚接了拾光那边的电话,一年一度的‘拾光之星’评选又要开始啦,今年墨墨也能参加评选。如果能够获得拾光之星的称号,不仅可以去世界最著名的学府BR学院参观,还能参加今年世界级画坛的研讨会,这简直是见世面的大机会啊。”

    哇塞!

    宋央听到这个消息,整个人都震惊了。天哪,BR学院可是全世界最负盛名的高等美院,丹尼老师之前一直就在BR学院任教,而且还有世界级的画坛研讨会……拾光果然有钱啊,给名下签约的画家砸的可都是最好的资源。

    身边的人,一幅兴奋到不能自已的模样。墨炎盯着宋央眼底不断闪耀的羡慕与期待,忽然挽唇笑了笑。原本他对这些都不怎么感兴趣,可如果她很想去见识一下的话,那他倒是也可以努力。

    史文双手环胸,偷偷观察着墨炎的神情变化,不禁笑了笑。看吧,他家这小祖宗,平时对这些事情半点兴趣都提不起来,如果平时的话,他肯定连参与都懒得参与。但看到宋央那么兴奋期待,他总再也不会那么无动于衷了吧?

    嗯哼!

    史文得意的砸砸嘴,纵然墨炎再怎么有才华啊,他也毕竟是个男人,如今终于有个女孩的出现,可以让他的世界不在那么冷,也可以让他不再只陷入一个人的世界。

    午休时间,宋央刚把电话接通,差点就震破耳膜。

    “啊啊啊啊啊啊——”

    电话那端一阵高分贝的尖叫声,宋央立刻把手机从耳边挪走,任由那人发疯。等差不多疯够了,她才重新把电话放回耳边,“唐遇,你给我闭嘴!”

    “哈哈哈,”唐遇握着手机,依旧笑的不能自已,“央央,我通过拾光的面试了,我可以去拾光实习啦。”

    “我好开心啊,简直太开心啦!”

    “你说,我以后是不是真的可以每天都去拾光上班了啊?我没有做梦吧?”

    “央央啊,我好激动,好激动怎么办?”

    宋央听着电话那端,好友近乎疯魔的碎碎念,无语的翻个白眼,“是是是,唐小姐您厉害,您通过了拾光的面试,您可以去拾光上班了,简直厉害死了啊!”

    “哈哈哈哈哈,是吧,你也觉得我很厉害吧。那可不是嘛,我唐遇是谁啊?我可是天生丽质难自弃……”

    宋央扶额,心想这丫头真是自恋。须臾,她挂了电话,收拾好东西离开。

    刚好午休时间,唐遇非要约她吃饭,两人只好约在距离画室不远的一家火锅店。宋央到的时候,唐遇还没来,她选个有冷气的位置坐下,先点了菜。

    不多时候,一道风风火火的身影冲进火锅店。宋央朝她招招手,唐遇立刻屁颠颠跑过来,拉开椅子坐下。

    “亲爱的,我来啦。”端起桌上的冰镇酸梅汤,唐遇一股脑喝掉大半杯。

    宋央咬着吸管看她,“你怎么瘦了?”

    “唔。”唐遇咬了块酸梅汤中的冰块,嚼的咯吱作响,“我减的啊,为了面试能好看点,我一个礼拜减了五斤。”

    “唐小姐,你至于这么拼吗?”

    “至于至于,必须至于。”唐遇连连点头,满眼兴奋道:“你可不知道,我这一个礼拜咋过的,天天吃草,吃的我都要晕了。”

    听到她的话,宋央不禁蹙了蹙眉。唐遇平时对于体重就很自律,她身高一米六九,只有九十多斤,本来就算骨感了,可她竟然又减掉五斤。

    很快的功夫,火锅的红油锅底咕咚咕咚冒泡,服务员将小餐车推过来,上面都是宋央点好的食材。

    “哇,好香。”唐遇咽了咽口水,过于清瘦的小脸有些暗黄。

    宋央拿起筷子,依次把菌菇豆腐,牛肉丸和羊肉片丢进去。各种食材不断在红油锅底中翻滚,几分钟后就能吃了。

    唐遇直接伸筷子夹个牛肉丸放到碗里,速度太快被烫了下,却还舍不得撒嘴,“唔,好烫,好好吃。”

    宋央又往锅里放了蔬菜,眼睛落在唐遇身上几次,眉头缓缓蹙起,“你什么时候去拾光上班?”

    “明天就去报道。”唐遇把羊肉片裹上蘸料,塞进嘴里,立刻满足的眯起眼睛,“央央啊,从明天开始我就是拾光的员工啦,以后等我和六爷混熟了,一定想办法给你也介绍个什么豪门公子啊,继承人什么的,反正让你嫁来新城和我作伴就对啦。”

    “咳咳。”宋央被辣椒呛到,急忙端起酸梅汤喝了口,这才压制下去。刚刚唐遇的话,令她全身泛起一层鸡皮疙瘩。哎,她和谢戎城的事情并不是有意想要瞒着唐遇,可不瞒着吧,她又要怎么说呢?

    “唐唐。”宋央咬着筷子,看向对面的人。

    “嗯?”唐遇又往碗里夹个肉丸,压根没察觉好友的情绪变化。

    “你真的是因为谢戎城,所以才那么想进拾光工作的吗?”

    闻言,唐遇咀嚼的动作一顿。她怔了几秒钟,然后才心虚的点点头,“对啊,六爷可是我的男神。”

    宋央抿唇,心情有些郁闷。特么的,这要是以后唐遇知道,她最好的朋友和她的男神领了结婚证……这丫头会不会跟她绝交?!

    “央央,你怎么了?”

    “没怎么啊。”宋央回过神,笑着往她碗里夹些肉和蔬菜,以此用作掩饰,“多吃点,以后上班工作辛苦,你要好好吃饭,没事减什么肥,谢戎城又不喜欢骨感的女人。”

    “你怎么知道六爷不喜欢骨感的女人?”唐遇咬着羊肉,诧异的抬起脸。

    意识到说错话,宋央尴尬的笑声,“我哪里知道啊,还不是看八卦看的嘛。”

    唐遇撇嘴,低头夹菜的时候,眼底悄然闪过一丝黯然。当年就是因为她太胖,又胖又丑,所以霍行止才把她忘记了吧。

    第二天早上,唐遇早早来到拾光报道。踏入这栋金碧耀眼的大楼,她整个心情都处在无法平静的状态中。

    “早,大家早上好。”

    办完入职手续,有人将唐遇带来办公区。她目前的职位是策划助理,虽然与她的专业画画相差挺多,但她个人很满足。

    毕竟她对自己很了解,若论专业她绝没有宋央的出色,也没有宋央的认真执着。当年之所以专业学习画画,也不过是因为霍行止。因为那个男人是拾光的二当家,她才要去学画画,投其所好。

    主管带着唐遇介绍完公司的基本情况,便将她交给对应的主管。虽然第一天上班,但她的课外功夫没少下,为部门所有人都准备了礼物,而且礼物还不轻。

    “唐小姐太客气了。”

    大家对于初来乍到的唐遇所表现的大气,表示十分友好。尤其她还出手那么阔绰,听说家境也很好,众人都暗自猜测,这位小姐姐肯定上面有关系,要不然怎么还没毕业就能空降出现在拾光?

    “唐小姐。”身穿职业套装的女同事走过来,准备带唐遇去熟悉下拾光的内部部门分派,以及讲解一下内部条例要求。

    “叫我唐唐就好。”唐遇笑眯眯应着,乖巧走在同事身边,耐心听讲解。

    如今唐遇工作的楼层在十一层,女同事先把本部门的情况告诉她后,又带她来到展台前,“唐唐,以后你的主要工作范畴就在这里,从十一层往上都是高层管理部门,管理相当严格,没有工作汇报不能随便溜达,顶层二十八楼是六爷的办公室,那里更加绝对不是我们可以踏足的地方,记住了吗?”

    “六爷在二十八楼吗?”唐遇忽然一脸兴奋。

    女同事看到她蹭蹭放光的眼睛,不禁撇撇嘴。果然啊,有哪个年轻漂亮的小姑娘听到六爷的名字不痴迷?!

    “对啊,六爷的办公室在顶层。”

    唐遇深吸口气,明艳的小脸蓦然飘上一抹红晕,“那霍少的办公室在几楼?”

    “……霍少在二十六楼。”女同事如实回答,同时又暗暗心惊。哎哟,这小姑娘胃口还真不小啊,不仅惦记着六爷,连霍少也不放过?

    闻言,唐遇微微有些失落。二十六楼,那也就是说,她距离他有十五层的间隔,远是远了点,不过总算都在一栋楼里,早晚总有机会见到他!

    唐遇入职后,宋央第一时间接到消息。她点开好友发来的微信小视频,看到她把手机举到拾光的展台前,特意停留在金光闪闪的职务楼层分布牌中,“亲爱的,你快看啊,六爷的办公室就在二十八楼,虽然我目前距离那里还很远,不过我一定努力,争取早点能够亲眼看到男神的办公室是什么样子滴。”

    宋央看着小视频,禁不住挽唇笑了笑。谢戎城的那间超级无敌江景的办公室,她已经欣赏过了,只是唐遇不知道。她自然也不愿意多说,有关谢戎城的话题太明感,她生怕那句说的不对露出马脚。唔,因为撒了一个慌就要费心费力去圆更多的谎,这种感觉很糟糕很不好,但目前,她又没有更好的办法。

    须臾,宋央迅速给好友回复条语音消息,提醒她第一天上班要好好表现,不要被人炒鱿鱼。哎,当初为了给唐遇争取面试的机会,她可是开口求的那个男人,想想也是不容易。

    昨天墨炎的水墨画得到认可,他的灵感好像真的爆发。宋央起身倒了杯水,回来经过画室时,看到他又在画架前专注投入的画画,精神状态已经完全恢复到最初的模样。

    看到墨炎状态稳定,宋央终于能彻底松口气。时光之星的评选即将开始,她刚刚看了看之前的评选记录,原来往年的每一届时光之星都被蒋怡独揽。那么这一次墨炎也要参加评选,不知道最终的结果会不会有什么变化?

    不过对于自家爱豆的实力,宋央从没怀疑过。她不敢说墨炎这次一定能赢,但只要他全力以赴,还是大有希望的!

    傍晚,宋央下班后准时赶到丹尼老师的工作室。上周她生病没能来上课,已经损失一次上课的机会,心疼了大半天。

    “丹尼老师。”

    宋央早早来到教室准备,看到丹尼老师出现,立刻起身打招呼。

    丹尼老师双手插兜走进来,神情似乎看着没有什么起伏,“你来了,身体恢复好了吗?”

    “好了,谢谢丹尼老师关心。”宋央不知道那晚谢戎城如何帮她请的假,也不知道他和丹尼老师说过什么,她也不敢多问,只能装作不知道这件事。

    “嗯,坐吧。”丹尼摆摆手,示意她不用那么紧张。

    精神过于紧张压抑,确实对上课状态有影响。宋央深吸口气,先把手机调成震动,然后打开画夹,准备今天的上课。

    丹尼双手环胸走到她的身边,忽然斜晲眼椅子里的人,道:“小丫头,你和六少什么关系啊?”

    噗!

    宋央脸色一变,完全没想到一本正经的丹尼老师突然发问。她蹙起眉,下意识低下头,“没什么关系。”

    “没什么关系?”丹尼眯了眯眼,盯着身边的女孩笑道:“没什么关系大晚上六少能接你的电话?还主动帮你说情?”

    “呃……”

    宋央紧张的咽了咽口水,原本她以为丹尼老师不是八卦的人,可怎么也这么喜欢窥探人家隐私呢?

    深吸口气,宋央呐呐的开口,“我和他的关系有点复杂,一时间也解释不清楚。不过丹尼老师您也别误会,其实我们也没什么关系。”

    “……”

    丹尼虽然生着一张东方人的面孔,但毕竟是在国外长大,他的中文水平没有那么好。如今听着宋央绕口令似的回答,明显懵了。

    原本八卦隐私这种事情,丹尼都没有兴趣。可这次事关谢戎城,他才忍不住多问了两句。毕竟能够吸引谢家六少目光的女孩,应该不多吧。

    眼见宋央吞吞吐吐的模样,丹尼自动带入那晚的情节。哦,看起来那晚一定发生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

    对于丹尼老师的想法,宋央全然不了解。只是见老师没在继续追问,她才松口气。哎,所以说她和谢戎城的关系必须要早点解除,要不然她太被动了!

    “上课吧。”丹尼老师转过身,重新换上严厉谨慎的模样。

    宋央打开画板,满心期待。

    只可惜,接下来丹尼老师看看她的画架,依旧留下一个字:想。

    “……”

    第一节课就是想,怎么第二节课还是想?

    宋央差点吐血,她怔怔盯着空白的画架,脑袋都要炸了。想什么?老师究竟要她想什么?她怎么什么都想不出来啊。

    下课时,宋央神色沮丧的收拾东西,无精打采的样子。丹尼笑着走到她身边,道:“别灰心,但凡我教过的学生都要经历这一关。”

    宋央委屈的抬了抬头,“老师,我是不是很笨?”

    都已经两节课了,她还是什么都没想出来。

    丹尼被她的神情逗笑,语气也温和下来,“还好啦,我记得以前有个学生足足想了两三个月呢。”

    我的妈呀,三个月?宋央欲哭无泪,她一共才能和丹尼老师学习一年,要是把时间都浪费在这上面,那不是惨死。

    晚上回到御景郡,宋央的心情依旧很低落。

    客厅里空空荡荡,没有人影,说明那个男人并没回答。宋央回到房间把背包放下,很快抱着画本打开落地阳台的门走了出去。

    客厅的落地阳台外,连带的露台面积很大。此时天色黑透,远处的高架桥上一盏盏灯光明亮,高架桥四周不断变化颜色的灯光,五光十色,夺人眼球。

    宋央拉过椅子坐下,怅然的望向远处,愁眉紧锁。丹尼老师的想,究竟是什么意思呢?她不想自己的学习时间白白浪费,可似乎越是用力越是想不到。

    晚上九点多,男人打开门进来。他随手把西装外套脱掉,丢进沙发里,然后往四周看了看。

    客厅和餐厅都没有人,屋子里静悄悄的。谢戎城好看的剑眉蹙了蹙,转身走到客卧门前,发现卧室门没有关,而卧室里也没有人。

    难道她又没在家?

    谢戎城眯了眯眼,沉着脸拿出手机,把号码拨出去。

    嗡嗡嗡——

    手机震动的声音近在咫尺,谢戎城寻着动静走到书桌前,看到被丢在桌面的手机。他下意识将手机拿起来,豁然见到屏幕中跳跃的三个字。

    男人深邃的眼眸,紧紧盯着手机屏幕中跳跃出现的那个备注名字,神情一点点沉下来。

    谢霸霸,三个字,清晰而刺眼。

    谢戎城抿了抿唇,这是她改的,关于他的备注名字?!

    ------题外话------

    六爷的昵称,今天的内容中已经公布答案,大家猜对了吗?哈哈哈

    六爷,喜欢您的新昵称吗?

    六爷:老婆改的,怎么样都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