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三节 寄予厚望
字体设置
    “两千万欧元?”

    “好吧”,王斌站起身:“我准备和你妈环游世界了。”

    “没钱?”王艾不为所动。

    “刚刚不是和你说了?去年赚的十一亿,都已经预支出去了,全体系的账上就能凑出来几千万,你这好家伙,一张嘴就是两个亿!”

    “呵呵,爸爸,你这么说就没意思了,你当我没看过日本分公司的财务报表?”

    “好哇,原来你把主意打到这来了,我说你怎么一张嘴就是两千万!”王斌气愤的用报纸抽着桌子:“一年下来,在日本分公司的账上确实积累了三十多亿日元,可那钱相当于是国内贴补的,国内公司送货过去,日本方面用日元结算,现在国内公司的账目还没平呢!”

    王艾撇了撇嘴:“都是我们家的全资企业,账目平不平的能怎么样?也不用管什么股东啦、证监会啦什么的想法不是吗?德国分公司在体系上应该是隶属于日本分公司的吧?总公司的账先挂着,让这笔钱从日本移动到德国,然后投资俱乐部球场。这样,图宾根青年俱乐部就隶属于辽宁北方造纸集团日本分公司德国子公司旗下。机会合适的时候,图宾根青年俱乐部要从造纸这个体系脱离开,调动到超越体育文化娱乐公司旗下,这样名正言顺。那么这笔资金所带来的账目,就可以划归到超越体育文化娱乐公司与北方造纸集团之间。等一两年过去,两位马总的投资结束,超越这边钱缓过来了,再和造纸这边平账就完了。这不就相当于北方造纸用富余资金在德国投资了房地产,之后再交易给超越吗?都是公司内部的企业互相拆借,这不是正常的商业操作?”

    王斌不由自主的点头,造纸和超越都是现金奶牛,要不是企业扩张的太快,资金本来应该十分丰沛的。造纸集团要加大科研型企业色彩,超越又一头扎进互联网这个明日之星的世界里……不过,我想这些干什么!

    “你别转移话题!是正常商业操作不错,但我就是不想给你花!”王斌从儿子的逻辑陷阱里挣脱出来,心中洋洋自得:硕士怎么啦?想骗我?

    “那我明年就只能转会了”王艾可怜的道:“爸爸,你就想看你儿子叫人家扒拉来扒拉去的挑拣?被俱乐部、老球员、主教练大骂,雪藏而身不由己?明明体能耗尽了还必须冒着风险继续踢球?然后受伤,受重伤……”

    “得得得!”王斌赶忙阻止:“合着我不拿这钱你就要玩命了是吧?别人踢球怎么没这些事儿?就你事儿多?踢个球么还得自己买个球队踢?还得盖球场踢?瞅把你能的!我说你这幸亏是踢足球了,你要是当老师我还得给你买个学校呗?你当主持人我还得给你买个电视台呗?嚯,你要是当兵可厉害了,爸爸得给你开个军火公司!你要是当公务员……”

    说到这,王斌住口,愤怒的瞪着儿子,被你气的,差点胡说八道。

    “这不是家里有钱么。”王艾小声嘀咕。

    王斌气的在桌子后边左右瞅到处找东西,用报纸揍他不解气!

    “黄老师,救命!”王艾推开门扑向和雷奥妮聊天的黄欣:“我爸要动用家庭暴力,你不能不管我。”

    黄欣错错牙:从认识你到现在5年了,你就叫过我一声“黄老师”,你这纯粹是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啊!

    可这功夫不是吐槽的好时机,只好跟着王艾来到屋里。

    王斌一看黄欣来了,也不好再发牢骚了,坐在椅子上顺了半天气,冲黄欣点点头,笑道:“小黄,这几年真是辛苦你了。摊上我这么个胡闹的儿子,多亏你担待。”

    黄欣笑笑:“王叔……”

    王斌摆手:“没事儿,客气话别说,我和你艾阿姨都看在眼里。咱们现在也不是外人,我和你爸昨天还打电话来着呢,下半年……哦,十一,你爸应该结婚了吧?到时候我还得去呢。”

    黄欣觉得这个话题很怪异,但不管怎么说,老爸辛苦了半辈子,终于找到了他自己的幸福。

    “好吧,闲话少说。王艾说了,要花钱给他那个破球队盖个足球场。我不给钱,他就要zishā,你说我能咋办?但是我实在是不放心把钱交给他。这个混球真要拿到这么多钱,他一高兴能给自己开一千万的月薪!”

    黄欣扑哧一笑,去年图宾根青年的财政赤字的最大原因还是过年时候她揭发出来的。

    “诶你说,小黄,咱们谁家的孩子能左手挪右手的自己坑自己玩?”王斌摊摊手吐槽儿子:“就这也还算好的,我就怕这钱到了他手里,明明是应该投资盖球场,结果半道儿上他指不定又看上什么了,然后花个一干二净,留个烂尾楼给我,你说我是炸了呢,还是继续花钱呢?”

    黄欣深有同感的点点头,虽然她不是伴随着王家企业成长起来的,但这几年两家人的关系越来越近,发家史也没瞒着她,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的花钱方式非常不符合当代商业投资规律,要不是正赶上国家复兴的大潮,投资什么几乎都赚钱,早就资金链断裂了。

    “所以,小黄。”王斌认真的、略带恳求的道:“这件事还是得麻烦你。唉,这几年你叫这个混球拽着也没个安定时候,可是这件事别人还就是不行,还就得麻烦你一趟。让别人握着他的钱袋子,他肯定不干,到时候和我要死要活的,一急眼他再跑回辽阳找他妈。正好你学的是工商管理,投资这一块你也学过,这两年在京津分公司市场部经理的位置上你也锻炼的很不错,再继续呆下去就有些屈才了。所以……你有什么困难就只管说。”

    黄欣笑着摇摇头,来之前她就有所感觉,要不然自己一个卖卫生纸的,和足球扯不上任何关系,王艾带雷奥妮面见王斌要投资,干嘛非拽着自己一起来?

    “王叔,你知道我原本的专业是学德语的,还从没去过德国呢。只不过,投资这一块我只是在书本上学过,只能勉强做个项目经理,至于其他的只能摸索着来。”

    “没问题!”王斌表态:“1500万欧元的额度,如果不够还可以再增加一部分,你自己全权负责,到德国考察后,拟定个计划书给我就行。对了,其实你这也不算是脱离造纸体系,这家俱乐部隶属于愛の德国公司,这个公司现在是空壳,你去了以后担任公司经理,第一项业务就是考察、审核、监督、运作俱乐部的投资事项。你也知道,我们造纸研究院在高端造纸方面投入不小,预计一两年内起码会有一两种特种纸的生产工艺就能成熟,到时候,我们不仅可以满足国内进口特种纸的需要,还可以返销欧洲。你的德国公司的体系层级会提升,变为和日本分公司平级,甚至变为欧洲区的总公司。好好做,小黄,我们两家人的关系我不用多说了。王艾整天胡闹拽着你东跑西颠的,但叔叔不会坑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