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55章:殿上辩解
字体设置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书库网]

    .shukw./最快更新!无广告!

    </p>

    只见苏尹月换了一身鹅黄色绣白玉兰的宫装,梳着简单的堕马髻,点缀着几颗东海珍珠,再配着嵌宝石的金簪,衬出了她乌发的光泽。

    众人见她穿戴整齐,姿态高雅,并无厮混过后的痕迹存在,心里不禁有了别的想法。

    什么被贼人拐去,应该都是虚言嘛。

    楚墨阳见状,松了口气,脸上神色也是缓了下来:“嫂嫂,你去了凉殿那边怎么不派人来说一声,皇后可担忧你呢。”

    他说出此言,就是想给慕晴织一个台阶下,也想苏尹月暂且不要在启龙殿上计较此事。

    苏尹月却不是这么好脾气的,她直直的盯着慕晴织:“太液池那边的秋景好看得很,所以我才多留了会儿,没想到竟被皇后说成我被贼人拐了去,皇后可要给我一个交代?”

    慕晴织盛装之下,显得脸色更加青白。

    她是一国之后,苏尹月怎敢当着众人面前向她要交代?

    “凌王妃,是牡丹宫的嬷嬷说有贼人闯进了你沐浴更衣的屋子,所以本宫才进屋查看。”慕晴织故作惊讶,“不看还好,一看就不得了,那贼人武功不差,瞬间出手将屏风劈碎,带着你跑了。”

    “皇后!”楚墨阳低声呵斥了一声。

    那兵部尚书慕国丈身子也颤了颤,赶紧给慕晴织递眼神,让她不要再揪着此事说下去了。

    慕晴织气在头上,根本管不了那么多,她扫了一眼楚霁风那空位置,又道:“本宫看着那贼人的身影,倒是很像黎国的正使臣。这不,正使臣出去也有两盏茶的时间了,和凌王妃出去的时间相差无几呢。”

    这么一说,众人才留意到这个巧合,瞬间又遐想非非。

    “皇后看清容貌了?”苏尹月问道。

    慕晴织一噎,道:“这……这倒是没有。”

    黎国副使臣第一个表示不满:“大启皇后真是空口白凭随便捏造呢!既然没看清楚,凭什么污蔑我黎国的人?难道这就是大启的待客之道吗?”

    别人不知道,但他知道那可是自己黎国的国君,要什么女人没有,怎么会随便受了苏尹月的蛊惑呢。

    “副使臣稍安勿躁,本宫只是想把事儿查清楚,若正使臣真的去过牡丹宫,一切不就明了了吗?”慕晴织说道。

    楚墨阳拧紧了眉头,他无意将事儿闹大:“皇后,适可而止吧!”

    苏尹月站得直直的,毫无畏惧:“皇后既然开了头,这件事就没有随便停止的道理,不查个清楚,皇后不甘心,我也不会善罢甘休。”

    楚墨阳实则是怕苏尹月吃亏,但见她如此淡定,想来她是有办法应付的。

    故而,他干脆不做声了。

    慕晴织早有准备,让人押着一个小宫女上来,正是刚才那个给楚霁风领路的。

    “奴婢……”小宫女颤颤巍巍,“凌王妃在牡丹宫更换衣裳,非要奴婢去请黎国正使臣过去,奴婢只好照办了。”

    苏尹月面色更沉。

    慕晴织得意的扬了扬下巴:“凌王妃,本宫知道你孤身一人多年,移情别恋是很正常的事情,但你怎么能跟异国臣子在宫中私会?这不是在打皇上和本宫的脸吗?”

    苏尹月站在殿中央,众人的目光如同一把把利刃,直插在她的身上。

    她冷冷看了眼那小宫女,直接吩咐桑璧:“掌她的嘴。”

    桑璧早就想了,直接上去,捏住了小宫女的下巴,狠狠地打下几巴掌。

    她有武功底子,小宫女被打得脸颊红肿,脑袋混混沌沌,痛得哭出了声,不由得向慕晴织求饶。

    “凌王妃!”慕晴织猛地站起身,“在皇上和本宫面前,你胆敢随意动用私刑!”

    苏尹月眼神凌厉:“这小宫女出言污蔑我,我为何不敢?她说听我吩咐来请黎国正使臣过去,也是可笑,我若是要跟别人私会,为何不让贴身侍女去请人?为何不在宫外私会,非要在宫里如此招人注目?”

    慕晴织说道:“那本宫就不知道凌王妃怎么想的了,你让一个面生的小宫女去请人,不就是为了掩人耳目吗?”

    苏尹月轻笑一声,看着小宫女:“你非说听我的吩咐,那你又有什么证据证明?”

    小宫女抽泣着,有点六神无主,她将目光放在燕禹身上,说道:“奴婢去请人时,那位小公子也听见了,还让正使臣快点去,不要耽误了时辰,正使臣的确是随着奴婢过去了牡丹宫。”

    慕晴织想着,燕禹年纪这么小,定然不会说假话,便问:“小公子,你是不是听见了?”

    燕禹还捧着果汁喝着:“什么呀,她就来晃晃脸,什么都没说。我父亲是肚子疼,去解手了,哪里是去了牡丹宫,你们大启真是奇怪,连上个茅厕都不行了?非要说我父亲做贼去了?”

    没想到,话本子上的设局陷害桥段竟然出现了!

    艺术来自于生活这句话真是不错,燕禹当然要维护漂亮大姐姐的名声了,反正她说什么,自己就说什么!

    慕晴织噎了噎,猛地瞪着小宫女。

    小宫女惊喊着:“小公子,你……你怎能不说真话啊?你说谎话,是要掉大牙的!”

    燕禹思路清晰:“大启皇上,你看看她,就是满嘴胡话,说谎哪里会掉大牙!”

    楚墨阳脸色已经阴沉得可怕。

    苏尹月目光凌厉,瞥向小宫女:“既然你满嘴谎话,那只能送你去赤龙司,受受刑罚,估计你就能说几句真话了。”

    小宫女想着苏尹月只是一个王妃,哪能命令如今的赤龙司副督主袁哲呢。

    谁料,那袁哲直接起身,恭敬说道:“王妃放心,我立即押着她去!”

    小宫女震惊,面色惨白,进了赤龙司,她就得打横出来了!

    她本是以为,苏尹月没了凌王撑腰,又久不回京,已经没什么势力可言,所以才敢替慕晴织办这件事。

    哪曾想,无论是赤龙司副督主,还是禁军统领,都还对凌王府恭敬忠心!

    慕晴织身体亦是晃了晃:“凌王妃,赤龙司只听皇上指令,哪轮到你来下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