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六章 断舍离(1)
字体设置
    无论祁嫣然如何反抗,甚至是祁嫣然直接将萧诩卿的唇咬出了血,铁锈味充满了两人的口腔,他都丝毫没有放开的意思。

    在祁嫣然下了狠心,发狠的咬下去时,萧诩卿亦咬了祁嫣然的唇,相互撕咬,到最后,分不清是谁先败下阵来的,只是知道突然两个人这一发狠的举动,就变成了相互品尝?品着品着,越来越……就如同酒一般,越陈越香……

    萧诩卿另一只手开始一点一点的,将祁嫣然身的束缚去除,手掌握在祁嫣然那没有一丝多余的腰身,往返徘徊摸索到了束腰处,往下一拉,祁嫣然身原本整齐完好的衣裳瞬间变得零散。

    从外衣钻进去,直接覆那隐藏的嫩滑,祁嫣然感到一阵苏麻由腰椎开始,蔓延周身,萧诩卿在肌肤相触的瞬间,便不想再拿开。

    一点一点磨着祁嫣然,一路行,如同穿过平原,到达山脚。

    在山脚片刻停留慢慢爬了山腰,风景与山脚截然不同,山间美景自是皆有不同体会,山腰的美好,足以让人不舍离去,但你会有更强烈想要往的向往。

    到达山顶的那一刻,最美的风景呈现在眼前,是对所有付出的回馈,亦是激励你继续前行的动力。

    山巅的独占鳌头,让你告诉自己,这片只有你领略过的风景,唯你独享,你会情不自禁想要去亲吻山巅的一草一木,这是你虔诚的方式。

    平原山川来回游走,突然会想去看看草原与森林的景色,去感受茂盛给你带来的不一样的感官,会体会到生命的活力。

    萧诩卿将祁嫣然身的束缚一点一点去除之后,开始将手放在了自己的腰间,拉扯这腰带,散开后迫不及待的为自己褪去。

    此时兴许是无暇顾及,萧诩卿松开了原本牵制住祁嫣然双手的手,终于从禁锢中解脱的感觉真好。

    可不等下一秒,祁嫣然刚刚得到解脱的小手,居然直接贴在了萧诩卿的腰腹,手感不言而喻,紧接着那双小手竟然帮着萧诩卿,更加快速的从舒服中解脱。

    这一个状态的转变,让萧诩卿惊讶之余更多的是振奋。

    两人很快便坦诚相见,亲肤触感,你绝对忘不掉,祁嫣然从一开始就感受到了异物在与自己摩擦,而这一刻直接接触那把全身所有神经都叫醒的瞬间,祁嫣然这辈子都忘不掉。

    萧诩卿从祁嫣然的唇撤出,终于重新获取新鲜空气的祁嫣然,红着脸张着嘴用力呼吸,双眼迷离,叫人看得心血澎湃。

    萧诩卿微微抬起半身,看着祁嫣然,小人儿一如他印象中那样羞涩,这一刻,所有事情都像回到了最初,都是彼此的模样。

    “嫣然……”萧诩卿嗓音微哑沾染了几分诱人“嫣然,做我的夫人,好吗?”

    祁嫣然看着萧诩卿的眉眼,那是梦中的模样,似乎两张脸庞就要重合,却又怎样都还无法完全覆盖。

    无论是否重合,祁嫣然心下最想的是眼前的男人,她红着脸,好无规律的点了点头。

    之后便是人生中痛苦与美好的融合,祁嫣然自始至终没敢睁开眼,眉头从最初的拧在一起,到后来的微蹙,对她来说也许是最漫长的夜路。

    而萧诩卿眉头始终没能完全舒展,一开始困难重重的忧心,到后来因为祁嫣然的眼泪,他心疼的她。

    对他来说,这段路是他虔诚的期待,当梦想与现实如出一辙的时候,你会知道那有多美好。

    萧诩卿一点一点吻去祁嫣然脸的泪水,耐心的哄着怀里的姑娘,他的背布满了鲜红的抓痕,也许这是对他最好的肯定。

    等到萧诩卿将怀里的姑娘哄好后,他才知道自己有多“禽兽”……

    祁嫣然从锁骨开始,布满大小不一的鲜红,看得萧诩卿不由得为自己的杰作感叹……

    “你还笑……”祁嫣然撅着嘴,羞愤之余更多的是气氛“这样你叫我怎么见人?啊?”

    “衣服一穿就能见人了,放心吧,我分寸把握的很好的,在可遮挡范围内创作而已,超出该范围的,一律不允许有违规操作。”

    这男人可以再不要脸一点吗?怎么说的倒像是祁嫣然在对他鸡蛋里头挑骨头似的呢?这明明就是祁嫣然吃大亏的事情啊。

    “你……萧诩卿……你能不能再无耻一点?这么无赖的话你也说的出口?我,我,我要回去了,不要理你了。”

    祁嫣然说着,便要挪动身子,从床起身,没曾想刚刚挪了不到一寸,那原本箍住她腰身的双手,直接大力一收,将她人又给拉了回来,而且与刚才相比,离萧诩卿更加近了,相当于直接贴在了他的胸膛。

    “回什么家?这就是你家,要下床是吗?看来刚刚我还不够努力,所以你还有力气,那我得再接再厉……”

    说着,萧诩卿一个翻身,再一次将小人儿置于下方,让那炙热重新纳入他原本该去的地方。

    祁嫣然渐渐的,已经没有了抬杠的力气,到最后甚至连抬眼皮的力气也被消耗殆尽了。

    一开始的磕磕绊绊,到后来的一往无前,冲刺终点的畅快席卷而来,原本无意识的哼哼,变成了破碎的鼻音,每一个音节落金萧诩卿的耳里,都变成了最妙的乐曲。

    别地酣畅淋漓之后,萧诩卿神清气爽,整个人神采奕奕,相较之下……祁嫣然就……

    这差距怎能如此巨大?一样都是人,男人跟女人,这差距不是一点两点,这简直是一比三,都无法赶超的节奏嘛……可恶!

    而萧诩卿偏偏又喜欢逗弄祁嫣然,看着累到一动不动的祁嫣然,萧诩卿将她抱进怀里,俯下身去,有一下没你下的亲吻着,摩擦着,嘴里还……

    “夫人,你这体力真不行,从今往后,看来为夫需要给你制定一下体能提高计划,否则这输在起跑线多没意思。”

    “滚……”

    祁嫣然想抬腿踹萧诩卿,这腿还没抬起来,就不受控的又……嗯,掉了回去……有点尴尬。

    祁嫣然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疲惫,她越睡越沉,她知道这似乎有点不太正常,可是她没办法睁开眼睛,只能够听之任之,慢慢地眼神似乎出现了白光,又白又亮,即便她没有将眼皮掀开也能感受到那强烈的白光,越来越白,越来越亮,好像能穿过眼皮刺痛她的双眼一般,身体也好像是悬浮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