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8章 :你不是人!
字体设置
    次日。

    花漫漫难得地起了个大早。

    她准备去做糯米团子。

    似云忙道:“这种粗活儿怎么能让您干呢?让奴婢来就好了。”

    花漫漫:“我答应要给王爷做糯米团子,必须得亲手做。”

    不然以昭王那小肚鸡肠的性格,肯定又要拿这事儿挤兑她,觉得她是在故意敷衍了事。

    似云以为花孺人是要做甜点讨好王爷,心中一喜,赶忙改口道。

    “那奴婢帮您打下手吧,您看看有什么事儿能让奴婢做的?”

    花漫漫:“你去挑些黄豆吧。”

    “喏!”

    似云搬来小坐墩,开始认认真真地挑选黄豆。

    花漫漫将昨晚泡好了的红豆捞出来,熬成一锅浓稠香甜的红豆沙。

    在捏糯米团子的时候,她往每个糯米团子里都塞了些豆沙。

    似云将挑好的黄豆给她看。

    花漫漫将这些黄豆放到灶台上烘得又干又脆,再研磨成细细的豆粉。

    等锅里的水烧开,她将一个个白白胖胖的糯米团子下入水中。

    片刻后,她将煮熟了的糯米团子捞出来,淋上蜂蜜,再撒上一层豆粉。

    进阶版的糯米团子就完成啦!

    花漫漫端着糯米团子跑去找昭王。

    她献宝似的说道:“王爷,快尝尝妾身的手艺。”

    李寂用筷子夹起一个糯米团子,斯条慢理地吃下去。

    他对上花漫漫那双充满期待的眼神,慢悠悠地点评道。

    “味道还可以,就是太甜了,有点腻。”

    花漫漫眼中的期待迅速熄灭,露出失落之色,旋即又很快振作起来。

    “妾身回头再琢磨琢磨,肯定能做出符合王爷口味的糯米团子!”

    然而她心里却在疯狂吐槽——

    “六皇子嫌没有豆沙不够甜,你丫又嫌太甜太腻,你们比菩萨都还难伺候!”

    李寂:“……”

    李寂呵呵一笑:“只有小孩子才喜欢吃甜的。”

    花漫漫从他的笑声里听出了嘲讽的意味。

    她还以为他是在嘲讽她,她登时就不高兴了,面上却还得装作委委屈屈的样子。

    “王爷若是不喜欢吃甜的,以后妾身就不做甜点了。”

    说完她就伸手端起桌上的糯米团子,转身要走。

    李寂立刻叫住她:“你做什么?”

    花漫漫小声逼逼。

    “您不是不爱吃甜的嘛,想必这糯米团子您也不爱吃。

    放这儿也是浪费,不如给六皇子送去,他最爱吃这种豆沙馅的糯米团子。”

    李寂的表情一下子就变得非常精彩。

    像是气恼,又像是嫌弃,里面还夹杂着几分不易察觉的酸意。

    “你天天就惦记着六皇子,怎么?你是嫌弃本王这里庙太小,打算另觅高枝了?”

    花漫漫像是受到了莫大的委屈,眼眶登时就红了。

    “王爷说的这是什么话?

    妾身自从嫁给您,就一心一意地对待您,您居然还怀疑妾身?!”

    说完不等昭王再说什么,她就像是再也忍受不了了,端着糯米团子蹬蹬蹬地往外跑。

    然而她还没跑出房门,就被昭王从后面追上。

    这男人会武功,眨眼间就已经闪到她身后。

    花漫漫费力地蹬着两条小细腿,吭哧吭哧地往前跑,却发现自己居然还在原地踏步。

    她扭头一看,看到自己的后衣领竟然被昭王给拎住了。

    李寂长臂一伸,将她手中端着的糯米团子给夺走了。

    花漫漫想要去抢。

    奈何这男人仗着身高优势,故意将糯米团子举得高高的,她就算踮起脚尖伸直胳膊也够不着盘子。

    气得她抡起小拳头捶他胸口。

    “嘤嘤嘤王爷欺负人!”

    自从她练习剑法以来,力气就已经比以前大了许多。

    要换成是普通人,被她这么一顿捶,肯定要痛得嗷嗷叫。

    幸好李寂常年习武,又有内力护体,并未感觉有多疼。

    他纹丝不动地站在原地,垂眸看着她假哭。

    “你要带着本王的糯米团子去哪里?是要去送给六皇子吗?”

    花漫漫捶了好几下也没能让他后退,反倒在力的反作用下,把她自己的小肉爪子给捶得生疼。

    她悻悻地收回爪子,小声哼唧。

    “您不是不喜欢吃甜食嘛,既然您不喜欢吃,那妾身就拿去给喜欢的人吃呀。”

    其实她是想自己偷偷把这盘糯米团子给吃了。

    不管是六皇子还是昭王,都嫌弃她做的糯米团子不够好吃。

    既然如此,那他们就都别想再吃到她做的糯米团子。

    哼,她才不惯着他们呢!

    李寂听到她的心声,知道她口中那个喜欢吃的人就是她自己,面上的神情反倒缓和了几分。

    只要她不是找别人就行。

    李寂轻轻一笑:“本王虽然不爱吃甜食,但这是你特意为本王做的,本王怎么也得吃完。”

    花漫漫暗暗撇嘴,说得好像是她求着他吃似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她装作深受感动的样子,两眼泪汪汪地说道。

    “王爷对妾身真是太好了,妾身到底是上辈子做了多少好事,这辈子才能有幸嫁给您呀!”

    李寂脸上的笑意随之加深:“那你这辈子也要多做好事,这样我们下辈子还能凑一块。”

    花漫漫使劲点头:“嗯嗯!”

    她心里疯狂摇头,不不不!下辈子我们还是不要再祸害彼此了吧!

    李寂说要把糯米团子吃完,他就真的一个不剩地吃光了。

    他一边喝茶一边说道。

    “下次别再放豆沙了。”

    花漫漫问:“放黑芝麻怎么样?”

    李寂表示可以。

    花漫漫歪头:“那我们为什么不直接吃汤圆呢?”

    李寂:“……”

    很有灵性的问题,竟让李夫子无言以对。

    为了维持住身为夫子的尊严,李寂决定化被动为主动,发出灵魂一问。

    “你今天的作业写完了吗?”

    花漫漫:“……”

    花漫漫:“草……”

    李寂:“嗯?”

    花漫漫艰难地接着道:“草……是一种植物。”

    李寂双手交叉放置在膝上,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既然你这么喜欢草,今天就以草写一篇感想吧,不得少于三百字。”

    花漫漫可怜巴巴地哀求道。

    “可是妾身流产了,不应该好好休息吗?”

    李寂反问:“流产了还得喝药,你喝吗?”

    花漫漫:“……”

    喝药还是写作业。

    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

    花漫漫眼巴巴地问道:“妾身可不可以既不喝药也不写作业?”

    李寂微微一笑:“本王这边建议你一边喝药一边写作业呢。”

    花漫漫:“……”

    你不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