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九章 想说给你听
字体设置
    这些消息有什么好乐的呢?

    小火柴人们不明白,而小荷花已经在怀疑,是不是信使的工作就是每天看八卦呢?

    陆九玄念出来的这些消息从精灵大陆的南岸到北端,从秘闻到风景,消息主体有时候是某座城有时候是一朵花。

    零零碎碎,全无章法。

    念了一会儿消息,陆九玄问小火柴人们:“还记得周沉吗?”

    周沉是店里的第一位客人,最终与风融合了意志。

    和凌厉的风之意志相比,单个精灵的灵魂终究太过单薄,陆九玄可以确定周沉已经彻底消失了。不过没想到在自我意志消磨殆尽之后,竟然还留存了这么强烈的执念。

    在少年之时,周沉沉迷于放烟花,符柠学的是历史,梦想是周游世界。

    后来一个奔赴了战场无宁日,一个成为信使居于高塔。

    曾经是两个人青梅竹马,到如今一个都没留下。可是现在我走遍世界之后,还是想要把一切说给你听。

    你说你会是离风最近的人,而如今我变成了风。

    你又在哪里……

    塔顶的这片区域似乎永远都被风环绕,花草欢快的摇曳着,悬挂着的风铃轻轻碰触,发出清脆的声响,很是悦耳。

    这里是离风最近的地方,也曾有离风最近的人,仿佛跨越了时空来倾听风中的呢喃。

    总是在闹腾的小火柴人也都安静了下来,看着在风中翻卷的丝带发呆。

    过了好久,它们问陆九玄:“周沉还能回来吗?”

    “生离死别,才是人间常事。”陆九玄眉眼间是不可思议的温柔,仅看一眼就能让人心醉。

    小火柴人们依旧很不乐意。

    它们去过很多地方,也算是“见多识广”,比这悲惨的事情不知遇到过多少,但它们还是不习惯这种剧情,总是会想要一个完美的结局。

    或许是被陆九玄保护的太好了,在它们整个火柴人生涯中遇到的最大危机,一是曾经被大鹅追,二是阿玄死遁脱离097。

    陆九玄笑看着它们,直到小火柴人们不开心的站起来,他伸出手,小火柴人们过来纷纷抱住他,拿小圆脸蹭了蹭陆九玄的指尖。

    “你们可以记住他不是吗,交易了一场故事,永远铭记,至死方休。”陆九玄把万灵之书拿出来,翻到记载了周沉往事的那一页,上面的青梅竹马依旧鲜活。

    出来这一趟,先是路过了宋笙的故居,随后又被周沉和符柠喂了一把刀子,小火柴人们也没了继续玩的心思,纷纷提出要回家。

    它们的情绪总是来得快去的也快,再加上小荷花周围的气息很治愈,没多久就收拾好了心情。

    小火柴人们给小荷花换了个好看的缸,把她安置在了风信子旁边。

    陆九玄曾说这株风信子可能有些天分,小火柴人们等了许久,也没见它生出灵智来,依旧是蠢蠢的,每天只知道晒太阳。

    小火柴人路过的时候顺手从盛开的风信子上摘了两朵小花下来,小荷花一下子慌了,刚想舒展开的花瓣又紧紧的自闭起了。

    小火柴人跑到她身边认真解释道:“我摘花的有用的,而且风信子上花很多,长得也快。”

    一边说着它还指了指门口的那一串风铃给小荷花看:“你看到那个没有,就是我们和阿玄用风信子的花做的,有客人来的时候全靠它提醒了。”

    小荷花懵懵的看向门口,在她的视野里,挂在那里的风铃上蕴育着灵光,一看就很厉害的样子。

    看了看自己光秃秃的只有一朵花,小荷花感觉自己好像太没用了。

    小火柴人挠了挠头,不知道小荷花周围的气息为什么还是不太明朗,难道安慰没起到作用?

    就在小火柴人反思妹妹的正确养法时,小荷花摇晃了一下,掉了一片花瓣下来。

    小火柴人:完了,新到手的妹妹脱发怎么办!

    “只能给你一片花瓣,不能再多了。”小荷花软软的嗓音让小火柴人回过神来,捡起花瓣疑惑的离开了。

    其他小火柴人看到它拿了一片花瓣过来,满脸的痛心疾首。你薅风信子也就算了,我们也时不时薅一下,可是你怎么连妹妹都不放过呢!

    妹妹不可爱吗!

    眼看这边要打起来,陆九玄想起了之前决定给小火柴人们加作业这件事,于是揪了它们齐齐扔到二楼的书阁,封闭了它们的交流渠道,完不成任务量不许下来。

    小火柴人们顿时一片哀嚎。

    陆九玄正坐在休息区翻看手里的书,然后就听到门口的风铃声响起。

    小荷花听到声音好奇的看了过去,没过一会就看到一个女孩走进来直接朝休息区而去,于是就又闭上眼继续晒太阳。

    来的人是木秀秀,她一脸焦急的走过来,见到陆九玄仿佛是抓住了什么救命稻草。

    “玄老板,这里也可以买情报是吗?”还没来得及坐下,木秀秀就急切的开口。

    “可以,你想知道什么?”陆九玄不急不缓的招呼她先坐,然后亲手为她倒了一杯茶。

    木秀秀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她不好意思的朝陆九玄笑了一下,整理了一下语言:“从木荣城出发的使者团今天到了,原本师兄也是随团一起走的,可是在半路失踪了,使者团的人说他们派人找了,完全没有发现任何踪迹。

    “他们判定是师兄自己离开的,可是怎么可能,这次出使聆风城师兄身上还有任务,我不相信,他不可能不顾大局。所以我想知道他现在在哪,有没有出事。”

    一边说着木秀秀拿出了自己准备好的报酬,双手紧握着。

    陆九玄指尖有节奏的轻扣着桌面,每一次落下的位置都略有不同,几秒钟后,他告诉木秀秀:“你师兄现在一切安好,只是有些虚弱,但并不严重,养养就好。”

    “至于说在哪?”他看到小火柴人放在一边的风信子的两朵花,伸手拿了过来,“他现在在精灵大陆腹地的那片沙漠里。”

    “沙漠?”木秀秀不太愿意相信,从木荣城到这里一路上并不会经过那里,而且师兄半路上失踪,按时间来算他也不可能赶到那里。

    “是不是弄错了,不可能啊……”木秀秀喃喃自语,完全想不明白。

    陆九玄也不恼,只是手里在摆弄着那两朵花,等木秀秀自己想清楚。